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情迷意乱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3396字
  • 2016-07-18 17:37:10

而那沧海傲逸也顾不得什么王爷形象,在厨房之内拿了酒便胡乱的往肚子里灌着。或许此刻对于他来说,酒精不仅仅是麻痹作用,更能让他的心里不会那么疼痛。但是不知为何,几瓶子下肚,仿佛心中的烦闷就越来越多,多到无法喘息。一番跌跌撞撞的竟然也能来到了潇姬的房间门口。

修长的大手紧紧地握住酒瓶,另一支手有些无力的倚在门框之上,低着头喃喃自语,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清了来人正是那朝思暮想的男子,潇姬急忙起身将他搀扶进门。亲自打好了水为他擦去浓浓的酒味。“宁儿,你先出去吧。”她不想让任何人他落魄的模样,在她的心目中,永远只有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上形象。

确定掩好门后,潇姬这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沧海傲逸结实的胸膛上,伸出玉手环抱着他,“你终于来看我了。”眼角滚落一滴炙热的泪水,潇姬满足的笑了笑。也许每个女人心底都只是渴望能够与自己的男人长相厮守。

“戍儿,戍儿......”沧海傲逸只剩下残存的意识,模糊的呢喃着,由于喝了酒的缘故,浑身更是火热的便要褪下衣裳。

原本分外满足的她却僵硬了笑容,握紧了双拳,“为什么就连此刻躺在我床上,你心里想着的还是那个女人?”所有的心酸和委屈仿佛在看到他的那一刻起便荡然无存,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自从自己嫁进这冠冕堂皇的皇家,他一眼都未曾正视过自己。只有在外人的时候,才会佯装与自己做戏般的讨好。

但是这一切,她都并未有何怨言,她祈祷,奢求着总有一天她的真心能够打动他,只可惜......只可惜这美好的一切都被赵子戍破坏了。娇俏的双眸外露凶光,赵子戍,这是你一心一意要阻碍我的幸福,便不要怪我赶尽杀绝!!

沧海傲逸一扯过潇姬,嘴里依旧的带着轻声呢喃,“戍儿,不要离开我。”

潇姬妩媚的笑了笑,缓缓的褪去自己身上的轻裳,仅着那一件裹衣,犹如回应般的轻轻的吻着沧海傲逸,看这似有似无的轻触,却是对醉酒男人的极限挑战,沧海傲逸并未看清来人,一转身便将潇姬压在身下。简单粗暴的扯开仅有的薄衫,潇姬那傲人的身体与沧海傲逸的胸膛来了个紧密的接触。

“戍儿,你是我的。”至今依然将她当做了赵子戍的沧海傲逸,此刻更是像只野兽般疯狂的占有着身下人的每一寸肌肤。

潇姬紧紧的缠绕住他的脖间,也许只有这样的时候,他才愿意多在自己的身上停留片刻吧......

空无奈,空流离,是夜了歌声;满今朝,满天下,是醉了河山。

这魔界的结界曾经被赵子戍的仙体破坏过一次,因此赵子戍的出入并不会受阻。安静的享受在空中飞越过一个个的山头,可还是忍不住抬眸望向萧子默。若是她没有记错,方才他的眼神好可怕。

“怎么了?”萧子默察觉到了她的目光,便主动开口询问。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夜色正是最动人心魄的美景,没有白昼的繁杂与喧嚣,多了一分纳凉与宁静。虽说是这样,但此刻的赵子戍并没有闲情逸致来观赏这份景色。

“我们回家。”

听及此,只觉得心中划过一股不知名的暖流,‘我们回家’简短的四个字,却让赵子戍暖了心扉,不多问,放眼望去脚底下的山川河流,在月光的作用下,只看到了湖泊荡着潾潾微光,在夜色中闪闪发亮。

“君主!”终于抵达了目的地,魔君手下最得力的两位助手问影毕恭毕敬的低头问好。再待看到赵子戍之时,眼睛却是瞪的比方才的大了好几倍。

萧子默左手轻抬,示意噤声,便带着赵子戍踏入了这魔君大殿。

方一步入便觉得浑身热血沸腾,金色的壁柱高高的撑起这座殿堂,长柱分明朝东西南北各放置一处,上面乃是雕刻了上古神兽各一,模样凶残,尤其是第一支金柱上那只张着血盆大口的金角兽。颇有感触的触碰那只并不难看的柱子,脑海之中竟生出些陌生的画面来。

“戍儿,没事吧?”萧子默此刻最担心的莫过于她会回忆起以前的事情,可是沧海傲逸原本那个样子对她,又怎么叫他放心?看来天意如此,自己也只能狠着赌一把了。

“没事,只是好像有些什么奇怪的东西...”说不上来。

“我带你去看看房间可好?”萧子默依旧是那抹青丝淡雅,勾唇性感一笑,让神魔嫉妒的妖孽面容此刻也完美的展现在自己面前,第一次如此长时间近距离的看着他,也正是第一次心跳得她可以如此明显的感受到。

