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正遇潇姬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757字
  • 2016-07-17 16:05:35

枯叶稀稀疏疏的飘零,宛如一片世外景象的林子在赵子戍的眼里充满了期待和神秘。还有与她达成了秘密的那个人。

沧海玉弈拄着扫帚满头大汗的提步而来,看到眼前这般干净利落不免对赵子戍产生了些许敬仰之情,“太快了,这麻溜的。”比自己一个大男人都要快,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自己偷懒睡大觉......

赵子戍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这自然不是她的杰作了,这,是秘密,“好啦,那我们回去吧。”带着些开心之意,回头瞥了一眼这片林子,便提步而去。

“饭都给你白吃了,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路过的房间内传出一阵高调的女音,令两人不由得朝着那声源窥探而去,而落入眼中的正是一位小丫鬟,脸上的泪痕还未干净,更是带着巨大的恐惧跪在地上。

跟前之人只是一个比她稍微年长点的丫鬟,正在一脸凶相的训斥她。往旁边望了望,只见这屋内好生气派,高贵艳红的落地长帘整洁规则的排列在四周,帘子前搭拢着长度不一的串珠,细细看来,这珠子乃是顶级透光翡翠,价值不菲。而角落里的四方阁上置放着各异的古董玩物,可见主人的身份与地位自是不低。

就那么一瞬间,赵子戍疑惑的眼眸对上了那上座正在漫不经心喝着茶的女人,看上去应当是这房间的主人。四目相对之下,这轻蔑的眼神竟然让赵子戍生出一股莫名的火气来,总感觉这个女人与自己有苦大仇深似的。连带空气中都有种窒息的感觉,赵子戍耸耸肩本能的想要尽快离开这里。

“给我站住。”一声冷呵,屋内的女子尽显柔美的款款走出,身着一大红袍子拖地长裙,衣物之上尽是凤凰金丝绣花,这只有相当有地位之人才能如此穿着,而那发丝之间也尽是满目琳琅,金枝玉钗,就在所有的包裹之下,倒也生得一张动人心魄的面容。

女子绕着赵子戍身边来回踱步,眸光之内的计较尽显,眼神的所到之处也无不让赵子戍颇感到不自在。“小小丫鬟,见了本妃岂有不跪之理?”潇姬冷冷的看着她,如此尤物在王府,多一天便是多一天危险。

“我倒是不曾听说这王府立了妃子?”沧海玉弈勾唇一笑,这潇姬历来就是难以对付的狠角色,现在竟然硬生生的将自己当成了空气,哼!想想此前自己与皇兄易位之时,这女人便是百般阻挠,若不是她的父亲是异国国君,这女人也不敢如此猖狂。不过也对,没有一个女人是可以挡得住皇后的宝座。但是若是被潇姬得到,只怕这江山就要改为他姓了。

“呦,这不是二殿下吗?失礼了。”在潇姬的眼里,自己永远是皇后,对于现下已然当上皇帝的沧海玉弈,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过。故意将二殿下这三字体现的尤为突出,似乎是在提醒沧海玉弈的真正身份。

“无妨,不过,既然这王府并未立妃,而这赵子戍也并非王府中人,那么便可以不行见面之礼。”沧海玉弈笑意越发的浓烈,而潇姬的心底便越发的不舒服。

他的话无疑是刺痛到她的内心,潇姬婉转的笑了笑,“二殿下何时竟然有兴趣管起王府的事情来了?”轻蔑的瞥去一眼,冷哼一声,那艳红的身影便带着丫鬟离开了,“稍后王爷那里见。”留下这句话,便甩给在场的二人一道怒意的背影。

赵子戍有些不解的望着那女子离开,她的一言一语之间都透着针对他人的气息,看样子,应该是个不好惹的主。

“傻丫头,没事的。”沧海玉弈心情极好的轻触了下她的额头,倒是希望不要被吓到才好,但是方才见到潇姬那道想吃人的眼神,不免替赵子戍捏了把汗,何况赵子戍又如此美丽动人,他可是没有错过方才潇姬眼中的那抹妒忌。

