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还剩多久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1561字
  • 2015-09-09 22:19:03

月光柔成了一片凉水,凄美惨白的洒满了整个大地,高高悬挂而起的明月,在天际上却显得那般孤寂冷清。

竹屋本是最温暖的地方,此刻却生硬的发冷,萧子默依次拂过长廊,怔怔的站住了脚。那一日,她笑靥如花,那一日,她依偎在他怀中,那一日的温度似乎还在心中,而下一秒却丢失不见。

淡淡的吸了口气,双目无神的望向前方。

这一晃便多日过去,赵子戍依旧是像个透明人一般,连房门也半步不出。只是这日实在觉得有些烦闷,便四处走走。

山庄还和往常一样,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地上连一片落叶都不曾见到。

绕进一处长亭,这才歇息了会。虽然她已经没有心,但是深刻的记忆还是会时不时的折磨着她。夜里梦深处,那个心爱之人的背影久久萦绕在云雾中挥之不去。

“是我自私的惩罚吗?”无奈的勾唇笑了笑,却是那般凄美。

“谁?”感觉到异物靠近,赵子戍迅速起身,冷眸扫视四周并未发现什么。

只是这周遭的温度突然下降了不少,赵子戍淡定的沿着冰冷的气息一步一步走去,却只在那日长亭外停下。

心下疑惑,为何温度只到这里便不再冰凉?记得那日她的靠近,为何罔陵会阻止?难道这里面莫非有什么异样吗?

至少目前赵子戍还看不出来,只是她依稀可以感觉到这附近一定有某些东西的存在,不知是人是鬼,来者是敌是友。

伸出双手,向四周伸展开来,一股强大的灵力冲击着花草,一瞬间,又恢复了那般万籁俱寂。

“怎么回事?”赵子戍疑惑的看向手心,为何会这样?

再次发出灵力之时只见赵子戍狠狠的吐了口鲜血。

吃痛的捂着心脏之处,双目猩红显现,冷眸似是凝上了层霜一般寒冷,紧紧咬着下唇时刻提醒着自己冷静。

不会的,不会的,灵力怎么会这么快就削弱了这么多?方才她只是想要发起一道屏障而已,竟然都会失败?

不!她赵子戍是不允许失败的存在,可是这明明白白的告诉她,灵力削弱是不争的事实。

“可笑……”双唇紧抿,丝丝冷汗从精致的额头渗透而出。

这样势必会导致灵气外泄,招惹来诸多不必要的麻烦,尤其是,她不想让萧子默知道她在哪……

更何况……她这个样子,还能活多久?连她自己,都没有底。

“赵姑娘。”幽幽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罔陵深邃的眼神凝视那抹半跪着的背影。

微微转头,连忙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庄主怎么会在这?”声音还是带着些柔弱。

“我刚接了一笔单,回庄内打点一番准备出去。”罔陵看出了她的不适,自觉绕到她的正前方,“你……。”吐血了?

“我没事。”站起身,一阵眩晕袭来,身体不听话的往后倾倒。

下一秒,罔陵一手接过她的腰身,“赵姑娘?赵姑娘?”横抱起,大步向他的屋子走去。

床榻前一位雪白的老者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眉头深深地打皱在一起,时不时的交替换着双手把着脉搏。

“奇了。”老者实在是难以置信,差点没把胡子揪下来,只是他行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没有脉象之人!只有低落的脉搏,可是他把来把去,这脉丝却纹丝未动。

眼神扫过绝美的女子,还有呼吸,这就更加奇怪了。

“她怎么样?”罔陵终于是忍不住发问,一个时辰了都。

老者恭敬的起身,鞠了个躬,“庄主,这姑娘的脉象老朽实在把不出来,只是尚有呼吸,只要醒来应该便无大碍,至于庄主说的吐血一事,可能是天气所致,待老朽开副散热药方让姑娘服下即可。”

“行了,你下去吧。”罔陵摆摆手,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只是敷衍。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二人,望着床榻上的人儿,罔陵深邃的眼再次空洞了起来。

待赵子戍睁眼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疲惫的拖着身体从榻上坐起。

定眼扫了一眼四周,这装潢和她的房间不一致?床沿边趴着个熟睡的人,好像是罔陵?!

本就装睡的罔陵慵懒的睁开眼,“你醒了?”好似刚睡醒磁性嗓音让人沉醉。

“我怎么会在这?”眼下最重要的问题是,她在哪?

“赵姑娘忘了?你早晨昏倒在地,而我出于同情心,便出手救了你。”他说的理所应当,“所以,赵姑娘,在下又救了你一回。”

赵子戍轻轻的闭上眼,现在的身心比以前都要累了些,不知还能坚持多久?抑或是找灵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