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我回来了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458字
  • 2016-09-21 14:29:14

从回忆里抽出,一时间,所有的冷漠,绝望,愤恨全数加在赵子戍的身上,她冷漠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记忆犹如泉涌一般灌溉,让她有些承受不住,她分明看到隔断里的自己犹如一具尸体,每天除了和天谴做斗争,便是呆呆地望着黑暗的前方,却没有一丝光明。她害怕那一道道雷电,却又喜欢它带来的光亮……

她也感受到了醒来的萧子默是如何的疯狂,如何的痛心。

勾唇一笑,竟然这般无奈。

老者眼里道不尽的深邃,若有所思的摸了把胡须,“赵姑娘,如今,能救回魔君的,只有你了。”

还沉浸在所有的记忆之中,赵子戍的心狠狠的在颤抖,跌坐在石凳之上,冷汗缓缓的滴落。她不敢相信,这是她的人生,她也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全数发生在她的身上,痛!心痛!身痛!

“要我怎么做?”良久,低着的头抬起,是那一双冷冽的眼眸。

老者只感觉身后一凉,自我淡定了一番,“去隔断之中,找回你的真身。”

身形不由之一怔,那个地方,是地狱。存在于六界之外的时空,不受六界之内的时间影响,无论是千年之前亦或千年之后,这个地方,永恒存在。下意识的握紧了手心,赵子戍提步走出了这个令她难以忍受的溶洞。

原以为自己是不祥之人,老头死了,萧子默被捉,沧海傲逸被控制,他们都等着自己去救。所有的所有,犹如千年之前跃入隔断的赵子戍一般,把任何都扛在自己的肩上。

风过无声,万物却有形,雨落无色,花草却有情。

从魔界的老者口中得知,魔界边界东方之尽也可以打开进入隔断的漩涡。

走过这条路,许许多多的回忆让她笑了笑,望着山水鸟飞尽,只是伊人只剩下她一个,看尘土飞扬,心却凉。

站在悬崖的最后一寸土地上,伸手朝着空气中抚摸了几下,一个手掌一般大小的漩涡渐渐形成。

“是感受到气息了么?”自嘲的笑笑,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这个深不见底的黑暗,又要再次进入。

闭上眼,缓缓的迈开脚步,一直的坠落,一直的像脱线的珍珠般,抓不到一根让自己停下来的绳索。睁开眼,却又是一片一望无边的黑暗,我的真身,你在哪里?

忽的,一道银色的闪电从身边划过,令赵子戍一惊。火热的温度让她再次记起千年前在隔断所遭受的一切,不停的掉落,不停的躲闪。

愤怒的一吼,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快炸开了,她的心好冷……

远处的一道金色光芒快速的朝她射来,融入了一丝丝温暖的触感,只隐隐约约的听到,我回来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竹屋里的床榻上,一切的陈设依旧如初,只是少了记忆里的男主角。

赵子戍握紧了手,灵气在她的身上蠢蠢欲出,冰冷的睫毛在空气中扇了扇。她回来了,赵子戍。

沧海傲逸的王府依旧是那般冷清,推开门,只见潇姬一人在照顾痴呆的他。真是树倒猢狲散,这王府如今像样的人都没有了。

被来人一惊,潇姬放下手中的绢帕,“你来做什么?”不知为什么,总感觉赵子戍变了个人,身上的气息很冷。

无视她的话,赵子戍伸手将沧海傲逸纳入怀中。

“你站住。”潇姬气急败坏的拦住她的路,“把王爷还给我。”

“出什么事了?”潇壤从门外跑进来,只看到了赵子戍扛着沧海傲逸欲走。

“哥,快帮我拦着她。”

“大胆,竟然敢劫持我们的人质。”玎灵和缪灵大喝一声,眼见就要动手。

衣袖一扫,挥出一掌,将两人打倒在地。“带我去见灵王。”冷冷的命令,只让在场的四人都为之一振。

“真是不怕死的东西,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带你去见王。”一个翻身,两人带着潇姬与潇壤一同起飞。

灵界的天色永远是那般阴冷湿润,仿佛到了这个地方就犹如到了鬼门关,潇姬与潇壤都抱紧了双臂。

守门灵师并没有拦着来人,仿佛预知了般做出邀请姿势来。

高坐上坐着一个妖孽的男人,一身红袍加身,偶尔露出的嫩白肌肤将他的妖媚展露无疑,他闭着双眼,又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灵王!”玎灵和缪灵恭敬的作揖。

“萧子默呢?”冰冷的语气让灵王秀眉一皱。

睁开眼,是那幽深的眸子,只见他粘起兰花指,轻笑一声,“你来啦?”犹如女子娇羞的模样,抓起袖子掩面。

防备的看了一眼,赵子戍确定此人便是灵王,他身上有着强大的阴气,只不过,为何他会是这样?与千年前完全不符。

“小美人,你要的人,喏,在那里。”灵王指了指空中悬浮着的萧子默,他面色无光,看了让人心疼。

收回思绪,转眼望向灵王,“要什么?”

“渍渍渍,别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嘛,人家不喜欢。”灵王伸手卷了卷落在肩上的长发,若有所思,“本王什么都有,但是就缺了一样东西,若你能把它给我,我就放了这些人。”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嘛,”灵王一跺脚,“我要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你赵子戍的心。”

“我的心?”不解的看了他一眼,他到底在耍什么阴谋?

“一个为爱进入隔断的神仙,一个为爱再次进入隔断的凡人,她的心,一定很好吃。”嗜血的眼神一闪而过。

这倒是让赵子戍想起那个片段,老头死后,那片林子里,曾也有一个男子问她要心。

但是,心给了,还拿什么爱你?回头看了眼萧子默,赵子戍笑了,我曾以为我战无不胜,却输给了你,把人把心都输给了你。

“要,就拿去。”赵子戍展开双手,狠狠的将自己安放在最深处的那一颗心送出,透着灵光,它落入了灵王之手。

一愣,不过很快便隐去,他不曾料到,她会这么痛快把心交出来。

从来都没有的失落感,一下子袭来,赵子戍伸手将萧子默纳了过来。

“他很快就会醒过来,本王说到做到。”换了副正经模样,灵王眼里透着说不出的感受。

灵界的人都退了下去,潇姬与潇壤跪在地上,一脸恐惧,一个没有心的人,随时都可能会杀了他们。

她很虚弱,但是绝对不能倒下,一个神仙没有心是不会死的,但是没有心,无法爱。

“带着他,走。”将沧海傲逸缓缓的推过去,在救他的时候,已经将他的毒蛊除去,只是不到时候,绝对不会醒。

潇姬就算在害怕,也不会做出伤害沧海傲逸的事来,因为爱。

云间,大海,碧水,蓝天,曾经的回忆一遍一遍的袭来,痛苦不已,望着他的面容,空缺的心狠狠的疼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