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打一场吧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075字
  • 2016-10-02 08:40:35

回到皇宫的路上,只觉得心里都堵得慌。赵子戍一路都没有和萧子默说话,只是他偶尔故意的触碰都让赵子戍有些恼火。

“萧子默,单挑?”赵子戍挑眉,虽然坐在马上,但是依然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丝毫不在气场上输给萧子默。

“恩?”仿佛听错了一般,萧子默再次询问。现在的行程已经快到了宫门口,所有的将士都两排并着排开。

双手撑开,轻轻的一蹬马背飞开离地数尺,等待这一刻想必很久了吧?记得上一次交手,已经是几百年前了。双唇淡笑,俯视着眼眸底下的一切。

“哇——”在场的人无不惊讶,人群中开始发出一些议论。

沧海傲逸也停下马步,眯着眼看她,不懂的在做什么,只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很阴冷的气息。

潇姬本在轿子里,也按耐不住人群里的唏嘘,掀开一看,原来是她。

邪魅一笑,同样飞身而起,众人只见两道光影,一黑一白相互碰撞,然后散开到别处去了。

“今天可以好好放松了。”伸手,忆魂剑便在手心显现了出来,剑身散发着寒气,不禁让人为之一颤。“你也在等这一天是么?”好像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和剑在说话。

“我的戍儿,输了可别哭鼻子。”萧子默也换作一身黑蟒玉衣,栗色的长发随风飘逸着,性感的嘴唇让人想一亲芳泽。

定了定神,飞快的冲了过去,赵子戍狠狠的往他的身上刺去,萧子默也不让分文,敏捷的躲闪。

两个人根本是不相上下,打了一个时辰也未分高下。只觉得周围的树木落叶缤纷窸窸窣窣。

赵子戍将剑身扣向萧子默,抵挡着的力量将两个人定格在一起,过近的距离连睫毛都看得分外清楚,下一秒,萧子默凑近了脸,就要对上赵子戍的脸颊。

有些心乱的弹开他的防护,赵子戍气急败坏的瞪了一眼,“无耻。”居然……

“兵不厌诈啊,戍儿,毕竟,我赢了不是吗?”将玉簪轻轻的放下,变回凡人模样。

的确,是赵子戍先弹开的,他们历来是以此作为输赢的评判标准的。

“你耍赖的,不算数。”一挥手,稳稳的站在方才的地面上,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她,包括他。

“赵姑娘,是否给朕一个解释?”沧海傲逸冷冷的扫了一眼,转身走进皇宫。

“你们二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不见了?去何处?做什么?”沧海傲逸高坐一处,看着萧子默和赵子戍在一起就有些来气,或许是因为萧子默太过耀眼的原因吧。

总不可能说去打架吧?赵子戍还是有所顾忌的,“我们发觉东边有些动静,于是过去查看。”回头看了一眼萧子默,就按我的说。

“哦?”沧海傲逸看出她的小动作,“那赵姑娘可否查看出什么端倪来了?”

“未曾。”

既然如此,沧海傲逸也不多追问,“朕给你们安排了一处住所,方便二位休息,稍后自有人带路。”

“皇上。”赵子戍作了下揖,“当务之急,乃是让城中百姓安稳,即不战乱,免课税,我觉得,皇上尽快与边境王联姻为好,至少,敌内绰绰有余。”这两天往返城乡,路上见的凄惨事不在少数,官家鱼肉油香,百姓却穷苦不堪。她不想再看到灵王那边还没出手,自己就先把自己给弄死了。起码,生命也是高贵的。

“哦?”沧海傲逸饶有兴趣的听她将联姻放在首位,这娶不娶自己还没给个话,她倒是挺上心的。“朕知道了,先退下吧。”

有些奇怪的扫了一眼,沧海傲逸竟然不听?退出朝堂之时,只觉得没有面子。

“戍儿,他似乎不听你的。”萧子默双手环胸,抛了个媚眼,性感的薄唇轻泯着,惹得一群路过的宫女尖叫连连。

瞪了一眼,只觉得沧海傲逸有些反常,请她帮忙的也是他,不听劝告的也是他,若不是为了这天下百姓,她赵子戍才没有功夫陪他耗着,这亲是不成也得成。

“对了,魔界这两天有点事,我需要回去一趟,这里的事情,你自己搞定了。”萧子默摆着一副正经八百的模样,好像真的出了什么事一般。

“我从来没要求你留下来过。”赵子戍淡淡的开口,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他自己死缠烂打跟上来的。

“太无情了,太伤我心了。”萧子默一下子垮了脸,“再怎么说,你也要对我负责啊,你怎么能对我这么敷衍?”

不提这茬赵子戍还不生气,一下子脸就有些红了起来,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走过一条条长廊,一个转角,一片绿出生机来的翠竹十分惹眼,参差不齐的生长在栅栏里,鹅卵石铺满的小路倒也一派清幽。

“雁阁。”轻轻的读着高挂的匾额,这是一座独立的院落,房门前的四根红柱子尤其显眼,周围摆放着各式的花草,推门而入,那分明是一个女子的房间,长长的落地珠帘后加了道粉色的拖地长帘,中央的紫檀茶桌也整齐的摆放着。

“萧公子的房间在这旁边。”公公有礼貌的介绍着,“这雁阁就是皇上赐给二位居住的。若是没什么事,奴才就先退下了。”

“皇帝的好意我领了。”萧子默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赵子戍。

“什么好意?”不理解他这话的意思。

“安排我住在你的隔壁。”

“你别想多了,”赵子戍硬生生的打断他的话,“你不是要走了吗?慢走不送。”

“这么快就下逐客令啊,我的戍儿,让我再多看看你。”倚在门口,酷酷的甩了一眼。

赵子戍不吃这套,关上门就休息去了。

面对着门,萧子默一本正经的望向天空,是时候回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