大殿之上原来是机关重重,萧子默伸出手朝西边的金色柱子上轻按了下,另一条通道便活生生在眼前展现出来。

不由得愣了下,此情此景,与老头一同生活的地方颇有些相似,只是这里更美,更宁静,没有尘世的烦恼。

嫩绿的草地上簇拥着各异的花圃,不远处,便是一条铺满了鹅软石的小道,道上那四周围的柳条带着些调皮之意垂拢而下遮住了通往前面的视线。一方浅水小溪潺潺流过,干净的可以见底。溪上搭建着的乃是一座上古的石桥,却也保持的干净完好。最吸引赵子戍的无非便是那座竹屋,与先前居住之所更是相似,提步踏上那方青色的竹阶,隔着栅栏远望,深呼吸了一口气,颇为欣慰的勾唇淡笑。

这一幕,一时间不禁让萧子默有些看呆了。

轻轻的推开那扇虚掩着的竹门,一位老者忙碌的身影便呈现在了视野之中,身上除却那身衣裳只围着一方围裙,而那花白的头发更是被打理的井井有条。

望着这背影,赵子戍一时间怔在了原地,这......莫不是小老头吗?眸中一红,喉间却像是被噎住了般不知要如何开口,“老...老头......”蓄意已久的眼泪还是没能克制住,犹如断线了般滴落下来,“是你吗?”不敢确认的再次询问,她多么想,那人转身便是自己的老头。曾几何时,多么希望自己午夜梦回之时,他能够在门外凶巴巴的说没事,多么想自己依偎在他的身边听着他从远古讲到现在......

老者手中的铲子重重的滑落,转身的那一刹那,竟是那张最为熟悉不过的面孔,“戍儿,我的孩子。”

紧咬下唇,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不发出哭腔,双手更是紧紧的拥着老头,生怕一松手,他就不见了。

短暂的伤情之后三个人倒是有说有笑的同桌用着餐,老头颇有深意的望了一眼正在夹菜给戍儿的萧子默,意味不明的笑了声,“你小子,莫不是看上了我家戍儿?”还不望瞥了一眼萧子默的反应。

赵子戍哪里肯依,“这么大的人了说话不害臊,谁看上我了。”说罢便夹起一大堆蔬菜递到老头碗里,“吃你的,不要说话。”若是认真看去,定然是可以发生她那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如此说来,还请您为我们二人主婚才是。”萧子默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说着,俊美的脸上此刻挂着颇为满意的笑容,一把将赵子戍纳入怀中,“我们这么般配,您说呢?”

“哈哈,是啊,戍儿啊,不要再小孩子脾气了,赶明儿就把婚事办了。”

有些气急败坏的推开那抹青色,心下的跳跃却还是出卖了自己的情绪,“吃你们的饭。”望着这副场景,倒也真是希望,从此便是一家人......

“戍儿?戍儿,醒醒......”似乎听到有人在呼唤着自己,猛然的摇了摇头,预要摆脱这道声音,她有种预感,一旦清楚的听到这声音,那么眼下的所有,包括老头也会再次不见的,“不要醒过来,不要...”

终于在萧子默第一千声呼唤之下,赵子戍这才微微睁开了双眼,眼前的地方正是方才金色的大殿,而却只有萧子默和自己两个人。带着一些吃力的端坐而起,“这是哪里?”为何方才的情景全都不见了?

俊逸的面容此刻也染上了一抹担忧之色“灵王那边的人偷袭,你身陷幻境,差点就出不来了。”

“也就是说,方才的一切都是假的?”赵子戍紧紧的蹙眉,她有些不能接受的望向前方。下一秒,飞快的起身,找到方才幻境之中那西边的长柱,轻启之下,眼前立马涌现出与幻境之中一模一样的通道来,一个箭步便朝着那里面跑去。

依旧是那棵垂柳,依旧是石桥浅溪,依旧是那条鹅软石小道,只是最深深依赖的那间竹屋却变为了豪华的宫殿。

错愕的愣在柳条之下,任凭风扶起柳叶触碰着自己的脸颊,赵子戍有些无力的颓坐到了地上。

“戍儿......”方才幻境里的情境萧子默自然也看在了眼里,以及——不过,此刻的人儿定然是不能接受这种落差,要在一时之间穿梭着生与死的感受,实在是太残忍。

温柔的将赵子戍拥在怀里,戍儿,我再也不能看你落泪,再也不能。眼神之中也充满着杀意,灵王你够有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