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只是空壳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1511字
  • 2015-08-16 22:24:51

谁与君同执手天涯,望断惆怅路,闭眼刹那间皆是你倾世的容颜。无君共染指天下,有心又如何?

竹屋外,一席圆月,却凉如水。长廊上一道白衣犹如精灵般悠然自若,透着月色,光线斜斜的洒在身上,闭上眼,挺翘的鼻翼勾勒出动人心弦的小脸,却没有为这景色有一丝动容。

栅栏只不过半身高,赵子戍却无力的依靠旁边,曾经在一起的种种画面,现在的她只能想,只能靠着回忆。

款款走进了屋里,温度渐渐回暖,冷秋之季,即将迈入寒冬,屋内与屋外显然形成了两个差别,这倒让她有些舒心了些。

碧绿的养眼,床榻上的人儿正一点一点的回复神色,伸手触及他的脸,赵子戍无奈的笑了笑,空缺的某个地方开始有了反应。

收回了手,深吸了一口气,该来的,总是要面对,逃避,不是解决一切的办法,刚刚舒开的眉心又开始淡淡的皱起。

萧子默醒来的时候,早已是两天后。在昏迷不醒的时候,他看到她冒着危险来救他,他也感受到,这些天,她一直在身边不曾离去。

触及到到脸上的异样,赵子戍不悦的皱眉,睁开惺忪的睡眼,水灵的眨巴两下,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暗示着她的欣喜,一直守护的人儿终于有了动静。

“你醒了。”

“恩。”一把将她带入怀中,怜惜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却隐约感受到来自她身上的灵气,轻柔的将她拉开些距离,静静的看着她,绝美的容颜,柳眉樱唇,唯一欠缺的正是她带着些苍白的脸颊,“你怎么了?”萧子默英眉蹙起,低沉的嗓音让人沉醉。

摇了摇头,“我没事。”

“你身上的灵气是怎么回事?”突然间的不安袭来,他担心,担心那件事情重蹈覆辙,可是他又怎么会知道,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并且太迟。

轻轻的推开他牵制的双手,赵子戍站了起身,脸上不带一丝表情,看不清她的情绪,“我,回来了。”

四个字,却如千金沉重一般压在了萧子默身上,他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可是,这算什么?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吗?“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萧子默咬咬牙,他不愿意回到那个时候,那个只要靠近他,她便会遭受痛苦的时候,他更不愿意在她最危险的时候,他却只能昏迷着,看着她身处险境,却无能为力……

“子默……是真的。”过去的伤疤已经结痂,此刻无疑是再次掀开来看里面的肉,本应该疼痛,此刻少了心,却只能什么表情都没有。

“你交换了什么?”萧子默急忙抓住她的手臂,紧紧的,让他自己都忘记了这力道会很痛,“你和他交换了什么。”

倒吸了一口气,赵子戍深深地皱眉,“我的心……”。

萧子默身体一怔,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的眼睛,他懊恼,恨自己。

“对不起。”挣来他的双手,环上他的腰间,她越是动情,心的那个位置,就越是疼痛,血液的流动也开始加快。眼里没有防备的落下一滴泪水,生生的刺痛了萧子默的眼睛。

忽的推开了他的身体,赵子戍夺门而去。

门外的空地上,一个雪白的身影正在捂着心脏颤抖。长长的睫毛也染上了一层细细的水雾,仅仅她的一个背影,就足以激起他人保护她的欲望,可是此刻她却是残缺的。

灵王这样做,和杀了她,并没有什么区别。一具犹如尸体一般的身体,只不过是多了思想的空壳。

握紧了手心,下一秒,一个飞身,消失不见。

对不起,子默,千山万水我都可以陪你去,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心了,我拿不出我的心来爱你,这只会徒添你和我的痛苦罢了。我是空心的,但我也不想让你为我难过……

萧子默追出去之时,一切都太晚,月光愈来愈亮,将这一切都渡上了银光,这条溪流,曾经我们一起戏耍,这棵柳树,有我们曾经的身影。错过了一千年,我已经是伤痕累累,为什么你还要离我而去?没有心,我依然可以爱你……哪怕你不爱我,不能爱我……

痛苦的垂下了眼帘,萧子默跌坐在竹阶上,对着柔柔的月色,一片凉意,可是戍儿你知道吗?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魔君我可以不当,魔界我可以不要,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你的一滴眼泪来的珍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