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去看星星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285字
  • 2016-07-17 20:53:18

“时间真是飞逝。”端坐在窗台之下的长席子上,赵子戍的脸上沾染了一丝落寞,偌长的席子中央置放着一套紫檀茶几,而周边也只是随意摆了两只茶杯,一只放在对面的空气之中,一只则是摆放在自己面前,也当作是有伴了。抬眸望向窗外那抹若有若无的月光,今夜的月色似乎有些特别。

不过,瞥了一眼自己不争气的脚,单手支撑着脸颊,了无生趣的将茶水来回颠倒。下一秒——仿佛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一个激灵直直的端坐了起来。娇俏的面容之上闪过一抹狡黠,“萧子默?”依然在心下默默的计数,一!二!三!“萧子默?”怎么还不出现?

只见,茶几之上蓦地闪现出一朵异常艳丽的花朵来,硬生生的吸引着赵子戍的眸光。

“你在找我?”温润如玉的嗓音将正在出神的赵子戍拉回了现实之中,萧子默不打招呼的出现在窗口,也令赵子戍着实的吓了一跳,而那方要伸出前去触碰花朵的玉手,也条件反射般的缩了缩。

“为何总是一惊一乍的出现?”轻抚了把自己颇为受伤的小心脏,美眸带着三分懊恼,望向眼前邪魅的男人,依旧是那副让人妒忌的皮囊,在柔的出水的月光下竟然也有如此出尘之美。

萧子默见她这幅模样不由得扬起了唇角,转身预要进到屋里,但却怎么也迈不进门槛,好看的眉梢也轻轻褶皱而起,平静如水的脸上也出奇的凝重了起来,定眼望去,“结界?”危险的眯起双眸,这世上唯一自己破不了的结界那便是需要由戍儿亲设——而此刻这小丫头正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而且看样子也并没有记起什么......

青色的身影晃至窗口,妖孽的面容正在勾起他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来,“戍儿,今日你房间是不是有人来过?”过于温柔的嗓音竟也让赵子戍有些陶醉其中。

“有人来过吗?”认真的搜索着关于今天的记忆,“是指进到房里来吗?”瞥见萧子默的点头,便继续努力回想着,“晚上只有一小丫鬟方才给我送过晚饭,还有......还有便是沧海傲逸早晨也送来了饭给我。”

“沧海傲逸?”温润的双眸蓦然带着些寒冷之意,连带着周遭的气温仿佛也下降了好几个度。“除却送饭还有其他的吗?”萧子默仔细的询问着,生怕错漏过某些细节。

“别的......”赵子戍秀眉轻蹙,近来自己的记忆力实在是差的可以,先前脑海之中有好几个一闪而过的陌生片段也只是匆匆略过。且说这还有别的什么嘛,修长的指尖不经意之间触碰了下那颇为冰凉的茶杯,又正眼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对了,他还送了我一盆铭心草。”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桌子中间的那盆杂草已然是开始焕发出绿光,眸中闪过一丝深邃,这杂草越是青葱,则说明这结界也是越强,霎那之间原本温润的双眸也变得嗜血起来。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现下仍然身为凡人的赵子戍自然是看不见,又瞥见萧子默的眼神,只觉得生出些不解来。在她的印象中,萧子默一直是个温柔帅气的美男子。

“戍儿,你能将那盆杂草用东西遮盖住吗?我不喜欢它呢。”换作了温和的声线,再次荡漾着赵子戍的心房,只见她一瘸一拐艰难的移步过去掀起一方桌布便盖了上去。

终于也有人认同这是一盆杂草了!!

而就在转身之际,赵子戍的身体便直直的撞上萧子默。眼眸之中除却担忧再无其他,“没事吧戍儿。”心疼的看着这张小脸蛋,撞坏了可怎么办。

见他如此,赵子戍不免得有一瞬间的失神,果然是惊为天人,举手投足之间也带着一股将人俘获的诱惑力。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结实的大手将赵子戍横抱而起,正在那一瞬之间,两人便闪身到了屋顶之上。“我刚才是飞起来了吗?”睁大着的双眸表示了她的吃惊,不可思议的望着萧子默。只见他轻轻地放下手中的人儿,大手一挥便现出了两把靠椅来。

这椅子带着一股颇为好闻的味道,似乎是沉浸了许多年的老木头,木香很足,香气萦绕在这空气之中久久不曾散去。修长的手指顺着那椅子上的纹理一路抚摸,竟然生出些莫名的感触来,又仿佛很是熟悉一般。

抬眸望了一眼广袤无垠的天空,今夜点缀的繁星众多,却都不如那轮月牙来的明亮,轻依在那椅背上,惬意的感受着自然的味道和气息,“好美,要是有流星就美了。”

萧子默只是这样安静的陪她坐在一旁,原本无心的话,此刻他却有心的听了进去,深情的望着赵子戍的侧面,你也好美,戍儿。细长的手指在空气中一划,一颗原本闪烁着的星就这样无力的坠落,沿着空中划过长长的一条光线。

赵子戍蓦地端坐起来,颇有些激动的拉扯过萧子默的衣襟,“流星,真的有流星!”许个什么愿望好呢?“恩...我就许愿萧子默可以一直这样带我看星星便好了。”轻轻扬起的笑意,在萧子默看来亦是那般的迷人。

眸光一直紧盯着她拉着自己的双手,感受的到她的温度,如此近距离的触碰,那是他曾经多少个日夜之下都渴望着的?大手一揽,两张脸颊便快速的贴近,在她的唇间蜻蜓点水般的烙下一吻,继而带着三分邪魅的开口,“我答应戍儿会一直带你看星星,这是我的承诺。”

在确定了萧子默真的走了之后,赵子戍害羞的捂着被子,遮盖住自己那已然发红的半张脸,不断的回想着萧子默对自己说的话,以及那飞快的一吻。此刻她还清楚的记得,当时的心脏像是要跃出来一般,而仿佛一切都停止了,万物安静的也只听到萧子默的声音。

屋顶之上的萧子默收起那两把靠椅,负手而立,望了眼漆黑夜色笼罩的天下,我守护的从来就不是其他,而只有她一个罢了。“宁可我负天下人,也绝不负她一人。”习习微风,扬起的青衣带着丝丝笑意,渐渐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