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你是我的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439字
  • 2016-10-03 20:40:58

“太医,她怎么样?”漆黑的夜,唯数雁阁最为热闹,沧海傲逸两兄弟,萧子默,太医都在,婢女太监更是围了一团。

床上的女子,绝美的躺着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安,静静的犹如黑夜中的精灵在休息一般,仿佛与世无争的样子,只是却昏睡不醒。

摇了摇头,太医皱起了眉头,“回皇上,赵姑娘应该是有过失忆才是,但是微臣检查了她脑中并无血块浮肿之物,气息也尚好,不急不慢,反而有力,一点也不像昏迷之人,倒像是睡着了般……”太医躬着身,抬头看了一眼,“臣无能,辨别不出赵姑娘是什么问题……。”

失忆?萧子默暗自皱眉,怎么会?戍儿是神仙,又怎么会失忆?思索了一番,这才愣了下,莫非是……前身?荣升成神之前的身世。

“下去吧。”沧海傲逸看了一眼安静的人儿,默不作声。

“赵姑娘怎的失忆了?”沧海玉奕不解的看向萧子默,这二人乃是师兄妹,按道来说或许是知道的。

“不曾听她提起过。”如果真的是前身,那就麻烦了,除了那个老头和通帝,恐怕也没人知道了……“我这就带她回去寻找师傅。”说罢,萧子默大手轻抬,温柔的将床上的人儿横抱起,若是老头知道他将他比作师傅,指不定乐疯了都极有可能。

“你要做什么?”沧海傲逸忽的端站起身,望着他此刻的动作心下不禁揪紧了些,孤男寡女,又不是亲兄妹,怎么能胡来?何况赵子戍还昏迷不醒,万一萧子默色胆包天呢?“朕不放心,除非你让朕一同前往。”

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玩笑一般,萧子默微微眯起眼,“戍儿是我未过门的妻子,皇上能有何不放心?”

未过门的妻子?这倒是让沧海傲逸生出些震惊之感,可即便萧子默如此一说,自己心下却是不愿意相信,“我从未听赵姑娘提起过,你若是说谎欺骗我呢?”抓住一根稻草便是不放,“待朕备下车马,连日兼程送你们前去。”

“恐怕来不及了。”萧子默望了眼怀中的人儿,本是粉嫩的面容竟然有些苍白起来。

飞快的越过沧海傲逸,萧子默一个转身便消失不见,身后,仅是留下一群惊愕的人在打转。

太阳微亮,魔界永远都是这般阴凉,方才打开结界,萧子默便是换作一席黑色蟒袍,栗色的长发如数的倾泻于身后,仅用着一支细润的玉簪稳稳的固定住。

“王!”守门卫士一眼便认出了来人,毕恭毕敬的半跪了下来。

“起来吧。”没有温度的声线蓦地响起,转眼间那抹身影便是来到了大殿之上,打开机关,眼前显露出了一道暗门。

两道旁的烛光随着来者的脚步渐渐燃起,萧子默将怀中的人儿轻轻放在冰榻之上。

“出来吧。”对着空气说了一声,只听到窸窸窣窣的动静响起,“你欠我的人情,现在可以还了。”

忽的,从空中跳下一个浑身黑衣的白发老人,虽然已经年迈,眼里的精光却十分犀利。他抚了抚花须,似笑非笑的盯着冰榻上的人儿,“你媳妇?”

萧子默双手环胸,美眸一挑,“救她。”没有商量的余地,只因为他是王。

倒是颇为精致的人儿,老头负手而立,“神界的?”她身上的灵力丝毫不会因为沉睡而涣散,反而的越发凝聚起来。

“恩。”萧子默淡淡的回答,眼神至始至终只是望向她,苍白的令人心疼。

“赵子戍?”又是一个发问。

“恩。”萧子默抬眸看着老头,“救还是不救?”好似询问,又若似威胁。

“当然救了。”老头一股脑的端坐在于冰榻一侧,伸手替她把了把脉,“都好,就是心病。”依旧是抚了把胡子,“这赵子戍的前身记忆破碎了?”不确定的询问,萧子默愣了愣。

果真是么?前身记忆碎了……

“有什么方法?”萧子默寻声问道。

“有,不过只给你的媳妇儿准备的。”老头看了一眼萧子默,小子,意思懂吗?给你媳妇准备的灵丹妙药,给她吃了可就没了!!“想好了告诉我。”老人转身便要离开。

“给她吧。”没有犹豫,萧子默微微眯起眼,不知不觉,她的一颦一笑,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在时时刻刻牵绊着他,她的全部他都喜欢,他是他的知己,她更是他的红颜,成千上万年的羁绊,早已深入骨髓,没入心河。若知己红颜都不可相救,活着真没意思了。

老头笑了笑,“自当不后悔?”伸手一挥,一粒药丸落入赵子戍周身,顿时灵光闪现。

而睡梦中的赵子戍吃痛的捂着心脏,额头的汗水也越来越多,随着药力的发挥,老头一个转身使出灵力打在她身上,灌输着打通记忆的真气。

碎片一块一块的浮现在三个人的眼前,赵子戍记忆里的两个男女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萧子默一怔,他们前世,也有如此错缘吗?相识相知相爱相离,虽是爱的刻骨铭心,却是痛的遍体凌伤……难怪她会一直心痛,难道这段感情对她来说真的这么重要么?萧子默皱起眉头。

不过多时,赵子戍缓缓的睁开双眼,那不可一世的眼眸。她看到了,原先模糊的人脸,原来是她和他。只是为何还要让她记起,错过了就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

收了气,老头抚了抚白胡子,看了眼萧子默,若有所思的一挥手便消失在了这昏暗的密室中。

狭长的空间,只剩下他二人。

“你还在……”赵子戍低着头,不敢看他,不知为何,此刻有种罪恶感,让她却步,冰榻冷冷的触感一遍一遍的席满了她的心。她记得,昏迷的时候,是他的怀抱紧紧的给了她温暖。

萧子默没有搭话,他只是默默的看着她,现在的他,心里也在痛……不是痴心错付,更不是痛心疾首,只是感叹为何不能早些认识到她……

微微抬起头来,映入萧子默的眼帘,她的身影在他的眸子里倒映出来。在他的眼里,看到了自己。

有些苦涩的抿了抿唇,“对不起……。”

“何故道歉?”萧子默幽幽的声音让她只觉得身形一怔。

这怎么说呢?说自己不知道?说自己骗了感情?

将她拥入怀中,依旧是怜爱的抚了抚发丝,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没有对不起,就算你的前身与他有过感情又如何?今世的你,是神,是我的女人。”萧子默霸道的将她禁锢在怀里,不容得反抗。

今世的你,是神,是我的女人……有些欣慰又有些害怕,上面的人是不会允许的……可是怎么办……好像已经沦陷在了他的温柔之中无法自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