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新婚前奏 上篇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387字
  • 2015-08-03 14:31:04

潇氏父子安排的住处正好与赵子戍的雁阁是相反的两个方向,走了许久,方才到了一座别苑前。

“奴婢前去通报一下,赵姑娘稍等。”

“恩。”四周打量了一下这环境,果然是别致,不用说院前正中央的那一株红梅,就连这四周围墙上也爬满了五星花。倒是有几分冲动想知道这是谁打理的。

门内推门而出,“赵姑娘,请。”

踏入门中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面而来,由内而外的放松了一些,“潇壤世子!”作了揖,定眼看着正坐上堂的潇壤,勾着唇饮了一口手中的茶水。

“赵姑娘随意。”他示意了旁边的椅子。

“不知世子请我前来,是……?”开门见山,虽然这里是有些清幽,但是总感觉不是久留之地。

潇壤笑了笑,放下茶具,“赵姑娘,潇壤敢问姑娘师出何处?”

有些暗淡了眼眸,“世子严重了,我师自太白祖师门下,恩师重负,辅助国君。”

“那,赵姑娘可有兴趣,辅助本世子?”潇壤本就俊朗,噙着笑容的他看起来倒是增加了一些魅惑。他也不急不忙,眼睛一直盯着她看,生怕错漏了什么。

听到这话,本能的身体微微一怔,抢人都抢到这个份上了?不过看这潇壤似乎不简单,他身上的气息分明比普通人来的更加有灵性,难道是上面的派人下来?抑或是某个天神的什么人?

“赵姑娘?”

“世子真是抬举我了,但恐怕我要辜负世子的厚爱,家师嘱咐,不敢不听,还望世子见谅。”

潇壤也不恼怒,依旧一副风轻云淡,“如此,那就不为难赵姑娘了。”

轻描淡写了几句,赵子戍便抽身离开,原先院落里的那红梅此刻看起来格外的刺眼。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潇壤倚在门口,嘴角上扬,赵子戍,你不是我的人,那就是敌人,而且你太危险,我也只能把你毁掉。

“你太放松警惕了。”身后冷不丁冒出声音,认出了来人,萧子默。

微微皱眉,转身看着他脸上那有些严肃的表情。

“潇壤房内的幽香乃是迷魂香,若你不是神仙,恐怕今天就栽在他手里头。”萧子默真的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自从他回来就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微微垂下眼眸,是自己没防备……

“赵姑娘,可找到您了,皇上在找您呢。”跟在皇帝身旁的那位公公一路小跑过来,见到她就像看到了希望一般。“萧公子也在!”

“我知道了,带路吧。”脑海中回想着萧子默的话,不由得皱深了眉。

这条路在无形之中就走了好几遍,赵子戍有些烦躁的看了一眼带路的公公,有什么话不能一次说清楚呢?

大殿之上,沧海傲逸高坐在上,潇姬一脸娇弱的依靠在他的左边,两个人的对眸无疑是春光潋滟。火红色的拖地长裙微微敞开了些,隐隐约约的嫩白若有若无的挑逗着沧海傲逸的视觉神经。

轻轻的粉黛,让她的小脸微显媚样。唇红齿白,也许是每个男人心目中的女子典范。

“皇上。”两人齐身作揖。

这才稍稍松开了放在潇姬身上的咸猪手,沧海傲逸勾唇,双手合十双击了下,殿外齐刷刷的涌进十几个人来。

只见他们手上各自都架着一套顶级美艳的红裙,赵子戍若有所思,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新娘礼服。

“这十几个人都声称自己的服装乃是城中第一,朕也是难舍难分。”沧海傲逸悠悠的声音浇灌着这朝堂上的每一个人的耳膜,“请赵姑娘前来,是想让你帮朕看看,谁家的好。”余光一瞥,笑得更加邪魅起来。

潇姬也面无表情的看着堂下二人,若不是碍于皇帝颜面,她才不需要赵子戍帮忙挑选服装。

难舍难分?在赵子戍听来简直是有些哭笑不得,全买了不就不舍了?转身一一看向那些衣服,全部采用最好的天蚕丝加工设计裁缝制成,顺滑的仅仅能用肉眼直接看到分明的丝线纹路,腰带上系上的一条流苏让衣服看上去更加尊贵。

几乎是一层不变的设计,沧海傲逸让她选择的用意何为?一定没有这么简单。赵子戍伸手对着第一件衣服抚了上去,开始移动,一件两件三件,越来越多的衣服都在手指间触摸而过,而赵子戍却没有停留的意思。

到了众人都以为赵子戍会摸一遍过去的时候,她却在第十件的前面停下,这件衣服仿佛异样的温暖?

定眼看了这衣服的制作,这制作竟然如此细微?唯一不同的便是这丝更细腻,更浓密,笑了笑,让面前的人微微一怔,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女子……就像仙子一般。

“就这件吧。”

“为何?”沧海傲逸眼中一抹精光一闪而过,饶有兴趣的打量她拿在手中的服装。

“款式蛮好的。”赵子戍双手摊开,将衣服完好的款式展示在众人的面前。

“然后?”沧海傲逸方才还有些欣赏,听到她说款式好看,不免得又有些失望。

“这件衣服最大的不同,就是所采用的蚕丝乃是极其幼小的蚕虫,所吐出的丝线必然比成年老弱的蚕虫来的更加温暖贴身,自然品质更加的不同。”

听到她这话,衣服的主人一脸赞赏的眼光上下打量着赵子戍,“姑娘真是好眼力,老朽佩服。”

“不敢当。”对上了身后的老人,一身白衣,倒有些出尘。

“这衣服既然姑娘有缘识得,那老朽就将它赠予姑娘吧。”老人说的风轻云淡,但是堂上的潇姬却不乐意了起来,原本就是给她选的衣服,怎么还送给赵子戍了?不由得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老伯您误会了,这衣服乃是给未来的贵妃选的。”赵子戍将衣服横放回他的手上。

“那就可惜了,老朽还以为姑娘和这衣服有缘。”惋惜的抚摸着花白的胡须。

“皇上,我就要这件。”潇姬风情万种的倚在沧海傲逸的怀里,赵子戍的就要抢过来。

“皇上。”赵子戍老早就看到潇姬眼里的不舒服,当然如果她傻的要和自己硬碰硬那只能是输的下场。

“恩?”

“下次要是还有这种无聊的事情,请皇上不要叫我等前来,我并没有那么多的空闲陪你耗着。”赵子戍面无表情的说着,倒是让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惊,除了萧子默依旧酷酷的双手环胸看戏,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交头接耳。

“赵子戍,你还登鼻子上脸了?”潇姬身上的丫鬟凶狠的呵斥着。

抬眸扫了她一眼,小丫头惊愕了一下,这个女人的眼神......好恐怖。“没什么事我先离开了。”看了一眼萧子默,便转身离开大殿。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丫头,又有什么能耐与之交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