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不该多管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1423字
  • 2015-09-04 19:01:38

滴滴答答的落水声扰人清梦,本还该是安安静静的房间此刻却显得过于吵杂。清晨的阳光总是那么细腻,温柔的一丝不苟。

清秀的眉头淡淡的皱起,疲惫的睁开双眼,不情愿的晃了晃脑袋,只见正对处的桌子上正坐着那抹褐色身影。

“你怎么在这?”除了萧子默,这是第二个光面堂皇在她房间里的人了,但是对于他,这个陌生人,她是反感的。

“姑娘是否搞错了,这是在下的房间。”褐衣男子轻泯了一口茶水,手中不紧不慢的动作宣誓了这里就是他的地盘。

被他这么一问,赵子戍倒愣了下,脑袋都不好使了,“敢问阁下是?”

“不敢,在下罔陵,只是名游手好闲的庄主罢了,平时做些买卖,无聊之时就救些像你之类的无知少女。”轻轻扬起的嘴角让人知道了他的狂妄,轻视一笑,又表现的那般事不关己,仿佛只是随意做的一件小事罢了。

淡淡一笑,蓝色的裙摆在空气中划过一阵轻风,全数倾泻的秀发更显冷静,樱红的唇没了平日里的鲜艳,带着些惨白,“庄主?不过,还是要多谢你出手相救。”

“我救人,从来都是要回报的。”放下手中的茶杯,如幽洞一般的眼神直直的打量着她,“至于你,等我想好了再说吧。”

一切对于他来说皆是风轻云淡,仿佛任何事情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一个眼神足以让人畏惧三分,此人定不简单。

屋外的动静过于吵闹,令二人都不约而同的走出房门一探究竟。

只说府里的家丁正扛着两个双手双脚都被绑着的女子,女子个头不大,按着装扮应是穷人家的女孩儿。只是这呜呜咽的声响令人不悦。

“这是?”赵子戍疑惑的发问,现场绑架?但由于这是人家的地盘,还是要敬人三分低。

罔陵狡黠的笑笑,棱角分明的脸上分明多了一丝不屑,不知从何处掏出的一把银色折扇在空气中来回扇动,闪了人眼。

家丁在不远处停下,低了低头,“庄主,二号当铺的欠款已经抵押偿还完毕,利益马上给您送来了。”脸上除了恭敬别无表情,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当人奴役。

赵子戍心内一惊,但也猜想到几分,若非这庄主做的是人口买卖?想不到这富丽堂皇之地竟然也干这种肮脏的事来。

两个女子并非成年人,而是十一二岁模样,看样子也是家中无力供给,只能变卖。只是她们眼里透着的那抹无助看的令人揪心。

“做这种事情,夜里不会失眠吗?”赵子戍冷冷的望着那两名女子,面无表情。

听她的语气好像很不爽的样子,罔陵别过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侧颜,“做买卖就要讲信誉,失信于人,就要承担的起代价,更何况,我这里并不是做善堂的。”

“你们先下去吧。”罔陵示意他们退下,眼不见为净,就是最好的解释。

各自分开,一个晌午都没有见到罔陵的影子,人在屋檐下,赵子戍也不好说什么,更何况他的事情不由她管。这倒也清闲,只是时不时在庄内的某个转角勾起些回忆来。

几圈下来,偌大的庄园还没有逛透,赵子戍虽然已经恢复了不少,但是对于灵力还是有气无力使不上劲。只等再些时日看看。

路过一处凉亭,赵子戍怔怔的停住脚,与生俱来的感官在提醒着她此处异样。与别处不一样的冰凉温度,好像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认真打量了四周,除了树荫蔽日,亭内装潢稍好,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总是感觉这里一定有什么东西。

“随便乱闯入别人的地方,不好吧。”赵子戍刚想走近仔细观察一番,罔陵煞风景的不知从何处杀出,阻拦着她的道路。

“庄主,我只是觉得这里与他处不同,想走近看看罢了。”

“我的庄上你都看过了?怎知此处与他处不同?”罔陵像是非要拦着他一般。

也许真的是她多虑了吧,赵子戍扬起嘴角,“如此,那我就先回去吧。”但是为何,在罔陵的身上她隐隐的感觉到一股压迫感?

衣衫随风飘摆了几下,黑洞一般的眼底再次深邃如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