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新婚前奏 中篇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607字
  • 2016-10-02 16:52:33

混合着泥土的气息,远处山头掀开风起云涌的势头,倒是有点像大战前的祥和。

“你的事处理的怎么样?”赵子戍并肩与萧子默站着,耳际落下的几丝秀发也盖住了她娇小的侧脸,让人看不清她的模样。

“他们派人攻了不在结界内的几座城池。”萧子默顿了顿,睥睨了远处一眼,“这种赤裸裸的挑衅,实在是弱智的选择。”本来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不过灵王既然点火烧身,那就怪不得把魔界一起牵扯进去了。

“看来他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赵子戍微微眯起眼来,前方正走过来一个雪白的身影。

“赵姑娘,萧公子。”来人作揖,抬起头花白的胡须让人只觉得复古了几分。

原来是方才做嫁衣的裁缝。

“赵姑娘不知师出何处?真是令老朽佩服的紧,”老人抚了抚下巴的白须,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赵子戍,“小人唯有这一技独以立足,只是这免不了年老色衰,唉……。”

“莫不是想让我们给你打工?”萧子默美眸一挑,好看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冰冷。

“老朽不敢。”老人低低的垂下头,眼底的狡黠一闪而过。

“只怕是,你故意的吧?”赵子戍周身的气温下降了好几个度,下一秒凝聚灵力朝向老人打去,忆魂剑在手中幻化而出,远远看来电光火石相互摩擦好不热闹。

“有趣。”雪白的身影朝后一跌,错开将近十米,嘴角的笑容依旧灿烂。

忆魂剑所出的戾气俨然如数打在对方身上,但是却丝毫不见受损。几个回合下来三个人输赢难舍难分。

一个挥手,雪白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当中,“本王喜欢你们两个,改天再来。”

留下这句话久久回荡在二人的耳边。

萧子默脸色有些难看,自认为是大帅哥,可是到了吸引男人的地步却也太夸张了些。“灵王莫非有龙阳之好?”

赵子戍一个眼神递过去,意思自求多福。不过,想了想今日他的这一番试探,难保什么时候不会再来。大殿之上不拆穿他是因为皇帝在,但是方才的比试明显占领上方的是他,如若没有萧子默的帮助,恐怕一人之力远远是不够的。

这灵王到底是修炼到什么地步了……有些担心的看向他消失的方位,不禁皱起了眉。

“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萧子默像是看懂了她的忧虑般,抬起手抚了抚赵子戍微微皱着的眉梢。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不禁让赵子戍的脸颊有些发烫起来,他的五官放大来看竟然也挑剔不出瑕疵来。

“呦,这不是赵姑娘和萧公子吗?”潇姬刻意从另一条路绕过来,看到赵子戍在这里,怎么的也得羞辱一番才过瘾不是吗。

“大胆,见了娘娘竟敢不行礼?”又是那个臭丫头,方才在朝堂之上居然敢瞪我?知不知道我是娘娘的人?未来的皇后最贴近的人!

“宁儿,不得无礼,这赵姑娘连皇上都不曾放在眼里,又怎么会把我供起来呢?”明明的一副媚笑的样子,却让人看了生厌。她打量着赵子戍,忽而又把目光转向萧子默。

伸手抓了几丝萧子默的秀发,将发梢挑弄着他妖孽的脸,“萧公子,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呢?”

萧子默勾唇一笑,让潇姬不由得愣了下,“如此,我还要多谢娘娘的收留之恩,不过,在下奉命恩师协助师妹,恐怕是消受不了娘娘的厚爱了。”

潇姬笑了笑,樱唇白齿,她自当萧子默承受不了她的美艳,不由得轻笑出声,“本宫明日便是贵妃了,不久,便是这国中的皇后,任何居心不轨的人,都要处之而后快。”若有所指,赵子戍,本宫说的便是你。

“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不知为何,看到潇姬碰到萧子默的那一刻,心里竟然有些恼火,也许是因为不喜这个人的原因吧。

“真是目中无人。”潇宁依旧恶狠狠的朝那个背影瞪了一眼。

夜,黑的有些可怕,伸手不见五指,全都朦胧在这漆黑之中。本与自己无关的,叹了口气,赵子戍终究是睡了过去。

天才蒙蒙亮的时候,东苑吹吹打打的奏乐已经传到了整个皇宫。所有的宫女奴才全部换作大红色的喜衣,张灯结彩到处挂满了红灯笼。

捂着额头,这才想起来今日便是沧海傲逸成婚的日子。嘴角不知不觉荡漾起一抹苦笑,人间的好处莫过于自由,可以与心爱之人结合,可是自己呢?空心的像个傀儡……

朝堂之上,坐满了两国的宾客,潇壤父子挨着大殿阶梯下坐着,而赵子戍便在对面。

潇壤有礼貌的点了点头,赵子戍如是。

空气中好闻的冰莲花味混合着酒精的气味散开来。掀开了酒壶,闻了闻,冰莲花埋藏于地下十年,开封便马上用酒精浸泡,三日后用大火挥发再投入陈酿之中,所酿制的酒味香醇,花味十足。

看来这沧海傲逸也是大下血本。

门外忽的敲起了鼓,节奏般的像是迎接什么人似的。不多时喜娘搀扶着潇姬款款进入众宾客的视线。

她身上若着的大红袍乃是赵子戍挑选的款式,在她的身上倒也穿出了不一样的味道,面露娇羞,晗首低眉,玩转尔雅,好一副动人面容。

萧子默则是十分有趣的打量着那一抹红色。

沧海傲逸缓缓走下阶梯,伸手从喜娘手中接过她的身体。

不知为何,赵子戍手中的酒杯停在空中不动,双眼明明是看着那一对新人,却无神。心里的某个地方开始裂开了……

“子戍姑娘。”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沧海玉奕摇着一把折扇勾唇笑了笑。

“是你?”打断了思路,赵子戍皱了皱眉。似乎是想用力把那股压制的记忆更好的封印起来。

“子戍貌似看起来脸色不太好?莫不是皇兄大喜之日赵姑娘高兴的一夜睡不好吧?”

“他不见得有本事让我记挂。”放下酒杯,趁着四下无人便偷偷退了出去。

“最有本事的人,不是以武会天下,而是在你最有能耐之时,知己红颜信手捏来。”幽幽的声音,从宫门口传来,但是看了一眼门口侍卫,似乎别人都听不到。

下意识追了上前,只见一个和尚模样的人正飞快的行进。金色长袍裹身,看不见他的面容却感受的到他身上的灵气。

一个翻身,赵子戍拦截住他前进的道路,“说吧,什么意思?”

和尚双手合十,手心的一串佛珠正淡出隐隐的红光,“阿弥陀佛,施主,你悟到的是何意思,贫僧就是那个意思。”

“你的意思对我来说当然不可能不是吗?”既然和尚说出那话,想必开头也不小,赵子戍想借机试探一番。

“阿弥陀佛,施主,何必为难贫僧?”和尚闭上眼睛,开始撵起佛珠。

“和尚,你究竟是什么人?”不多说废话,她最讨厌就是天机不可泄露之类的话,要知道,她自己就是最大的天机。

“阿弥陀佛,施主,有缘一会再见。”和尚忽的从地上腾空而起,隐在天际不见了。

什么来历,好厉害……居然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消失。

“姑娘若执意会意,大可试试贫僧的万物结。”和尚从天空打下一阵金光,让赵子戍顿时睁不开眼,条件反射般的用手遮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