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冥王出现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643字
  • 2015-08-17 16:31:46

人界与冥界的边界,人烟稀少,却是以一片林子树荫遮盖。过往的客商往往也是急急忙忙的路过,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来。

一道雪白的身影款步走来,轻轻的踏在厚厚的落叶之上,赵子戍淡淡一笑,这林中神怪也为之一颤,惹得枝叶脱落了枝头。

前方的一处空地正合适,伸手轻轻一指,原本擒在树上的巨大藤蔓便有序的朝中心处聚集,巨大的力量将枝条编制成网,收缩成房。从屋内延续好几米出来的藤蔓地毯一直到赵子戍的双脚边停下。

勾唇一笑,踏上那厚实的毯子,木香沁心,倒也让她舒缓了心情。和竹屋一样的构造,倚着长廊,呆呆地望向前方,屋内只有一个折窗,对应着长廊而启。一切摆设从简,只有一个床榻与桌子。

淡淡的吸了一口气,藤蔓原本的湿气也渐渐褪去,屋内也只剩下木香与干爽。

这片林子里,白天有窸窸窣窣的声响,只恐怕晚上的时候更为阴森。赵子戍分明感受到了一双双红眼对准了她。

抿唇不语,双手撑地注入了一股屏障,掀地而起,把屋子包裹的严实,汇聚成圈后透明隐去。

光线很快的消失,赵子戍正静静的打坐,仿佛一切都置身事外一般。冷心孤傲,恐怕再也找不到适合她的代名词。

日出而坐,日落而休,闲时无聊而打鱼晒网,其余的时间她连屋子都不曾出的半步。她的目的就是可以这样直到她灵身具灭。

“救命,救命啊……”林子落叶踩踏的声响惊扰了赵子戍,定眼望去,一个身着火红色衣裳的年轻女子正慌张的落跑,身后似乎是有什么人追赶,令她花容失色。

本不想多管,赵子戍定定的打了个坐。

“救命,救我。”被巨大屏障弹倒在地,赵子戍顿时睁开了眼,真是不知死活。

站在屋外的长廊,双手支撑在栅栏上,绣眼红唇,长发慵懒的倾泻而下,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却是世间仅有的面容,那般动人心魄。

地上的女子惊艳了一把,竟然还有如此美艳的女子,“求你,救我……”。

“你是谁?”冷到彻骨的声音让女子不由得身形一震。

“我……我是冥界将军之女,他们,他们要抓我献给冥王,我不要……我不要啊……。”过于担心的将头深深地埋在手臂里,整个人缩成一团,或许在她认为,眼前的女子是有能力解救她的。

不悦的皱眉,冥王?从来都是不参与六界之事,与之交集几乎是没有。打着本意,赵子戍也不想去招惹这个所谓的冥王,一来是不认识,二来是根本没有必要暴露。

长裙一个转身,赵子戍消失在女子的视线内。

“求你,不要扔下我,救我……”不放弃的继续喊着,身后的动静越来越大,是那些人追上了。女子只能咬咬牙,起身继续逃跑,无奈地形复杂,枝叶繁多,一个齪趔翻倒在地。

“你跑啊,继续跑啊。”三个鬼脸装扮的男人正恶狠狠的靠近,眼里的杀意像是要把地上的女子大卸八块。

“害的我哥几个又要回去受罚,能献给冥王你真是不知好歹。”其中一个龇牙咧嘴的凶道。

“别跟她废话,一个女人而已,她这么敬酒不吃吃罚酒,干脆杀了她,再抓一个不就行了。”鬼面男的话无疑让女子冒出了丝丝冷汗,只能不停的用手支撑向后移动。

忽的,几丝落叶带着刺骨的冰冷向三人射来,三个人默契一躲,刺向了身后的树上,穿过树身直直的钉在后面的枝干上入木三分。

不由得一惊,这要是没躲过,岂不是要穿透身体了?

