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异域阴谋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3334字
  • 2016-07-20 16:02:26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沐浴在大地之上的时候,万物便开始了苏醒的繁忙,争先恐后撑开花朵叶片的土地无不在争奇斗艳。此秋分时节,北方的天早已出现了大批银霜,虽然无风却有着股季节带来的寒冷。

这天半亮不亮的时候,是最容易清醒过来的时辰,沧海傲逸捂着酒后发痛的太阳穴,迷糊的从床上端坐而起,下意识的朝四周看看,竟然不是自己的房间,再朝身边望去,却只觉得心下一股恐惧感袭来,这个女人怎么会躺在自己的身边......

一番动静,潇姬朦胧的睁开双眼,红唇轻扬一方弧度,静静的看着身旁的男人,他那健壮的身躯以及迷人的侧面,一切的一切都深深的吸引着她。

沧海傲逸转身便要前去换衣服,下一秒只觉得腰身一紧,潇姬从身后一把抱住了他的腰肢,顿时生出些伤感,“这么快就要离开了吗?”她其实是多么希望能和普通人一样,拥有一个疼爱自己的丈夫。

仅仅瞥了一眼,一时间无言,沧海傲逸将衣服如数披在身上,便头也不回的踏出了房门,此刻的他很乱,他需要安静,酒后的他竟然做出这等事来,这样子是不是背叛了戍儿?冷冷的勾唇,扬长而去。

诺大的房间里只残留着淡淡的气息,而潇姬还是在他离去的那一刻,眼泪顺着脸颊便倾泄了下来,她的美貌虽不及赵子戍,却还是女人中的佼佼者,但是似乎在沧海傲逸的面前,她的容貌她的身体全数加起来都不如半个赵子戍。恨恨的抓着被单,给我等着。

“妹,你没事吧?”夺门而入,潇瀼紧紧地蹙眉,望着满脸憔悴的潇姬,在收到她的飞鸽传书之时便急急忙忙赶过来,在路途上也不曾休息。而潇姬换洗好之后那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却又让人看了生疼。

“哥。”万般委屈在心里,却又说不出口,硬生生的哽咽在喉间。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自己的哥哥才是一心一意对自己好的人吧。

“怎么了,和我说说。”潇瀼心头一紧,自己万般宠爱的妹妹如今这般受人欺负,他一定不会轻饶他,“是不是沧海傲逸?”一定是他,只有他才会让他的妹妹这样哭成个泪人。

摇了摇头,潇姬抚了抚眼角的泪水,“哥,帮我除掉赵子戍好不好。”

潇瀼皱了皱眉,“她怎么了?”

“傲逸的心里只有她,就算躺在我的床上,嘴里念叨的也只有她,我真的很失望也很伤心,多年的陪伴竟然换不来一个相处了几个月的丫头,当他一句话都不说离开房间的时候,我就知道,赵子戍对我的危险已经远远的超过的我想象,所以,哥...我求你,帮帮我......”潇姬眼神空洞的看着潇瀼。现在她的依靠也只有他了。

“我带你去找灵界的人吧,或许他们有办法。”潇瀼此话一出,让潇姬大为一惊。

“哥你怎么会和他们有往来?”

不知道该从何说起,那个仙女般的灵女犹如毒药一般噬入自己的心里,“灵界之人并非都是坏人”,起身走到挂架上面轻松的拿起自己的那把落雁剑,“我们即刻启程。”

潇姬自然也是独来独往惯了,王府少了个侍妾恐怕都不会有人想去找,犹豫了一会儿,吩咐潇宁一些事后潇姬便动身与潇瀼一同去了灵界。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就算是死,也无怨无悔。

日夜兼程,不知道熬过了多少个失眠的夜晚,潇姬很能吃苦,在荒野中露宿也不曾有半点怨言,这点是让潇瀼最为欣慰的,也是这样,才让他们两兄妹感情深厚。

察觉到了一丝异样,潇瀼不由得警惕了起来,此刻乃是夜色之中,若是动手,敌人在暗我在明,铁定是吃亏。潇姬看着自己的哥哥突然防备了起来不免心里害怕起来,荒山不比王府,守备森严。

突如其来的一阵白光,下一秒只见两人的脖子上分别搭着一把寒冷刺骨的剑来,这剑气凌厉,靠近的皮肤已经溢出丝丝血迹来。再看这剑柄上乃是骷髅所铸,阴冷的气息在夜晚反而更多的显露出来。

