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遥忆初时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1781字
  • 2015-09-09 13:34:01

夜还是那般的黑暗无边,只是山庄内的一切却更加寂静,偶尔的一抹微风将枝叶带过,惹得枝头一阵乱颤。

照满了烛光的房间格外凄凉,昏黄的光亮只是让人更加忧愁,回想着过去的种种,竟然也生出些对自己倾佩之感。

迎着亮光,赵子戍嘴角微微扬起,遥想起她与萧子默相识之时,那是在一片汪洋之上,只有一艘摆渡的船农与幻化之后的二人。

那天同样是一起游山玩水,二人并不熟悉,只是同乘一船,一个在船头,一个却在船尾。

不知怎的,大海中央竟然翻滚起漩涡来,弱小的船只因为没了重心而慢慢的被吸引了过去。

两人敏捷的站起身,警惕的望着破浪起伏的海平面。却不想船舱先开始漏水,渗透得越来越多的海水使得船舱渐渐下降,而船农也似乎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一般,一脸害怕死死的抱着船桨一动不动。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两个人似乎是商量好的般同时抓住了船农准备将他救起,当然,他们感受到来自各自身上的不同寻常,因此都不为对方感到担心。

“我先抓住他的。”萧子默一脸玩世不恭的样子,似乎把救人当成了游戏一般。

“你说先就先?我可没看见。”不依不饶如她,对于萧子默,当时她的直觉就是,这个人很无赖。

“我看你也有两下子,打一架吧?赢了就给你救。”萧子默挑衅的勾唇。只是可怜了船农,眨巴眨巴眼睛等待着被救。

“少废话。”一个灵力打过去,两人飞身至云霄,动用了灵力的二人皆显露了真身。

她仅着一缕白衣,却出尘,犹如暗夜里的精灵,纯洁。而他仅着一席黑色蟒袍,冷静却邪魅。

两人打的难舍难分,而船农早已经是满脸黑线,摊上这么两个不负责任的人,把救人当儿戏,特么也是醉了……尤其是还能变身...他也是看呆了。

萧子默本以为会将她打趴下求饶才作罢,现在看来,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对手到了。两人不相上下,只好一人抓一只手臂将船农救起。

后来,她知道他唤作萧子默,他知道她唤作赵子戍。千金易求,知己却难寻,两人的相遇就注定了彼此会相惜。

“大胆包天,竟敢行刺庄主,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门外大喝一声将赵子戍的思绪牵动了回来。

房门轻启,只见家丁手上领着一个孩童,那孩童扭动着身体,似乎是在反抗。

那不是藤原吗?赵子戍秀眉微蹙,这孩子还是放不下心中的恨意吗?可是小小年纪,他能有什么过大的举动?

罔陵不悦的皱眉,健硕的身材迎门走出,身上仅仅穿着单薄的白色裹衣,右手似乎是受了伤一般渗透出丝丝血迹,在白色的布料上格外显眼。

“你这个坏人。”藤原见到罔陵的身影便开始更加疯狂的扭动身体,想挣来家丁双手的钳制。

“想不到连你都惊动了。”罔陵并不打算这么快处置藤原,看到另一抹身影的时候,显然把话题转了过去。

“你受伤了?”触及他的目光,依旧是那般深邃如空,这一双眼眸,注定不可一世,但是,他却只是个庄主。

似乎是被提醒一般,罔陵淡定的看了手腕一眼,鲜艳的红色透着诡异的血腥弥漫开来,“你不说我倒忘了。”好像此刻受伤的并不是他自己而是别人。

“藤原他……你预备将他怎么样?”赵子戍有些担心,再怎么说,他只是个孩子,无心之过。

“想要杀我的人,你觉得我会拿他怎么样?”罔陵不回答,而是反问。

赵子戍不语,但是始终有个疑问,为什么他看起来武功盖世,却连小小孩童的一刀便足以受伤?难道全数是伪装的?或者是不屑动手?

“你是不是很想杀了我?”罔陵对着藤原淡淡的开口,风轻云淡,“不过,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再来吧。”

错愕,惊讶,赵子戍不得不重新打量眼前这个人,喜怒无常,他的下一秒会做出什么举动令人捉摸不透,但是总有自己的原因,好像自己玩的一盘棋,游刃有余却不拖泥带水。

这倒让她对罔陵产生了一种戒备,总感觉他不是一般人,尤其是他的眼神,好像在哪里见过……

“怎么,对于我的处理结果,赵姑娘可有何意见?”转身看着她,黑夜里的她,更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

“庄主多虑了。”赵子戍暗暗的皱眉。

命人将藤原带下去之后,自顾自的回房间,并没有回头看一眼赵子戍。

掩上房门的那一瞬间,罔陵的手腕鲜血渐渐消失不见,直到自动愈合了伤口。

“真是烦死人了,一点也不好玩呢。”原先白色的裹衣也换成了红色,眼眸再次空洞的犹如无境的深渊。邪魅的对着镜子里笑了笑,抚摸上自己的面容,“这副面孔,当真让人认不出来了。赵子戍,我们慢慢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