“谁啊,他妈的给老子装神弄鬼的。”

“你有病啊,你自己就是鬼。”

“要打,要别的地方,我的地方之内,禁止出现杀戮血腥。”屋内冰冷的话语飘出,让三个鬼面着实吓了一把。

“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先回去禀告冥王。”

“**给我等着,我们老大亲自来收拾你。”三个人一怂一怂的落跑,连地上的女子都不顾。

捏了一把汗,女子皱眉,刚想说谢谢,却感受到了巨大的冥气,该不会是冥王来了?忍痛,拖起沉重的身体继续逃跑。

狂傲不羁的银色长发随风飘摆,动容河山的绝色容颜却冰冷彻骨,红色的眼瞳,是万生血凝聚而成的颜色,他的气息,一丈之内便足以冻伤幼小。一席褐色锦衣,腰间的环骨腰带散发着嗜血的光芒。他是冥王,高高在上,掌握着无数人的生死,与世无争,却在一言一行之中已经把六界的定律划分。所有的人都要给他三分面,今日却不想碰到这么个事情。

身后跟着一大队冥界魂兵,每个人都鬼面装扮,身着全数一致。

“冥王,就是里面那个人。”方才那三个鬼面毕恭毕敬的低头在他身边小声说道。

红瞳有些扩散,预示着他的愤怒,一掌发出,骷髅状的强大云雾将整个屋子吞噬其中。

冥王邪猊一笑,负手而立,定眼望着巨大的云雾,嗜血的因素不断加深。这,就是和本王作对的下场。

原本的骷髅越收越小,只在一间屋子大小之时,却怎么也不动了。

怎么回事?冥王微微眯起了眼。

顷刻间,骷髅面目狰狞,似乎是很痛苦,长大了嘴巴扭曲了整个长度,下一秒,只见诺大的骷髅全部碎成了渣子散落。

冥王显然是没有料到,身上的气息越发的阴森诡异起来。

林子间安静的只听到一个人走路的声音,有力却无形,可想而知来人的随性。赵子戍拖着长长的浅蓝色裙摆,长发也半束而起,仅用一只玉簪便轻易固定住,两鬓各有青丝垂下,整副面容尽是灵气逼人,妖娆美艳。

迈出门槛,众人才不由得一阵惊艳,世上的女子千万也不敌她一人,更何况是如此高深莫测的女子,更加令人为之向往。

冥王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同样的气场,只觉得在各自的前方都有一股力量在互相碰撞,赵子戍冷眸看了一眼为首的男子,棱角分明,眉宇之间带着一股巨大的阴柔之气,红瞳嗜血,薄唇绝情,俊逸却阴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的,现在敢出来了?”三个鬼面之一,有些畏惧,却还是胆大的说出口。

“冥王,就是她,放跑了那个女人。”

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接,赵子戍倒也听明白了些,那个落跑的女子,想必就是进贡给为首的男子,只可惜半路杀出了她这个陈咬金,实在是不凑巧的很。

“你有什么话要说么?”良久,冥王淡淡的开口,语气虽然阴森却也带了男性的雄厚。

摇了摇头,赵子戍实在不想与之继续下去,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放跑了本王的女人,你以为就可以这样一笔勾销?”薄唇紧抿,眼里射出的幽光让人望而生畏。褐色的长袍时不时的被他身上的气息带动而扇动。

愣了下,侧着脸,赵子戍慵懒的双手环胸,“那你想怎么样?”

同样的冰冷,两个冰块在一起简直是冻死人了。

饶有兴趣的勾唇一笑,冥王眼里闪过一丝嗜血,“那你就代替她吧。”

“就凭你?”赵子戍嗤笑一声,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聚集力量朝他打去,一时间,两个人僵持不下。

冥王手下第一大将抚了抚额头,真是受不了,干嘛非要打起来,他悄悄的走到赵子戍身后,伸出手一挥。

赵子戍有些疲软的眨了眼,眼前的视线渐渐的模糊起来,冥王那边一个用力,蓝色的身影柔弱的倒在地上,却没有伤口。

看了一眼在身影身后的那个人,冥王才收住了手,红瞳收紧,薄唇轻启,却是冻死人的冰冷,“带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