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新婚前奏 下篇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115字
  • 2015-08-07 15:47:06

万物结?六界人称万物解,传说解开这结中结,凡事将迎刃而解。

好看的小脸此刻蹙着眉头,虽然万物结是好东西,可迄今为止也并没见什么人可以闯过去,敢试者,已经死在了结中。相传结中妖魔肆虐,鬼林遍布,尸花毒草,历来祸害天下的妖物都全数被此结收纳,不过结中有一仙,却是能够度化过结之人。世人虽觊觎万物结的通灵,却也只是望而却步,有心无胆。

但,神仙进去了又会怎样?赵子戍万分纠结,但是潜意识里总觉得这个和尚一定知道些什么。

“万物结?”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萧子默若有所思的用手托着下巴。

“你怎么……”在这?赵子戍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一时间又有些不知所措。

“我的戍儿都可以跑出来,当我是瞎的吗?”一抹玩味在眼底闪过,“戍儿是要进此结吗?”

“我不确定。”赵子戍虽说是神界大将,但是这万物结并不在自己的任务之中,进去的话万一……

“万物结,万物解,戍儿可是遇到了什么难题?”萧子默眼里的精光像是要把她看个透彻,方才她脸色不对自己又不是没看到。

“只是有些许烦恼罢了。”说罢,将地上正在发光的金色珠子收入袖中。青丝几许,烦恼便有几分。

“戍儿……”萧子默淡淡的看着她,墨色的眼眸看不出任何的波澜,这个男人,注定是分外的妖孽,分外的强大,而她,不可以拖累他。只见一个大手将她拥入怀中,大手抚摸着她的长发,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只想再多一分多一秒,不看到你脸上的忧愁……

赵子戍任由他抱着,时间安静的连呼吸都听得清楚。任凭微风拂过,也只当这一刻是她自己的,就让自己任性这一次。

已然是傍晚时分,朝堂上的大臣如数离去,就连潇壤一干人都酒力不胜纷纷歇息去了。

雁阁永远都是这么冷清,与其说是冷清倒不如说是被遗忘,大片的竹子倒映着迟暮的余辉,叶片沙沙作响却也摇晃的零零碎碎,偶尔的,一片残叶从枝头下落,清秋时节,也该枯萎而去了……

“戍儿,想什么呢?”萧子默望着她的背影,目光一直不曾移开。

“一个秋天了。”赵子戍目光有些暗淡,下界这么久了,上面也不曾派人下来……甚至一句慰问……无奈的笑了笑,那么又在概叹什么呢?历来不都是如此吗?像一个傀儡一样的活着,无生无死,看不到尽头的黑暗才是最可怕的。

“戍儿可是想家了?”有些好笑的勾唇,萧子默上前凑近了问,“乖,不要乱想,我先去洗个澡了。”萧子默故意把洗澡二字咬重,果不其然看到她脸上淡淡的红晕。

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萧子默更加靠近了几分,“还是娘子要和为夫一起洗鸳鸯浴?”趁她没出手前,萧子默一挥手早已不见。

不由得,竟然觉得有些好笑,赵子戍抚了抚额头,从袖中拿出那颗发着黄色光芒的万物珠……树影婆沙,真叫人模糊了视线。

“赵子戍……”外头传来的一个男子的声音,不禁让赵子戍赶紧收起了万物珠。怔怔看着门外进来的人,只见一身金黄色龙袍,跌跌撞撞的扶在了门槛上,身边竟然没有跟从一个人。

“沧海傲逸?”赵子戍有些奇怪的打量着他,低着头,不知道在做什么,只是他身上的酒味太过浓厚,不禁有些不悦起来。

抬起头,深邃的眼眸带着些许悲伤之意,沧海傲逸一步一步走过来,在赵子戍仅仅不到半米处停下来,他危险的睥睨着他,下一秒,大手抚摸上她的娇小的脸颊,很滑很嫩,美好的触感让他移不开手。

被他的举动惊吓到,赵子戍猛地推开他,保持警惕的防备心理,冷冷的扫了一眼,“皇上大婚不陪着潇姬,来雁阁有事吗?”

永远是这副冷冰冰的样子,让他看了生厌,明明可以对萧子默笑,为什么对自己就是这个态度?借着酒力沧海傲逸竟然有些生气,“你对我,非得这样吗?”不知道是痛心还是为何,沧海傲逸此刻就像是一个被人欺负的孩童般,眼里流露出的几许悲凉让人看了心疼。

没有搭话,赵子戍皱起眉头,这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失落,一个君王,一个统治者不该有的失魂落魄。

“就连我大婚,你都不肯多坐一些时刻……”他的语气俨然像是质问一般,俊逸的脸上写满了悲伤,“你走的可真快。”忽而又勾唇邪魅一笑。

赵子戍完全看不懂他这是在唱哪出,转身便想回到房间,下一秒,手腕被狠狠的一拉,跌进了一个怀抱之中,沧海傲逸坏笑着。

“你……放开。”赵子戍本能的挣脱他的怀抱。

温润的吻轻柔的落下,瞪大了眼看着沧海傲逸放大的脸,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心里的那个地方,竟然再次撕裂开来,痛的不能呼吸,为什么?会这样?

猛地一推开,赵子戍的额头上滴落两滴冷汗来,吃痛的捂着心脏,不解的望向那抹金黄。

“赵子戍,朕喜欢你,朕非常非常喜欢你。”沧海傲逸吼了两声便摇摇欲坠的跌坐在身旁的石凳子上,有些自嘲的笑笑,竟然承认了?自我承认喜欢上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沧海傲逸,你到底是有多缺呢?在大婚的当天,承认自己心里有了其他的女人......

瞳孔放大,这两句话无疑是让赵子戍愣在原地,他说……喜欢自己?

那些沉睡碎片的记忆一波一波的涌现出来——

“你爱我吗?”

“我很爱你。”

“那为什么?”

“对不起。”他要成婚了,他是新郎,新娘却不是她,她注定只是个过客,再也与他无关了,泪水打湿眼眸,转身离去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他没有挽留,剩下自己与这冰冷的世界。最后的一句话,只剩下对不起......

模糊了视线,赵子戍紧紧的咬住下唇,汗水滴落在地上,迅速的被土地吸纳,再一次的,只见天际划过一道亮光,整个人便倒了下去……闭上眼睛的那刻,看到了萧子默还有沧海傲逸紧张的神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