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再次消失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066字
  • 2015-08-23 21:15:04

“魔君!”冥界侍从恭敬的点头一低,来者威严的端站在大殿之上。原本就冰冷的大殿因为他的存在而更加阴风习习。

“易彡虞呢?”低沉的嗓音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虽然稍显疲惫,却难以抑制身上的王者霸气,冷眼扫了一眼四周,感受各处的气息。

“王上有事出去了。”强大的气场让侍从不敢抬头看他。这是除了自家冥王之外第二个让他有一种畏惧窒息的错觉。

黑色的蟒袍在阴暗的环境里隐隐散发着淡淡的荧光,身上的每一张鳞片似乎都在放肆的叫嚣着。俊逸的脸上不耐烦的皱了下眉头,愤怒的吸了一口气,栗色的长发因生气而摆动着,暗暗的攥紧了手心。

两个身影并排走着,月光将两人的影子拉的修长。

易彡虞敞露着胸膛,高大的身影将阴影全数打在赵子戍瘦小的身上。

“冥界,真的很冷清。”忽的,易彡虞淡淡的开口,看不清他的表情。“我活了不知道有多久了,每天,和棺材里的那些尸体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他停住了脚步,转身望向她,红瞳在黑夜的遮盖下变成了黑色,双手抓住赵子戍的双肩,又好像对待极其珍贵的宝物一般,轻柔一握,“现在本王有了目标,并且,打算继续实现它。”易彡虞认真的表情不禁让她微微错乱。

月光将赵子戍的侧脸打亮,尽显女子柔媚的姿态,她本就是仙子,只是这样的仙子近在咫尺,令人舍不得放开,只怕一松手,就羽化成蝶飞走不见。

“戍儿……”熟悉再不过的声音令赵子戍浑身一怔,呆滞的愣了几秒,机械般的转过头,那抹熟悉的身影,依旧是最吸引人的风景。

“戍儿。”萧子默疾步上前,捉住她的手臂,狠狠的将她带入怀中,虽然撞得生疼,却也舍不得放开。她的气息,她的一切的一切,他都不要再松开,再也不能。

易彡虞苦笑了下,情人相聚,最悲惨的莫过于自己。

一旁的待者无所适从的站在原地,魔君不是说好了找王上的吗?怎么看上去像是抢人来了?那么,自己这又是造孽了?

她消瘦了,萧子默修长的指尖抚摸上她的脸颊,心疼的将她再次拥入怀中,旁若无人的怜惜。

轻轻的推开他的怀抱,赵子戍凄美的笑笑,绝美的脸上挂着难以抑制的凉意,就算找到了,那又能怎么样?到头来依旧只是一具空壳罢了。

“戍儿,我这就去找灵王。”萧子默转身预备离开。

“没用的,灵王不会轻易交出来的。”赵子戍皱眉,灵王阴险狡猾,又岂肯轻易将自己的心交出来?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易彡虞剑眉轻蹙,灵王?灵王怎么了?

“难道要我看着你死去吗?”萧子默低吼一声,心痛不已,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失了心便会慢慢褪去神力,直到变为凡人老去死去,那个时候,难道要他守着一堆白骨吗?他做不到,也不可能让这件事情发生。

月光越发的冷清,赵子戍镇定的看向他的眼睛,生又何妨?死又何惧?

“你说什么?”易彡虞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萧子默说她会死?为什么?不解的看向两人,一个恨不得杀人,一个恨不得躲起来,还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来。

“没什么。”赵子戍挣开萧子默钳制的双手,转过脸不去看他。只是这抹蓝色的身影倔强的让人看着心疼。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会死?”易彡虞冷冷的看着萧子默,他想知道。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场不容许说一个不字。

“我只是把心给了灵王而已。”赵子戍眼神冷漠,不带着一丝情感,不过多时,自己应该就会彻底变得冰冷了吧?握紧了双手,不让这剩余的一丝温度凉下去。

易彡虞愣了下,不解的望向她的背影,是那般的坚毅,孤傲,决绝,仿佛任何的事情都丝毫动摇不了她的决定。怪不得她会毫无感觉,怪不得她的语气冰冷不已,怪不得她一直寡言少语,只是原来……

忽的,一道身影略过,眼前的人儿风一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戍儿?”萧子默有些错乱的扫了眼四周,躲起来了吗?但不知为何隐隐的不安从心头袭来?

易彡虞红瞳嗜血一闪,觅寻,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风过枝头,只听得沙沙作响,乱了花枝。稀稀疏疏的枝叶将月影打散,零零星星的洒在黑夜的草地上。

赵子戍意识有些迷糊的看着四周,方才只觉得腰身一紧,转眼间便来到了这陌生的地方。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一股更深的倦意袭来,疲惫了双眼,闭上眼之际依稀看到有一个人影。

女子身穿火红色的短裙,白色的长靴在黑夜里看的更加清楚,睥睨的望着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的女人,扬起嘴角得意的笑笑,“赵子戍,就凭你想跟我斗?”蹲下身,勾起她的下巴,再厌恶的甩开,再厉害的人,不还是手到擒来?不过,还真是多亏了易彡虞之前赠予她防身的药粉,只需要一点,便能让人陷入昏迷。

左看看右瞧瞧,觅寻掏出藏在袖内的一把尖锐的匕首,“你说你这脸蛋要是花了,王上哥哥还会不会要你?”邪恶的咧嘴狰狞的笑了起来,此刻的觅寻像个疯子一般,贪婪的看着赵子戍精致的小脸。她只天真的觉得,只要毁了她,一切都是自己的。

狠狠的刺向她的雪白,忽的,一道灵力将觅寻弹开数尺之远。难以置信的看着黑暗里的身躯,口中的血腥味道蔓延开来。竟然有结界,可恶。

觅寻艰难的爬起身来,脑袋里的主意接踵而来,依旧高兴的扬起嘴角,“那么,只要让他们找不到你就可以了。”

“废物,觅寻人呢?”易彡虞负手而立,此刻他周身的火气足以燃烧好几个人。身后的侍从浑身颤抖的跪在地上一语不发。

萧子默亦然,他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在他的眼皮底下将自己心爱的女人掳走。

夜黑的寂静,渗人心寒,唯有空中一轮月光,依旧柔成一片凉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