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血脉根源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4101字
  • 2021-02-23 13:35:03

题记——天育有子,名唤赵子戍,拥超凡之灵力,上可冲天下可入地。着倾城绝色之美,并毁天灭地之狠戾。

“真的可以吗?”一位身穿华衣的男子面色焦虑的望着手中的灵书,对于眼前过分冷漠的男子,不禁紧紧地皱起了眉头。眼下,他们正在尝试着禁忌之法,逆转乾坤。

“只要能救她,哪怕毁天灭地也要试试。”一身黑衣蟒袍,看不清他眼里的目光。

脸上并未带着一丝顾忌,原本尘封着的时光封印被蓦然启动而起。

哪怕灵书之上已然提醒着,倒转时光或带来异样的蝴蝶效应......

冷冽的眸光之中似是有温柔划过,愿用我所有,换你一生无忧,戍儿,你会活着的!

千年前——

平缓的山丘之上,稳稳地矗立着一间由青竹搭建而起的屋子,样式虽不雍容华美,却依稀带着一股温馨之意。结实的竹块搭拢在一起,更是增添了几许幽静。门庭之前,除却偌大的空谷,再无其他,则是多了不少清冷之意。“小老头,出来尝尝我做的菜。”还是凡人模样的赵子戍望着眼前丰盛的午餐,带着些许开心之意淡淡的扬起了嘴角,或许在她的眼中,如此平淡的生活过的正有滋味。

左右等了一会儿,那一抹白色苍老的身影并没有像往常那样高兴的迎来,不大的屋子,却安静的出奇。有些疑惑的屏气却依旧是没有听到任何的声响。

推开虚掩着的房门,这才发现那抹身影已然倒在了地上。花白的发须凌乱的散落开来,而原本雪白的衣襟也略显得暗淡。眉头不由得深深的褶皱在一起,预要将他搀扶起,余光却在无意间瞥见他那雪白的衣服上所沾染的一抹鲜红。

“嘶......”倒吸了一口凉气,赵子戍吃痛的捂着心脏的那个地方,身下一阵冷汗涔涔,不禁深锁了眉头。

原本闭着的双眼微微张开,无力的咬着一字一句,“戍儿,老头子不中用了,你要自己照顾自己了。”花白的胡子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吹而起,此刻却已沾染了殷红的血迹,颤抖着手抚摸着照顾了十八年的孩子,“老头子走了...以后,最担心的,只有你了,这些年来,唯一的孩子,唯一的牵挂。”还没说完便剧烈咳嗽了起来,嘴角更是溢出了丝丝血水。

“小老头,你给我撑着点,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眼角的零星泪水将她沉浸在悲痛之中,他是自己的家人,不管怎样,都不可以死。

“戍儿,不要费力了。老头子不在,你更要勇敢,以后...没有人能...保护你了,”缓了口气,脸色更加苍白几分,“戍儿,老头子最后有几句话,要和你说……”老头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顺了口气,说话对他来说此刻也是艰难无比,“你命运坎坷,注定一生...都在漂泊,天下之大总会有一方属于你的净土,但是难逃命运作弄。你要答应老头子,一定...一定要...要保护好自己......”无力睁着双眼,最后慈爱的看着她,嘴角那抹不明显的笑意只有自己能懂。

原本紧握着的双手此刻失去了重心而垂下,狠狠的砸在地上,从此一世长眠。

“小老头?”赵子戍不知所措的晃了晃他,“你快起来啊...”紧紧的咬着下唇,渗出丝丝殷虹却倔强的不肯松口。泪水透过衣领浸透在每一寸皮肤。本是滚烫的泪水此刻竟然也如此冰冷,寒了一片心。

绝美的面容之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仿佛一瞬间坠落到了地狱一般,那么的令人心惊与害怕。事情按照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十八年也只不过是一转眼罢了。

