第53章 一丝希望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018字
  • 2015-09-13 17:16:50

坐在那面精致的铜镜之前,赵子戍只感觉身心疲惫,认真端详了自己的面容,又无奈的笑了笑,镜内的自己,虽然有一副好的皮囊,只可惜不复往日风采。

她感慨,这一生的颠沛流离,这一生的不如所愿,这一生竟然毁她所有。

那个和尚!赵子戍的脑海中闪现出一个人来,那个身穿金黄色长袍的光头和尚,或许他,有能力帮她。只是他会愿意帮她么?她自问。无论怎样,都得试一试......

但应该如何寻得?却,不得而知。

山庄清晨的日光总是比别处来的要慢一些,早在天际一边冒出点微光之时,赵子戍便起了身,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一般,端坐在门前的石桌上一语不发。

“赵姑娘起的如此之早?”回廊处,罔陵的眼眸不禁深邃了几分。

站起身,赵子戍对上了那副深如黑洞的眼瞳,“庄主,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说一下。”她的语气明显弱了些。

“什么事?说说看。”身影正对着赵子戍若站着的地方坐下。抬眸触及她的目光,似乎是要把她看穿一般。

“我来山庄有些时日了,想出去看看。”赵子戍清淡的说出这句话,脸上并不带一丝表情。

微微眯起眼眸,罔陵有一刻是感觉她想要逃走,继而将双手放在石桌面上,“赵姑娘,这是要有去无回么?”游戏还没玩就要结束了么?他暗暗嗤笑一声。

“非也,我只是要出庄找一个人,若是没有结果,我自当回来。”不知为何,行动自由的她此刻竟然产生了一种被人局限的错觉,从来没有过,在罔陵的身上,她总是能意外的产生一些压迫感。

“那么,本庄主可否一同前往?”像是在寻求她的同意,又像是霸道的不容拒绝。

“恩……”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吧,更何况,她的这副身躯也不知道何时会倒下。再说了,罔陵既然不信她,让他跟着也好。

“不知赵姑娘要找的是什么人?”准备好了行头,两人便迅速的赶上马车,周身只带了两个家丁与一些盘缠。

被他这么一问,赵子戍倒是一愣,“一个和尚。”红唇轻启,吐出四个字来。

“和尚?”俊逸的脸上沉了沉,眼底闪过一丝深邃,嘴角也随之微微扬起,“那不知赵姑娘要往何处寻找?”

“不知,有缘自会相见。”他们所出发的目的地是人界皇城,先前是在那里遇到的和尚,这次还会如愿以偿吗?

那里有太多关于她的回忆,开心的,不开心的,过往云烟犹如瀑布一般倾泻,让她有些压抑起来。

罔陵正在闭目养神,再待睁开之时多了一抹精光,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外界不比山庄般宁静,一行人来到半途中的一家客栈,装潢甚好,倒也让罔陵挺满意的。

付过定金,掌柜的开了三间客房,二楼拐角处,房间并排开。

伸手开启折窗,一股混合着泥土般的雨气扑面而来,抬眸望向天际,黑压压的一片。

好一个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侧坐在榻前,不免得又忆起些过往。嗤笑两声,只求早日遇到那和尚,问问他有什么破解之法。

小二哥送来饭菜之时,赵子戍也只是侧着看两眼,并不为所动。

不多时,门外窸窸窣窣的动静倒是让赵子戍警惕三分。

方才她一直在想的出神,且不知这外面是……?

一把利刃透过门缝缓缓滑下,将门柄一点一点的推开。

赵子戍一惊,连人飞身于横梁之上。是谁?竟然如此大胆。

门外之人悄悄的推开一丝缝隙,快速的打开又再次合上,两个身影,一前一后一勇一怂。

“哥,这女滴,长的可真美啊。”略带些怂样的男子开口道,目光之中透着一股淫色。方才在楼下第一眼见到她时,他感觉他的的魂魄都被勾的所剩无几,若不想方设法得到她,他会睡不着的。

“闭嘴。”前面的男子冷声一喝,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还好偷偷去厨房下了药,否则,这个小美人能手到擒来吗?”要多感谢智商。

“嘿嘿,谢谢哥。”

两道身影蹑手蹑脚的靠近床榻前,大手一掀,上好的锦被立马滚落在地,却空无一人。

“人呢?”为首的男子心内一惊,莫非被知道了?

“哥,小美人呢?”男子有些虎,还看不懂目前的状况。

“饭菜都没吃,糟了。”像是想到什么一般,神色有些匆忙,为首的男子抓着另一个转身就要夺门而去。

事情永远不可能按照想的那般进展,下一秒,一道清秀的身影挡在了二人面前,也挡住了门口唯一的出路。

“哥,是小美人。”

“闭嘴。”又是冷声一喝,男子眼神略带些警惕,他还是能感受到来自对手身上的杀气。

“二位,如此硬闯一个女子房间,就这么草草走人,似乎,不妥?”一个转身,不再是那副病怏怏的样子,而是冷到彻骨的寒冰。语气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震慑着二人的内心。

“你……你想怎么样?”为首的男子有些怕了,且不说她从哪里出来的他没有看清,就凭她的语气,也让他畏惧三分。

“我……我们不想怎么样,我们这就滚……”匆忙的拉着身后的男子,想要越过赵子戍的身影。

“站住。”转身看着他们的背影,冰冷的语气再次响起,“说好的,是滚。”没错,是圆滑的滚。

二人有些害怕,哆哆嗦嗦的蹲下身体,抱着头,从楼梯上一直滚了下去。

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轻蔑的看了一眼。那荡漾在楼道里凄惨的回声,明明没有那个胆子也要学人家做坏事?

赵子戍只觉得身体更加疲惫了一些。该死的,她的灵力正在不断的泄露,只怕是方圆百里之内,无论是神仙妖魔,都能感受到她的存在。如若不早些找到那个和尚的话,恐怕在她灵神具灭之前,就单凭那些妖魔来犯也只怕是性命难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