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终究来临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003字
  • 2015-08-12 17:13:37

回到皇城便是三日之后,赵子戍的气色恢复的差不多了,身后跟着萧子默,走到哪里都觉得两个人是绝配。

在宫门口停顿了下,赵子戍聚力将一股灵力挥散到空中,不多时便形成一股强大的屏风,将整个皇城包围其中,在屏障抵达地面之时,隐去不见。

刚想迈开脚步来,只听到天下一个老人匆忙的赶来,定睛一看,原来是神界收集消息的老者。

“上仙!魔君!”老者作揖,恭敬的低着头。

“免了。”赵子戍略有不安。

抬起头,那是一双历经沧桑的眼眸,老者心事重重的看了一眼赵子戍,“上仙,您的事……通帝已经……已经知道了……”老者有些不忍心的说出来。

哪怕是做好了心里准备,此刻他的话无疑是再次打击到她,定了定神,“继续说。”

“通帝很生气,命人下界捉你……”老者千年之前与她有过交集,她是个好孩子,不应该受苦,所以她出了什么事,也只有他会关心她。

风轻云淡的笑了笑,赵子戍并不畏惧,“我知道了,您回去吧,别被发现了。”

长叹一声,飞身离开。

“不要怕,有我在。”萧子默一把将她揽入怀中。眼底的戾气一闪而过,通帝算什么?神界又算什么?舍她为谁而活?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要守护的是她。

“先做好正事吧。”虽然自己也快自身难保了,可是她也不想看到人类就这样被群起而攻之,她喜欢人类自由自在的笑容,喜欢这花花草草,很美……

大殿之上,沧海傲逸一身金黄,表情严肃的看着手里的奏折,而潇姬就在身旁伺候着,乐不思蜀。

“皇上!”两个人同时开口。

沧海傲逸一愣,马上起身走了过去,她依旧是那么美,美的出尘脱俗,清新雅致。“你没事了?”

“谢谢皇上关心,我没事。”赵子戍淡笑了下。

萧子默很不喜欢他的眼神,太过暧昧,一把将她拉过来,靠近自己。

“皇上,我此次前来,是有要事告知。”看了一眼潇姬,“此刻加固皇城已然是来不及了,我已在皇城周边设下结界,灵王他们暂时还攻不进来,你要做的,是发兵守住皇城进出口,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落网之鱼。”

沧海傲逸一句都没听懂,只是愣愣的看着她,“你到底是谁?”

“我,有我的使命,我将会正面与之交锋,恐怕他也等不及了吧……”赵子戍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前身记忆的男人此刻就在眼前,那种痛,再也不要……

“恐怕你就是个妖物。”冷冷的语气,不带一丝情感,潇壤不知从何处走出,一柄利剑掩藏在身后,冰冷彻骨。

沧海傲逸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妖物?会吗?不待思考,潇壤直直的朝着赵子戍的身体刺去。

“弱不禁风。”四个字,足以将人的耐心击垮,赵子戍腾空而起,一掌将他打在地上动弹不得。

沧海傲逸愣在原地,原以为她很厉害,没想到竟然比一个男子还出色。

“哥哥,你们对我哥哥做了什么?”潇姬一脸慌张的看着地上的潇壤。

神的权威,是不容挑战的。赵子戍一个转身灵光有些刺眼,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睁不开眼,除了萧子默。

再待睁眼之时,一席仙侣白衣紧致的贴在身上,腰上的玉段带也无风自飘,精致到无可挑剔的倾世容颜只觉得让人不可亵渎。朝堂之上的侍卫,丫鬟无不惊叹,沧海傲逸也依旧愣着。只有潇姬恶狠狠的盯着她。

眼里不再是暖色,而是冰入骨髓的寒冷,一个眼神,足以让人不敢正眼相看。

“不想死,就快点按照我说的去做。”毋容置疑的语气,倒像是这里的主宰,一个飞身消失不见。

勾唇笑笑,转身是那件黑衣蟒袍,似乎因为开战的原因,每一片鳞片似乎都在叫嚣着,呼吸着,栗色的秀发也狂傲不羁的放荡在背后,一样的飞身,不见。

完全沉浸在他二人的蜕变,美,竟然是那般的惊心动魄,不可方物,可是那抹惊艳中竟然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与霸气。

“传大将军,召回所有士兵,守卫皇城。”回过神来,只觉得心里的一角正在慢慢裂开,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她要离开了……

赵子戍,你不是说有战争吗?那你最好死在那里……潇姬狠狠的攥拳。

天际之上,一团巨大的云层正快速划过,黑压压的一片只让人觉得乌云的行动速度之快。

距离皇城不远处停下,萧子默与赵子戍正并肩而站。

两片不一样的云朵,一大一小,遮天蔽日,将巨大的太阳光线遮挡住,一瞬间,所有的光线全部暗淡了下来。

士兵通知的时候,两方已经开始打起来了,沧海傲逸命人点起蜡烛,自己也赶到城墙之上观望。

魔界的人与灵界的人打了起来,而灵王却一脸悠闲的坐在一把金色的椅子上,修长的红色长袍将他的身形勾勒的恰到好处,俊俏的面容此刻挂满了不屑的表情,邪魅的看了一眼,手下的几员大将个个忠心的站在他的身旁一动不动。

萧子默与赵子戍亦然不动,等待着他的话。

“你们是选择,乖乖的把人界交出来,还是选择被我攻下来?”不可一世的话语,无疑都落入众人的耳中,声音洪亮如他,城中的百姓无疑都听到了。

他玩心理战术?让敌人先害怕?内乱?赵子戍眼中闪过一丝戾气。

“我还是比较喜欢你们两个的,不如跟着我,大将职位随你挑?如何?”灵王越发的刺激着两个人的神经,狡黠的笑了笑。

“恐怕,本君不乐意了。”萧子默身上的衣角被风扬起,周身的杀气也弥漫开来,飘散在各处。

一个灵光,三个光影前后离开了云层,在四处,在云间,在树林,打斗的声响,战火的喧嚣,火花的碰撞,无不令人恐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