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因他而起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1420字
  • 2015-09-04 20:27:50

阴冷的房间烛光昏暗,摆放了各式刑具,勾心锁,噬尸虫……冰冷的工具,大到犹如人体一般大小,小到只要轻轻的触碰,便痛入骨髓。

巨大的铁链上锁着一具柔弱的躯体,苍白的面容上沾着些猩红的血迹,原本光鲜亮丽的外表此刻也凌乱不堪,华美的衣服也被铁索磨破。手腕两端的链条时不时的滴落新鲜的血液,惹得四周的异物一阵窸窣。

“本王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把她藏哪了?”他是冥界至高无上的权力者,任何人都不能忤逆,更不能有威胁的成分,他是权威者,不容挑战,若不是觅寻死都不肯说出,他早就将她碎尸万段了。

黑色的蟒袍在这空气中放肆的叫嚣,妖孽的脸上却眉头轻蹙,他不悦。

“王上哥哥,你还是爱我的,对么?”觅寻强忍着身体反映的疼痛,咬咬牙,依旧带着几分期许的目光,在她的心里,她的王上哥哥只不过是被一时迷惑而已,他的心还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易彡虞嗜血的红瞳再次的扩张,他很难控制住一不小心会将她打死。

“本王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乖乖说出她在哪,这样本王或许可以饶你一命。”玩味的语气将觅寻的心火一点一点的扑灭,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她深爱的男人。

“王上哥哥,难道在你心里,寻儿还比不上一个外来的人?”她不信,也不敢相信,要她死的话居然会是从他的口中说出,十几年的朝夕相处,最后却是他亲手摧毁了她心中的最后一抹期待。

“你是耳聋了吗?怎么,要本王重复第二遍?”耐心正在一点一点的被消磨殆尽,易彡虞不耐烦的一把掐住她的喉间,如此细嫩的脖子,仿佛只要轻轻一握便能轻易的捏碎。

“咳咳……”觅寻难受的拍打着铁链,眼角窒息的眼泪几欲夺眶而出,“咳……我即便是死了……你……你们也……永远不会知道……她在哪……。”

萧子默迅速的拦住易彡虞即将用力的手臂,对于觅寻,死不足惜,但是她若是死了,那么戍儿在哪无疑是大海捞针。

会意的松开手,觅寻才得以呼吸,她难受的呛咳了几声,浑身颤抖的连铁链都发出了丝丝叮铃之声。

“要怎样你才肯说?”萧子默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冰冷的语气与这四周的温度打成一片。

觅寻闭上了双眼,再次睁开之时多了些得意之色,“娶我。”转头看向易彡虞,她的交换代价,“娶我,封我为冥王妃,心情好了,我就告诉你。”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谈条件?易彡虞恨不得一掌拍死她,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养了这么多年的一条狗有一天反咬了自己一口。心里真不是滋味,但是还是忍住了,也不知道赵子戍现在是生是死,多一分一秒都不可以再拖延。

萧子默百味陈杂的看着易彡虞的背影,他知道他的艰难抉择,对于他来说,他是情敌,但同时也是爱护戍儿的男人。

方才在冥界刑房内,觅寻的条件二人清清楚楚的听到,娶她,犹如羞辱一般的字眼,却沉重如山。

敞露的胸膛任凭风拂过,带动的衣襟也无奈的飘扬,他沉默了,从来不为任何事情所左右的冥王,竟然也会有被人威胁的一天。

若不是顾忌到觅寻有可能做出伤害赵子戍的举动,他绝对会亲自去找她,但是六界那么大,找,却又如何简单?他开始后悔了,后悔将一些药物赠予觅寻,他发誓,这是他冥王做过最后悔的事情。

两抹身影,一个在思念,一个在忏悔,但是无论如何,这份罪只能由易彡虞来受,因为事情由他而起。

“找到她的话,代我问个好,原谅我不能亲自去接她。”良久,易彡虞冷漠的开口,话里带着些许温度。

萧子默还是深锁着眉头,只是眼神更亮了一些,淡淡的开口,“我会的。”

十里长亭,一黑一白的身影格外显眼。只要换你无事,我愿意,付出我所有。赵子戍,若有来生,你一定要为我付出一切来偿还我。此生,我算是等不起了,萧子默他,或许比我更爱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