潇姬心底涌上一股恐惧,一动不动的看着正举剑对准自己的那个人。身上隐隐的荧光在黑暗中格外显眼,从头到脚披着的长长的黑衣盖住了容貌,看不见来者是什么模样。

“跟我们走。”只听那其中一人阴森森的开口,周遭的气温硬是下降了几个度。

潇瀼也没有要反抗的意思,这两个人身手绝对不凡,硬拼只怕落得个死在荒郊野外。只好乖乖的跟着他们走,却意外的发现来者竟然是浮在地面之上行走的,也不免的心里一惊。

眼前的宫殿到处散发着阴冷的气息,虽然长长的大殿两排各有侍女,却也让两人都为之一震,潇瀼紧紧地皱着眉头,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正中央颇为瑰丽的宝座。这些人来头不小。潇姬死死的抓着潇瀼的衣角,背后不断冒出的冷汗时刻提醒着自己,这里乃是财狼虎穴。

周围的火焰熄了又燃,一霎那间,那宝座之上竟出现个人影来,拖着长长的血红色长袍,火辣的身材十分惹眼,一双嗜血的美眸妖娆的盯着眼前两人,偌长的睫毛在空气肆意掠过,众人只觉得受到了不同程度上的惊艳。

“将军。”黑色长袍的神秘人毕恭毕敬地向上座之人问好,抬头瞬间,那一副洁白的骷髅显露无疑。

潇姬差点晕厥过去,幸好潇瀼及时稳住了她。看到两个人的暧昧举动,玎灵挂在嘴边的笑意便越发的浓烈。

潇瀼却只是微微的皱眉,俊俏的脸上此刻写满了不一样的情绪,“玎灵,好久不见。”那火红的身影正是他日日夜夜思念的人儿,那一次的邂逅,她的样子,她的一颦一笑,全数都印在自己的脑海中,他对她的一见钟情,她却......

认认真真的看着潇瀼,玎灵缓缓的提步走来,嫩白修长的大腿也暴露在空气之中,芳唇微启,只见她伸出手来抬起了潇姬的下巴,殷虹的指甲不断的在她的脸上游走。

潇姬此刻虽然害怕,却也不忘记耍性子,厌恶的伸手拍掉她那过分冰冷的双手,下一秒却只拍到了空气。

“送客。”玎灵冷冷的转身,长长的血袍带动了一阵血腥的味道,惹得四周异灵一阵骚动。

“慢着。”潇瀼叫住了她,“我们这次前来是有事相求。”潇瀼开始打算着这笔不会输掉的买卖,“帮我们除掉一个人,就会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玎灵再次打量着潇瀼,一脸俊秀丝毫未变,反倒是他怀里的女人,骨子里透着一股贱气。“我凭什么帮你?”冷冷的开口,却是好听的声音。

“就凭通帝之女,赵子戍。”潇瀼其实也没多大把握证明赵子戍便是上古通帝独女,但眼下也只有赌一把了,人类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借助他们的势力,想必定然会为自己的妹妹带来前景吧。

听到赵子戍的身份之时,潇姬心里瞬间就凉了,自己究竟要斗的是什么人?但是面对沧海傲逸的诱惑,她还是选择继续与之斗下去,望了眼自己的哥哥,咬咬牙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只要找到靠山就好了,强大的靠山,可以和赵子戍相比的靠山......

微微眯起了眼,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却也绝非普通人那么简单。“凭什么相信你?”大殿之外传来浑厚的男音。下一秒只见一位身材魁梧的男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稀客。”玎灵笑了笑,依旧坐在那宝座上纹丝未动。

“少来这套,你,你方才说赵子戍?”指了指潇瀼,恨不得把他一口吞进肚中,“小小人类,也敢开这等玩笑。”

“你若不信,可自己去查,无论是天书或者是地符,上面都未曾记载上古通帝之女戍儿到底结局怎样,而这赵子戍身份来历不明,暗地更有高人相助,遇恶灵也毫发无损,难道这只是巧合吗?”潇瀼死死的咬住这一条信息,他相信自己的判断是对的,纵然他在来途已经翻阅了好几遍关于这方面的天书,但都没能找到结尾。

他并不知道,那次萧子默为了逆转时空,却已经将凡人的赵子戍带回到了这千年之后,至于神界的那抹真身,却一直被压在那隔断之中......

“你这小小凡人口出狂言,那戍儿小娃在隔断之中恐怕早已是化为日月精华,你还在这里妖言惑众。”说罢,举起手中的大骨头斧子一把便要砍下去。忽的,只见一阵阴风,大汉踉跄后退了几步。

“照他们说的去找。”殿外传来的声音柔美却又有阳刚之气,只见大汉和玎灵都恭敬的点头对着殿外道了声: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