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子戍担忧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120字
  • 2015-08-12 16:03:06

“可恶。”茶杯的摔落,溅出瓷片来,小丫鬟低着头紧紧的抿唇,生怕一个不小心,人头落地。

潇姬恨恨的坐在正中央的桌子上,身上的大红色喜袍此刻与她的心情格格不入,眼里焕发着杀气,她恨,新婚之夜,皇上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让自己独守空房,这传出去她的威严何在?

“去,给我去查查,那个女人死了没有。”紧紧的攥紧了拳头,没死的话就弄死。

“是的。”潇宁应声退了出去。

魔界的天气,通常是上午晴天下午雨,赵子戍搭拢着脑袋倚靠在偌大的柱子上,懒散的衣装也微微敞开,露出大半个锁骨,顾不上整理,只觉得未来一片迷茫。

周围的景致将她环绕在中央,天色也即将变脸,她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

“傀儡一旦有了思想和欲望就变得不一样了么?”伸出双手看了看,嫩白的肌肤在光线下引人遐想,“可是,身份呢?戒律呢?”摇了摇头,嘴边不知何时挂了一抹苦笑,位置坐的越高,越是身不由己。高处不胜寒,从来都不只是说说而已。神界中,有哪几个不是想要看她笑话的?千万年的光芒,换来的只是遭人妒忌与猜想。这样的感觉,让她活到现在。

“我要的,绝不是这样的。”握紧了双手,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如果可以,真的希望自己是一个普通的人,普通的生活,普通的快乐……

“想什么呢?”萧子默伸手从身后环抱住了她。在她的眉间看到了失落。

怔了一下,勾唇笑笑,只是,至少还有你。转过身来只令萧子默浑身发热,她现在的模样恐怕连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引火。

“灵王那边怎么样了。”

“出动了。”萧子默微微皱眉,修长的手指抚了抚赵子戍的眉梢,“我不喜欢你的忧愁,有什么事,都有我在。”

望了眼天边,抬眸直视他,“无论怎么样,答应我要努力活着。”绝不是凭空讲出这句话,她知道,很快他们便会知道她喜欢上他,很快他们便会将她捉回,至于,是什么惩罚,已经不重要了。

“我答应你,不过前提是你和我一起。”莫名的,有些担心,担心她会出事,“跟我来个地方。”伸手拉着她,手心温暖的触感袭来,令她贪恋再多一分多一秒。

眼前的景色令赵子戍看的有些呆滞,远远的水天一线,从高山处几只孤鹜翩翩起飞,傲视群雄般的划过长空,山体在云层中若隐若现,就连这周围也尽是数不上名的繁花。花香,绿叶,让她微微放松了起来,扬起一抹微笑,真的很想把这一切都封锁在脑海里,再也不要忘记。

在她的唇间烙下一吻,萧子默邪魅一笑,“这里,是魔界的边界,东方之尽。”

赵子戍一愣,魔界向来是不可能与他人透漏这个秘密,因为这会引来外界的野心,如今却告诉了她。他这是如此的信任她吗?

“不管怎样,我萧子默看上的女人,是没有人能夺走的。”意有所指的霸道如他。

他知道吧,他应该是知道吧,他知道她的,向来是懂她的,可是这一次,竟然心开始沉重起来了,不知为何,总是想让此刻的时间慢点,再慢点……

“皇上,你怎么在这里?”潇姬换了一身粉红色拖地长裙,胸前开了一大片春光,让男人想入非非。

书房内,沧海傲逸自顾自的喝着酒,酒精的麻痹让他眼神开始有些恍惚,模糊间,他看到了一抹粉红,是她吗?

“别喝了。”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杯,气愤的瞪着他,新婚燕尔,本应该是夫妻对喝,他倒好,一个人喝醉了。

“戍儿,戍儿,求你别离开我……”沧海傲逸呓语,将头埋在手臂里。

这句话无疑是火上浇油,原本燃烧的大火现在可以爆炸了,赵子戍,又是赵子戍,“沧海傲逸,你给我讲清楚,你是不是喜欢那个贱女人了?”使劲的摇晃着醉酒的沧海傲逸,似乎是想把他摇醒。

一个巴掌,响彻在这空旷的大殿之内,潇姬怔怔的摔倒在地,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全上来,捂着被打红的脸颊,不解的望向他。

“我警告你不许骂她,不许骂她是贱女人。”虽然是喝醉了酒,却有种别致的威严,让人不敢抗拒。

“沧海傲逸!”哭着吼了一声便起身跑了出去。所有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刚刚册封的贵妃竟然被人打红了脸哭着从自家皇上那里跑了出来。

“哥……”依旧是哭的梨花带雨,潇姬似乎想把所有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

边境王已经提前离开,只剩下潇壤一个人在这里,果真还没离开,自家妹子便跑来哭诉。

心疼的将她拥入怀中,抚摸着她的发丝,永远在她面前生气不起来。

“哥,我好恨,好恨她……”咬了咬下唇,潇姬哭的更凶了,“都是她,都是赵子戍破坏了我的幸福,哥,你帮我杀了她,好不好?”

潇壤一愣,不解的望向她,“为何?”

“她勾引了皇上,夺走了原本属于我的幸福。”哭肿了眼睛,让人有些心疼起来。

“可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潇壤皱起眉头来,前几日对她用的迷魂香完全不起作用,由此可见,她的来头不小,不是妖魔便是神仙,但是……

“我不管她是谁,我只知道,她夺走了我的一切,我要杀了她。哥,你帮帮我,好不好?”依偎在他的怀里,眼泪却依旧像断线的珠子一般掉落。

对于她的要求,潇壤从来没有拒绝过,无论是多么过分,他总是想办法做到,因为在他小的时候,曾经不小心将她推下了悬崖,生死不明,好在出动了最强的搜寻队,才救回了她一命,对于她,是愧疚的,是要用他的命去偿还的……

“我尽量。”宠溺的笑笑,将她更紧的抱在怀中,反正本来就要杀了她的,只不过,多了一个理由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