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我惑你解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1301字
  • 2015-07-11 21:59:37

王府虽没有皇宫的雍容气派,倒也有不一样的宁静与安逸,沿路都是阵阵窸窸窣窣落下的白梨花片,把两旁的泥土里也铺上了厚厚的一层,隐隐约约透出好闻的幽香。

俯视着这一切,放空心底置身于万物之中,思想游离于花草之间,真是令神愉快。赵子戍满意的看着这王府的各处景观,长藤椅子也得到了很好的栖息之所。

“戍儿姑娘?”沧海玉奕抬起手敲了敲门,房内并没有动静,却是灯火通明,推开门,却是静无一人,“人呢?”

“找我呢?”好听的声音在二人头顶响起。不约而同的往上看去,这才想到,原来是爬上了屋顶。

沧海傲逸走出长长的一段距离才得与赵子戍相视。只见她端坐在一把古藤椅子上,双脚落在瓦片之上,一身粉红色的长裙将她勾勒得十分精巧。

“你在上面做什么?”沧海玉奕大吼,很危险的。

只见是沧海傲逸轻身一跃,便直直的站在屋檐之上,不过,还是踉跄了一下,定了定神,这才睁开眼与之对视。这睁开眼便被吓了一跳,椅子是悬、空、的,所以她可以将脚放松的放在瓦片之上,明眸在月光下透着精灵般的目光,稍微整理的发束将她的脸型较好的呈现出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沧海傲逸还是忍不住问了。

“我是江湖骗子。”赵子戍认真的笑着,此刻的她,犹如下凡到人间的仙子,飘飘然的让屋檐下的沧海玉奕看呆了。

这不是方才与玉奕的谈话吗?不禁深皱了眉头,“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什么目的?”

“我说了啊,我是来帮你巩固江山。”刻意将江山二字讲的尤为突出,“至于我是什么人,你可以把我当做一个能人异士,什么目的嘛。”赵子戍托起小脸蛋认真的思考起来,“好像没有耶。”

“能人异士?!”看着景象八成也是了。沧海傲逸嗤笑起来,“帮我巩固江山的,自有将相侯,朕凭什么相信你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赵子戍勾唇一笑,“若将侯有用,你还来找我做甚?”挑眉,依旧是那副绝美的容颜。

“哈哈哈,聪明。”早就料到她会有话可辩,不过,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说法。“蒙古王与边疆王对朕的宝座窥视很久了,有何对策?”

“联姻。”

简短二字,却道明了解决方案,不过,沧海傲逸早就想过,“我觉得不妥,联姻,拉拢一方,另一方拍断,于情于理,总有一战。”

赵子戍笑得更加灿烂,却没有一丝温度,“至少说明,你是个明君,办事还是带着头脑的。”

“你……”沧海傲逸不想被这样呛到,有些生气的看着她,但是碍于她是女子的份上就不一般见识。

“联姻,名存实亡,拉拢一方投靠你,你实力强了,还怕一个小小的王?蒙古王虽蛮横无理,却也爱民如子,不等他来打你,恐怕早就都自愿放下屠刀归顺朝廷。”

见她说得在理,便饶有兴趣的听下去。

“不过——”换了个语气,“你真正的敌人不是这些王,而是——”

“而是什么?”沧海傲逸见她没有要继续说下去,便好奇的发问。

“本姑娘今天累了,明天说吧。”一挥手,便消失在了屋檐之上,在屋檐底下的沧海玉奕只觉得是一阵风刮过,然后吹关了门,紧接着赵子戍房内的灯火熄了下去。

沧海傲逸微微皱眉,望着远处山头一阵有一阵无的闪电,心里只觉得有什么堵得慌。方才她是在刻意隐瞒着什么吗?看样子也只能等到明日才能知道她不能说的秘密。

稳稳的落在地面,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已经暗下去的房间,沧海傲逸勾唇一笑,“玉弈,朕今晚就在府里住下。”

“好的,皇兄,我这就去安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