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围城狩猎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222字
  • 2015-07-15 16:31:59

“皇兄,他们来了。”沧海玉奕恭敬的作了揖,便拉开紫檀木椅坐了下去。

赵子戍不紧不慢的从门外踏进来,发现沧海傲逸一直直勾勾的盯着她看。被盯得有些头皮发麻,别开视线,自顾自的坐下,倒茶喝水,一气呵成。

“皇上你好。”见他一直看着自己家的戍儿,有些不爽的提高了音量,成功转移目光后,才勾唇淡淡一笑,“在下萧子默,我是她的师兄,此次前来,是一同助皇上稳保天下的。”

之前并未见过他,沧海傲逸凤眸微微眯起,这个男人太过妖孽,好看的竟然有些出尘脱俗之感,随而又淡淡道,“为何朕从未听赵姑娘提及过?”修长的手指抬起冰凉的玉杯,晃了晃金黄的液体,绅士般的轻泯了一口。

“我来时有些仓促,自当来不及通知师妹,你说是吧?!”萧子默一脸玩味的看了一眼赵子戍,把问题推给她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转过头,用极其阴暗的眼神看了萧子默一眼,“是呢。”好像在回答萧子默又好像在回答这个问题。

“既然如此,那朕就命你们二人贴身保护朕,为朕出谋划策,如何?”沧海傲逸并不想拐弯抹角,将计就计是他一贯作风,本想赵子戍一个就不好对付了,还来了个师兄……

沉默,还是是沉默,沉默代表认可,两个人并没有要回答他的话。只是默默的喝着桌上由龙井泡的茶,不得不说,这茶虽然有些苦涩之味,饮下喉却也有不一般的甜。

今日是皇帝狩猎之日,吃过早饭沧海傲逸就早早的去了皇宫,金色的铠甲重重的搭在身上密不透风,好在是秋风时节,并没有太重的热气。

“皇上,回皇上,刘潇潇姑娘有事觐见。”太监总管低声的询问,虽然皇上从一开始就一直和那位姑娘在一起,但是他感觉得到,皇上并不喜欢刘潇潇,更甚至,可有可无一般,但碍于毕竟是皇上带进宫的女人,还是过问一声比较好。

英眉微蹙,依旧是在整理自己身上的行装,“太后不是说了自由安排?还来过问朕做什么?”想起这个就来气。

太监头低的更低了,“正是因为如此,刘潇潇姑娘才嚷嚷着要见皇上一面,让皇上您给个交代。”

交代?这女人还真摸着杆子往上爬了,不悦的皱眉,“先打入冷宫,待朕回来再处理。”

“是。”捏了一把汗,可算是目送着皇帝离开。

赵子戍望着那匹马不由得黑线了一脸,一直拉肚子,大军都快出发了,还没解决好,萧子默骑在马身上一脸玩笑的走过来,“掉链子了。”

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太阳光暖暖的打在他身上,渡上了一层不一样的光晕。但是此刻她却没有闲情逸致去管,她的问题是这马该怎么办,若是往常,飞便是代步,那么今日呢?

“赵姑娘,皇宫之内没有备下的马匹了,若是要调用,需要皇上的口谕才可以。”一个类似于管理的人员恭敬的说着,至于他为什么认识她,估计是看了皇榜吧。皇上一大早就命人在宫门口张贴的皇榜,现在是满城谁不知晓他二人。

“何事?”不知何时,一身金黄的沧海傲逸驾马过来。看到那匹马不断的发出臭屁不禁好笑,再看看已经黑了一半的赵子戍,更是笑意丛生。

“属下参见皇上。”

知道了大概什么事,沧海傲逸勾唇看着赵子戍,“上来吧。”

他的意思是让她和他共乘一匹马?管理员不禁瞪大了双眼,一副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家皇帝。

“不劳皇上费心,自家丫头,我能行的。”萧子默不喜欢他看着赵子戍的样子,一把拎起赵子戍放在自己的马背上,一脸正义的笑了笑,“皇上,我们先过去了。”

这无疑是让皇帝难堪,沧海傲逸也不恼,调马转头。

“萧子默,你抽什么疯?”赵子戍回想起被拎起的那一刻就觉得十分没面子,好歹也是可以打个平手的人,就这么掉面子了。

“呦,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戍儿,我这是在帮你啊。”萧子默依旧是勾着十分玩味的笑容,虽然妖孽,却也欠扁,“我是觉得若你上了皇帝的马匹,你定会被揩油,到时候,可别来哭鼻子。”

不屑的嗤之以鼻,赵子戍并没有说什么,望着这皇城的雄伟,竟然也有些感触起来,若是全人类都这样舒适安逸,该有多好?

走过长长的街道,两旁的人被官兵围了起来,渐渐的出了城门,接下来的路程便开始有些颠簸,草绿树壮,倒也怡然自在。

行进了大概两个时辰,选了一块较为平整的土地安营扎寨,应该是要在这里过一晚上。下了马,赵子戍观察了四周,不由得微微皱眉。

“怎么。”萧子默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天空,是来了么?

“按兵不动,他们应该不会硬碰硬,如果这样,吃亏的只会是他们。”握紧了双拳,丝毫不畏惧,只是迫切的渴望活动下筋骨。

“我无所谓啊。”反正打起来,自己不一定会帮她,他会选择看戏。

拉弓,紧绷着的弦跃跃而出,一松手,利箭猛地射出,擦身过赵子戍,直勾勾的冲进远处的草丛里。

并没有想象中的慌乱,沧海傲逸看着隔了十米远的赵子戍,镇定自若,不错。真是小看了她。

暗器?赵子戍不悦的皱眉,对上沧海傲逸的目光才明了,原来如此。

一群人飞快的跑过去,深深的扒开野草,一只驯鹿正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还插着一柄利箭。“恭喜皇上,第一箭就射了一只鹿。”其中一位官员笑逐颜开的回头禀告着。

“恭喜皇兄。”沧海玉奕也开心的祝贺。第一射射中相传是有好的寓意,不由得为皇兄感到高兴。

沧海傲逸勾唇,拿着弓箭走了过来,“戍儿姑娘要试试么?”有些嘲讽的眼神一划而过,却也被赵子戍捕捉在眼里。

轻笑,狠狠的一拉弓,飞快的松手,箭的身影便消失在人们眼中,晃过神来,已经无处可觅长箭身影。

都在将士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清瘦的士兵从远处招手,“在这,赵姑娘射中了一只野狼。”

众人皆惊叹,野狼竟然也有白天出现的,还被这位姑娘给射了去,果然是天人啊……

果然是没有令自己失望啊,沧海傲逸转身骑马,一大队人马跟在身后,剩下的人负责把帐篷搭建好。

方才消瘦的士兵再次转身看那只野狼之时,却已经不见了。纳了闷的,活见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