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你要负责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1669字
  • 2021-02-23 16:24:13

笨女人,不会喝酒还逞强。萧子默健硕的身材遮挡了赵子戍眼前所有的光线。

有些醉意的转了转头,找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昏睡。娇小的面容好看的暴露在萧子默的眼皮子底下,小手不安分的东摸西摸。

“该死的……”萧子默咽了咽口水,正常的男人怎么忍受的了她这一番折腾,若不是方才她将忆魂剑出鞘,他发誓绝对不会去管她,更不会在这里让她吃尽自己的豆腐,还是在完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

帘子自动掀起,萧子默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伸手拉过那层薄薄的真丝被想要为她盖上。“我欠你的吗?”堂堂一个魔君,也有轮到他伺候人的时候?

下一秒,一双小手冷不防的勾住他的脖子。睡梦中的赵子戍只以为是被子的一角,并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低吼,十分努力的克制自己的冲动,闭上了眼眸,再等睁开之时,深邃的眼神划过一丝暧昧的暖流。

“这是你自找的,赵子戍。”勾唇,邪魅的不可方物,低头轻轻的吻去,柔和在这片夜色里。

当清晨的曙光开始照亮的时候,林中的鸟儿早早的就爬上枝头嗨叫。

捂着稍微有些头疼的额头,赵子戍深呼了一口气,该死的……

迷迷糊糊的扫了一眼,只见身边还躺着个人。一瞬间清醒了许多,掀开他身上的被子,满脸黑线,“萧子默!”声音带着些愤怒。

“恩?”还未睡醒,稍微有些低沉性感的嗓音好听的在耳边响起,萧子默不紧不慢的坐了起来,一副鄙夷的表情不爽的挂在脸上。

“你那是什么态度?”赵子戍不爽的看着他,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情,搞得她欠了他钱似的。

“昨晚不知道是谁一直缠着我的?”更加鄙视的眼神直直的射过来。

这下轮到赵子戍瞪大了眼,微微张开的嘴型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语塞语塞,反正自己醉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个时候,耍赖就是最好的办法。

其实本来就没有发生什么,不过就是吻了一下。顺水推舟,萧子默站了起来,双手环胸,“可是我知道啊,你对我做了什么。”这句话无疑让赵子戍更加心虚起来,眼神有些躲闪。

萧子默正经八百的模样也深深地刺激着她脑海里最深处的那条神经,“真的?”不敢肯定的反问,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萧子默极其认真的一面,而是他脸上分明写着要你负责。

“笑话。”萧子默大手摊开,“我是堂堂魔君啊,我骗你不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看到她失策慌乱的样子。

一个灵光迸出,萧子默灵活的躲开,“我的戍儿,你谋杀亲夫啊?”狂傲不羁的笑容十分刺眼。瞥到她眼里杀人的警告,“好了好了,心照不宣就是了。”

“我可没承认我做过什么。”话虽如此,但心跳倒不争气的加快。掀开帐篷,一个飞身,稳稳的落在一棵树顶上。放眼望去,密不透风的林子绿意丛生,被她这么一惊动的鸟儿也成双成对的飞开。

云头散开的白雾正在慢慢的爬升,远处那一抹湖蓝的河流正映照着朝阳熠熠生辉。

这么美好的一切,若是毁了该有多可惜。伸手抚向有些慌乱的心脏,这是怎么了?

“赵姑娘,皇上有请。”回来之时只见士兵恭敬的点了下头,嘱咐着,“萧公子已经先行过去了。”

“恩……”整了整衣服,洗漱一番,方才跟着士兵前去。

踏进沧海傲逸帐篷里的那一刻才感觉到了有道目光射向自己,竟然是个陌生的女人?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此番狩猎并没有这个女子?

作了揖,赵子戍随着萧子默身边坐了下来。“皇上有什么事吗?”

沧海傲逸喝了口茶淡淡的看了一眼赵子戍,“这位是朕预备带进宫的女子,让你们过目一下。”

“潇姬见过各位。”女子温柔的福了身。一身白色的衣裳倒是看上去清纯不少。方才见到赵子戍只是作揖而已,潇姬有些不满的暗暗皱眉。

微微眯了眼,有些奇怪的扫了一眼,这皇帝脑抽了?至少赵子戍是这么认为的。

“皇兄,这个您不必向我们询问的。”沧海玉奕有礼貌的回答,这种事情皇帝做主就好。

“并没有什么不妥。”萧子默率先开口。

潇姬早就脸红的不能再红,眼前的男子帅的一塌糊涂,甚至比皇上还要妖孽几分,只是他不是皇上,不然……

“恩。”赵子戍也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身旁的萧子默无疑是一股大气压,看到他就想起他的那个词‘谋杀亲夫’,不由得脸颊有些发烫。但是,对于沧海傲逸这种琐屑的事情……无意之间瞥了一眼潇姬,想说什么又隐了下去。

“如此,朕就把她带进宫。”依旧是噙着那抹笑容,皇帝高高在上的权势让身边的女人不由得贴近了几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