绕过偌长的鹅卵石小路,两旁的青草红花倒也让人清新舒畅,被雨水浸泡过的草木此刻散发着淡淡的自然味道,颇为好闻。而此刻的赵子戍心下却有种莫名其妙的躁动,不知为何,自从遇上潇姬,自己就仿佛被左右着情绪,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两人算是交差了,随意的在门外放下扫帚,便提步跨入大厅,但是眼前的一幕不禁让二人尴尬了起来。——潇姬那宽大的红袍俨然顺着手臂滑落不少,撩人的姿势勾着沧海傲逸的后颈,一脸妩媚的在他的脸上呼气,接着便是旁若无人的亲吻着沧海傲逸,活脱脱的犹如一条蛇蝎缠绕在人身上般,长袍轻柔的垂在地上,盖住了沧海傲逸细长的双腿。

再且看向沧海傲逸,慢悠悠的放下茶杯,深情的回望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女人,大手抚摸着她的细腰,算是作出回应,沾染些情愫的回吻过去。整间屋子仿佛只有他们二人一般。

“咳。”沧海玉弈象征性的轻咳了一声,虽然他知道这是人家私事,但是在别人面前这么肆无忌惮总归也不好。更何况赵子戍这个小丫头也在,他自然是有些责备自己的皇兄了。

沧海傲逸带些不舍的放开潇姬,“晚上再继续,好么?”轻柔的声音似乎是将她宠到了极致,所到之处无不柔情。

赵子戍微微皱眉,为何这个画面让自己的心下生出些怪异之感来,似乎自己对他并未有何想法?倒是看到潇姬那副献媚的面孔,就有股想冲上去撕破她伪装面具的冲动。

“别看哈。”沧海玉弈伸出大手遮挡住了赵子戍眼前的视线,这简直就是不堪入目,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轻拍掉他的手,赵子戍瞥了一下正在装圣贤的男子,方才不知道谁看的比自己还起劲,“我没事。”撇撇嘴,望向那两道还在忘我缠绵的身影,“任务已经完成了,没事的话我就先回房间了。”

“等下。”叫住赵子戍的正是坐在沧海玉弈腿上的潇姬,只见她缓缓起身,整了整下身上的衣物,换换提步走来依旧是打量着赵子戍,“王爷,我房内正缺个丫鬟,这丫头不错,可以送给我吗?”说完便转身飞快的抱住沧海傲逸,期待他的下文。

赵子戍并未发话,倘若这男人真将自己赠予那女人作丫鬟,她定然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这个地方,哪怕是无处可去。而此时更想知道沧海傲逸那个家伙会如何说。

眼睛直勾勾的回视沧海傲逸,他也不做声,只管喝着自己的茶,这一场面竟然让沧海玉弈有些看不下去了,没想到自己的大哥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再怎么样,赵子戍也不能跟了潇姬,指不定不定人丢了到时候就只有在乱葬岗找到了。

“打断一下,潇小姐,”沧海玉弈一脸悠闲的望向潇姬,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的一把折扇在手中瞎晃着,“这赵子戍乃是我宫中的丫鬟,此次也正是我随行带出宫的,潇小姐若是缺个丫鬟,这王府竟会少了你要的一人不成?”

潇姬微眯起眼,心下的火气不由得更大了些,“是么?这丫鬟原来是你的?”方才在路上,自己的随行丫鬟已经告诉自己了,王爷带回来的正是这个女人,赵子戍。莞尔一笑,“如此,那我便不与皇上您抢人了。”

怎么又改口称皇上了?这女人真心搞不懂,赵子戍淡淡的低下头来,“我们出去吧,不想在这里了。”青丝飘扬,只留下一阵风而去,哪里还找得到那抹身影。

“哎,那我就先走啦。”

望着越走越远的两人,潇姬心下暗自盘算。转身又是一副醉人的笑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