待到将一切处理好之后,这才发现其实自己对于这个世界,已然是无可留恋。

脚尖覆上自己的影子,好似小时候老头牵着自己一起走那般。心下又开始隐隐作痛开来。

远处树下的乌鸦此刻也不停的哇哇嚎叫着,栖息在绿树之上的那抹黑色影子,着实令人见着发寒。

风吹过,树影婆娑。此刻并非是盛夏时节,却有股不一样的燥热。顶着太阳,赵子戍疲倦的穿梭在树林间,不知怎的,竟然迷糊了双眼,整个人便直直的栽倒在地上。

“赵子戍?”一道颇有磁性的成熟男声响彻在耳边,还带着回音。

不情愿的睁眼,一时间错愕在原地。看清了来人却是一个分外好看的男子。秀发整洁的倾泄在脑后,红纱披身,本应不伦不类的服饰却在他身上穿出了一股邪魅的气息,而抬眸望去,那俊逸的脸上分明多了一分不屑。

“怎的?”是自己太过好看了么?男子睥睨起眼眸,勾唇笑了笑。

他的眼神犹如黑洞一般有着强大的吸引力,赵子戍下意识的看着周围,只觉得后背冒出了丝丝冷汗来。方才自己不是在林间么?眼下这副情景,这周围竟然是盛开着阴花的丛间?

诡异的花种簇拥成群,红透了的花瓣形成了黑压压的一片,微风掠过,就仿佛是鲜血在流淌一般,但更像是尸体间流淌出的血填满了整个空间。

“这是哪里?”赵子戍蹙眉,在这里分明她感受到了极度的不适应。疑惑的望向眼前的男子,却从他的眼中读出了嗜血的光芒,心下的不安感越发的浓密起来。

男人并没有回答赵子戍的话,而是近距离的把玩着其中的一朵花,“血的味道,真香。”

赵子戍怔了怔,血?

男人微笑着靠近,原本空洞的眸子此刻也越发的深邃起来,“我觉得,你的血,可能更香。”他笑得越发诡异起来,一时间,血红的花竟然全数都枯萎了起来,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看你如此痛苦的样子,那就让我来帮你一把吧。”修长干净大手在空中划成一道弧度,忽的一用力,赵子戍的心脏处竟然溢出丝丝血迹。

“你......”没有过多的话语,带着一股强烈的不安,眼前世界一度黑了下去。

“不要...。”一身冷汗,赵子戍从偌大的香木床上惊醒过来,方才那一幕...下意识摸了一下心脏的位置,完好!不禁松了口气。不过,转眼望向眼前规格宏伟的房间,不禁再次令她烦躁起来,这又是哪里?

门口有了脚步声,赵子戍急忙的躺下盖好被子佯装休息。来者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最终在自己的床边停下,不免让她生出些慌乱,但是仍然装着睡着的样子。

修长的手指抚过她的脸庞,似乎把玩的还不够,男人还轻轻的掐了一把。

察觉到一些异样,赵子戍立刻睁开双眼,下意识的出声冷喝,“不要碰我。”抬手用力的擦掉先前被他触碰到的地方,一脸嫌弃的瞪着对方。

看着她,沧海傲逸竟然轻笑出声。

赵子戍这才清楚的看到这个男人,这样貌竟然着令女子嫉妒之美。一席白衣,干净出尘,纨绔的把玩着手中的那柄折扇,嘴角更是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神秘之感。

“你不能进去。”突如其来的吵杂令房内的两人不由得一愣,而门外竟然也硬生生的闯进一名女子,只见她哭着向那男子求饶,“沧海傲逸,我父亲对不起你,你惩罚我就好了,你放过我父亲”,她默默的流着泪,乞求着眼前的男人。

“你没有资格来谈条件。”眼里闪过一丝寒冷,从来没有自己要不到的东西,也没有自己杀不了的人。抬起她算是较好的面容,沧海傲逸游戏般的看着这个人儿,“你算什么呢?有什么资格和本王谈条件?”

