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引蛇出洞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341字
  • 2016-07-20 17:14:43

一夜无眠,站在竹屋外面的长廊上,赵子戍怔怔地望着天空,魔界也并不是人人传说中的那般暗无天日,妖魔横行之地,而是更是犹如像仙境一般。凭栏望月,这几乎是能柔得出水的月光懒懒的洒满整个草原,银光倾泻之下,竟然也映照着她那绝美的容颜。

长叹一声,赵子戍深深地皱眉,萧子默此刻有事情不在,这里又安静的出奇,正是这样才让自己的心里越来越焦急。回想起下午时分,大殿之上的事情,心内就惶惶不安。

再怎么样,沧海傲逸也有恩于自己,正是在自己最失魂落魄的时候,举目无亲之时收留了自己。虽然在潇姬锋芒相对的时候他并没有挺身而出,但是做人是不能忘记昔日恩情……

思量再三,赵子戍还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槛,无论怎样,尽自己的力量救他,一定要救他……老头若是看得到的话,也会支持自己的吧。

从身后轻轻的环上她那不盈一握的细腰,萧子默将脑袋埋在她的香肩里。闭上眼,感受着她的气息。

赵子戍一惊,看到他时才松了口气,勾唇笑了笑,抬眸望月,不知道应该如何对他说。她总能感觉到,他不喜欢沧海傲逸。这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事件的难度,但是也只有他有能力可以救他。

“和你商量件事情,可以吗?”小心翼翼的询问,生怕他会生气。

“恩。”轻轻的回答了一下。

转过身,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神,“子默,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很开心,很快乐,有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她顿了一下,低下头,“可是沧海傲逸毕竟在我流落的时候收留我,给我一处安身之地,再怎样,他也有恩于我,我觉得,我应该去救他,而不是见死不救……”后面的语气,渐渐的变弱,因为萧子默的眼神此刻也越发的深邃。

没有过多的话语,萧子默也只是勾唇淡笑,“好。都答应你。”拥人入怀,抚摸发丝,心内却一阵波澜,避无可避么?月凉如水,凭栏望月伊人愁。

“沧海傲逸?”推开王府的大门,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萧子默紧紧地跟随在她的身后,美眸扫视了各个角落,过于安静越险象丛生。

一路寻找着他的寝室,他会在吗?只见潇姬正从一扇门中退了出来,看见赵子戍的她似乎有诸多怨恨预要发泄出来,握紧了双手,抬步便要扬手。挥舞着的手掌在半空中停下,萧子默冷冷的盯着潇姬。

瞥见来人之后,潇姬连连吓退了好几步,他的眼神好可怕,还有他身上隐隐透露出来强大的气场,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有的。再转而望向赵子戍,请来了帮凶是么?“哼,赵子戍,你是罪人,都是因为你,王爷才变得这副摸样,你为什么不以死谢罪?”铮铮有词,潇姬面露凶光。

“他怎么了?”变得什么模样?心下突然生出些紧张来,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吗?

“那么想知道,你为什么不自己去看?”潇姬眼里闪过一丝狡洁,狠狠的咬着牙说道。

未曾考虑其他,赵子戍便抬步朝着那房门之中而去,时间仿佛定格了般,赵子戍愣愣的站在门口,心里害怕的因素也越来越多,门内沧海傲逸只是木讷地颓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头发也杂乱无章的盖在脸上,整个人像个疯子一般凌乱。堂堂的王爷?竟然会落到这副下场?究竟是为什么?脚下却犹如是灌了铅一般的沉重,艰难的靠近他,“沧海傲逸?”轻声呼唤,而那床上之人似乎并没有听见。

“哈哈哈,你竟然自投罗网。”缪灵不知从哪个角落显露出来,带着嗜血的暗芒,直直的打量起灵气逼人的赵子戍。

踉跄了几步,条件反射的便要逃开,但是双脚却是不听使唤的挪不开步伐。

下一秒,缪灵一大骨头斧眼见着便要劈头砍来,条件反射的闭上双眼,却没有意料中的疼痛,睁开眼,只见萧子默冷冷的伸手挡住他的发力。

见鬼,缪灵使劲了的预备再次砍下去,却也仍然丝毫未动,“愣着干嘛,快来帮我。”玎灵这才发力助他一臂之力,两人的合力也并不能移动半豪,两方便就这样僵持着。

“都不许动。”不知何时,潇姬握着潇壤的落雁剑已经抵在赵子戍的脖子上,不需要那么复杂,只要杀了她,什么事情都解决了,王爷也可以只爱她一个了……想到这里,刀锋更是凑近了几分。

心中猛地一窒,大手用力一甩,缪灵二人便被狠狠的摔落在地上吐了一口黑血水。转而冰冷的紧盯着潇姬,这个女人,杀。

吞了吞口水,潇姬也不顾许多,王牌在自己的手里,还怕什么?“赵子戍,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看你多该死?你死了一切都完美了,你活的是那么多余?”一字一句的咬着,女人一旦狠起来,想必是最可怕的。

“潇姬,杀了我并没有什么用。”赵子戍此刻却是冷静了下来,刀锋已经靠近自己的皮肤,若是再接近一些,恐怕血便会溢出。“你所认为的只是你自己认为,沧海傲逸如今变成这幅模样,也只是因为你自己一手造成,口口声声说爱他,而你的爱便是如此廉价。”

“你闭嘴。”触碰到的肌肤渗透出丝丝血迹,这番话或多或少还是对她起到一定的影响作用。

见到这里,萧子默迅速一击,一个闪身便将赵子戍从那女人手中抢过,挥力一掌,她便应声倒地,昏厥了过去。也正是在这时,倒在地上的二人合力发出绝击一掌,硬生生的打中了正在紧紧抱着赵子戍的萧子默。

萧子默冷哼一声,强忍着身上的痛意,一个闪身两人便消失在了诺大的房间里。

“跑了。”玎灵吃痛的捂着胸口,带着三分怒意望着那消失的地方,可恶。

“那个女人,身上的味道一定很好吃,可惜跑了。”缪灵却一副淫邪的态度,虽然那一甩给自己带来的伤也不轻,可是他二人联手起来的绝击定然也会令他重伤。

“别忘了,她可是灵王要的人。”白了一眼,扫扫身上的尘土。看着门外进来的男人,轻声一笑。

潇壤只是出去找了些食物,回来竟发现潇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再见着有打斗的痕迹,便不多问,抱着她抬步走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