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他回来了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1837字
  • 2015-07-29 11:00:00

“你怎么知道朕还不想立后?”沧海傲逸周身有些发冷,不容置疑的语气在头顶响起。

抬头瞥了一眼,他眼里的疑惑分明是想把她看透,可惜怎么可能呢?赵子戍整了整衣裳,“皇上的表情出卖了你,告诉我分明不想立后。”不然也不会去红楼了不是吗?想起刘潇潇那茬就有些恶寒,当初他那么旁若无人……

“哦?朕的表情?”沧海傲逸此刻一定非常想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上真的有写了什么字?

“没事我先走了。”淡淡的语气,不带着一丝情感,赵子戍就像冰山里的白莲花一般,美艳却冰冷。

与他擦身而过,沧海傲逸瞅准机会一把将她的手捉住。

转头不解的望着他的眼睛,“这是做什么?”除了萧子默,这是第一次被其他的男人碰到,脸颊不免得有些微微发烫。

带着一丝玩味,沧海傲逸犀利的捕捉到了她微妙的变化,这个小女人真是经不起挑弄。“赵子戍,你觉得朕,帅吗?”语气七分玩笑三分认真。

“……”近来他问的问题真是越来越难以捉摸,但是这与她又有什么关系?“皇上若是闲的无聊可以去找潇姬培养感情。”说罢迅速的将手腕反转一抽,“想必她很乐意替我回答这个问题。”

依旧是淡淡的表情,不苟言笑,握紧了残留在手心的余温,沧海傲逸严肃的目送着她的背影,“全天下人都为搏朕一笑,为什么偏偏你连一个笑容都不肯施舍与我?”赵子戍越是这样,就越激起他想得到的欲望。有挑战性的女人才好玩。

绕过长廊,大红的显眼柱子依旧威武雄壮的站立在那里,微微转头,回廊之间那些摆放着的花花草草在阳光下也蕴藏生机。

看到自己的住所,不由得松了口气,不知怎么的,竟然有些累了。推开门便看到了桌上的那盆将离,轻轻的挥一挥衣袖,旁边的茶壶便自动为它浇灌了起来。

坐在床沿,思绪渐渐开始模糊了起来,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身影,越走越近。

温柔的抚摸着她垂下的发丝,好像消瘦了一些……将她横放在床上,盖上被子,轻轻的拥着入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已经好些时日没有闻过了。

像是得到了一件珍宝般,赵子戍在睡梦中搂紧了他的手臂,柳眉微微的皱在一起,久久不肯松开。

暗黑的蟒袍在隐隐的微光下渐渐变为青丝衣裳,伸出手指轻柔的将她的双眉舒展开来。勾唇,妖孽一般的面容此刻也闭了闭双眸,修长的睫毛在空气中扇动了几下便安静下去。

这一觉似乎特别的安稳,迷糊之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迟暮之时,日落西山,余辉洒了半个天空,只是这房内的光线有些暗了。窗外正对着那片竹子,摇曳的有些动静出来。

抚了抚额头,缓缓的坐起,只觉得身上有东西压着,转头看了一眼蜡烛,整个房间便通明亮了起来。

这才看清了原来是只手,揉了揉双眼,动作顿了顿,脑袋嗡的炸开——身旁的男人近乎完美的面容安详的闭着双眼,均匀的呼吸也在安静的房间里听得清楚,只是为什么他会在这?

认真的看着他,才发现他的睫毛原来好长,长的一张人神共愤的脸压力应该很大吧?懊恼的摇了摇头,这个时候还在想什么呢。

既然这样——赵子戍用力的在他的腰间狠狠的掐了一把,萧子默闷哼了一下,转了个头,也坐了起身。

挑眉,赵子戍双手环胸,“怎么会在这?”

萧子默深邃的眸子有些怒火,谁让人掐了一把不生气的?看着她一脸活该的表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觉得呢?我们都是夫妻了,还避讳什么?”

语不惊人死不休,赵子戍恶狠狠的盯着他那张造孽的脸,如果可以,真想灼几个窟窿。本以为早就忘记了,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倒换作萧子默嬉皮笑脸,“怎么?不如随我回去成婚?”

“去你的。”随手捉着一只枕头就扔了出去,被他挡了下来。心里暗暗汹涌的心跳是怎么回事?自认为是神仙不会动情,赵子戍也就放松了些。

这些时日城中发生的事情,略有耳闻,“灵王那边估计很快就有动静了。”萧子默换作一副正经的模样,“我走的这几日,他们那边派人围攻魔界的散落部落。”那些部落并不在结界之内。

抬眸,她的所有神态都落入他的双眸,“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不解的皱眉,灵王虽然卑鄙无耻,但是听说也不会乱无章法,做事无根无据断然不会出手,这次倘若同时得罪魔界和人界,对他又能有什么利益所在?

邪魅的笑了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萧子默并不烦恼,因为灵王若当真与自己为敌,那么杀了便是,他还真不把他放在眼里过。

“扣扣扣”门外有人敲门。

赵子戍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萧子默的嘴,示意他不要出声。

“谁?”

“赵姑娘,潇壤世子有请。”门外的人死命往里面看了看,都没有发现什么。

“知道了。”

“那奴婢就先告退了。”小丫头不死心的踮起脚扫了一眼,连个影子都没有发现,便离开了。

急忙伸回手,赵子戍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别处。

萧子默倒是若有所思的笑了笑。方才她手心的温度是那么的刚好,不冰不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