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另一种感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1623字
  • 2015-09-07 15:31:33

软榻上懒洋洋的躺着一具曼妙的身姿,粉红色的及膝短裙露出一大半雪白的长腿肌肤,小巧可人的五官涣散着精光,仿佛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一般,闭着眼,嘴角依然噙着笑意。

身前站着一抹火红色的长袍男子,身材坚毅却不带一丝情感,背对着的脸上写满了不悦的情绪,嗜血的眼瞳更是伪装后的百般隐忍。

“王上哥哥,你怎么都不和我说说话呢?”粉嫩的红唇嘟着,娇气的扯着易彡虞的衣襟,仿佛就是这里最得宠的女主人,高贵而不可亵渎。

下一秒,一双冰冷的大手扼住了觅寻细嫩的喉间,易彡虞的红瞳正在一点一点扩张,仿佛一个不留情,就会将眼前人撕成碎片,“觅寻,本王告诉你,本王的耐心是有限的”,不知不觉中,手上的力气逐渐加大起来。

痛苦的拍打着他的手臂,觅寻艰难的呼吸着,“可……可是,你别忘了……赵……子戍还在我的手上……。”

听到此处,易彡虞忽的松开钳制着的手掌,愤恨的怒视了一眼,很好,觅寻,你正在一点一点的踏进坟墓堆,本王一定非要亲手把你捏碎不可。

得到释放的觅寻自当是有了戒备,她下意识觉得易彡虞自然是逼不得的,抚摸着被掐红的脖间,“王上哥哥,等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温柔,再来向我问赵子戍的所在之地吧。”说罢便转身夺门而去。

微风细细的拂过,犹如春雨绵绵一般细腻柔软。山庄地处两道地堑沟壑之内,除了日里午时至傍晚之时才有日光照进,其余时间便暗无天日,两旁尽是茂林丛生,倒也是一个绝对隐蔽的好地方。

“来了有些时日了吧?”倚着门扇,伸手抚上那细细的雕花纹路,竟也有些感慨万千,“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或许是自己太过自私,萧子默那般待自己都不曾畏惧,而自己却一再退缩,“不,这样的爱对他是不公平的不是吗?”谁不希望能同等以报?谁不希望自己爱的人也能爱自己?

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只是这样的你追我藏,还要持续要什么时候?

“马车已经备好了,庄主,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了。”此刻天色才蒙蒙亮,略有微光,房外的动静让赵子戍有些疑惑。

来的这些天从来不见罔陵出庄,这……打开门,只见一干人等正准备好了大小包裹,看来是预备出远门。

听到动静,罔陵朝这边看了眼,邪魅的勾唇一笑,“这么早?不继续休息吗?”明明是一身金黄如光的锦衣,在他身上却穿出了驰聘天下之感。

“你们这是?”忽略掉他的问题,直奔主题。

“在下要出趟远门,有一桩交易,对方指名要在下亲自前去。”耸耸肩,表示自己无所谓。

“何地?我可否一同前往?”也好久没有出去看看了,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样子。

“不远,正在山的那头。美人愿意陪同在下前去,在下自然要赏这个脸。”作君子状邀请,有人一起陪同,也好过一路无趣。

山路一程一程的颠簸,从天黑一直到天亮,不知道经历了几次的上坡与下坡,赵子戍身心都觉得疲惫,“为何一直看着我?”感觉到一抹目光,转过头直视他的眼睛。

笑了笑,显得那般的纯良无害,“在下方才在思考姑娘为何有勇气陪同在下前往。”君子谦谦模样倒是让赵子戍有几分改观。

“庄主此话怎讲?”赵子戍听得有些糊里糊涂。

“你都不过问我此行目的何为?”罔陵眼眸深邃了几分,“姑娘难道就不怕在下会将你卖给其他人?”银色的折扇在光亮中晃了晃,倒也增添了不少高深莫测之感。

淡蓝色的长袖挡在嘴角之前,轻笑一声,“庄主救我,再卖了我,又有何不可?”更何况此时非彼时,她的灵力早已恢复的七七八八,区区的凡人,若动起手来,不在话下。

“好胆量。”吧嗒一声,折扇如数收揽,俊逸的脸上只看到一抹浅浅的笑容。

山遥险峻,不知过了几个时辰,马车总算是停了下来。

掀开帘幕,眼前一派荒凉。只是五十米开外一座废弃的旧宅格外显眼,似乎是被大火烧尽,只剩下几支残木还在空气中屹立不倒。若有若无的烟尘也在提醒着过往的行人,这座宅子是前不久刚遭遇的灾祸。

跟着罔陵径直往前走去,赵子戍下意识的观察着四周,他来这个地方能做什么?

忽的,罔陵在宅子前面站住了脚步,认真端倪了一把,眼底闪过一丝冷血,“十年荣华,一朝衰败。本不及此,只因贪念。”

淡淡的皱眉,赵子戍自然是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只不过,莫非这宅子是他放火烧的不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