“我知道你想杀我父亲,那你就先杀了我吧,”她无惧的回望他的眼神,是那样的冰冷,不含一丝温度,她已经被他软禁了整整一年,一年了,每天都过着几乎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大手一挥,沧海傲逸背对转身,“把她给我看好。”命令的语气响起,冰冷着她身上的每一处血液。门外的侍卫迅速的把她围住。紧咬下唇,她一介弱女子,又有什么能耐可以与之对抗?

一滴泪顺着脸颊滑落,颓废在地上的女人显得那般无助,“沧海傲逸,我欠你的吗?”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的赵子戍竟然生出种保护她的冲动来。但是毕竟自己也是刚来的,不好多管闲事。

“既然这样......”女人飞快起身的跑向赵子戍,不知从何处掏出的一把锋利的匕首此时已经架在了她细嫩的脖子上。“那就一起死吧”。女人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可见她很难过,也绝望到了极点。她不介意多找一个垫背的,反正横竖都是要死的。

微微眯起眼眸来,这个男人,他会出手相救吗?赵子戍不敢肯定,也不敢赌,老头死了,她必须好好的活着。

“大胆”。一个侍卫拔出刀对准了女人。

“姑娘,我们认识吗?”赵子戍紧张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抵在脖间上的刀随时可能要了自己的命。

“你给我闭嘴,你是沧海傲逸新的侍妾吧,看他这么疼你,那就让你来陪我一起死吧”。女人用匕首轻轻的摩擦着赵子戍的脸,“这么好看的小脸,花了就不知道好不好看了。”本性毕露,原本凄惨的小脸此刻也闪现着恶毒的眸光。

“我不认识他。”她还是第一次和他见面,只是第一次啊!平生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这究竟关自己什么事?

“把她给我带下去,再跑出来,你们都不用活了。”沧海傲逸冷冷的命令着。方才那女子要与赵子戍同归于尽之际,沧海傲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手中的匕首打掉,并把她扔了出去。而这一切,只在瞬间。

倒吸一口凉气,赵子戍还处于惊吓之中。

“你没事吧?”沧海傲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方才好险,若是晚了一些,恐怕.......

“没事,那个,谢谢你救我。”她只觉得这里不是久留之地,随时可能没命。老头是希望她好好活着的。

“你没事就好”。眉梢微微褶皱在一起,沧海傲逸松了口气。

为什么他要救自己?明明是毫不相关的两个人,“你该不是对我有什么企图吧?”赵子戍警惕的看着沧海傲逸,一定是这样的,不然为什么要出手相救?

“你觉得,你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企图吗?”沧海傲逸好笑的靠近赵子戍,堂堂一个王爷,要什么没有?“你是觉得你的姿色让我有所企图?还是你的身体?”沧海傲逸慢慢的凑近赵子戍,不想一把被推开,第一次被女人拒绝,也只有她了。

恶心,起身就想走,但脚一软眼看便要栽了下去。腰身一紧,沧海傲逸稳稳的接住了她。横抱起,赵子戍明明看到他的是正紧八本的脸。

“本王不会对你有什么企图的,但是,你要是再乱跑,就也只能将你的脚打断,懂?”沧海傲逸转身坐在椅子上,闲情逸致的倒茶喝水,完全不顾身后抓狂的小女人。

赵子戍愤恨的瞪了一眼,这个人一定不是什么善类,要想办法逃走才可以。

“潇小姐!”一个丫头急急忙忙的闯进房内来。

接着只听到一记响亮的耳光在诺大的房间里响起,“你要死啊?叫我潇王妃,不许叫我潇小姐,我未来可是要成为王妃的女人。”潇姬骄傲的说着,居高临下的教训着小丫头。

“是,是潇王妃”小丫头捂着自己发红的脸颊,畏惧的低头不敢看潇姬。

“说,有什么事?”

“回王妃,得到线报,王爷已经回来了。”

“真的吗?那我要去好好地打扮一番,”转身正坐在那面铜镜之前,左右瞧了一眼自己的面容。

“可...可是听说王爷还带回一个女人,来历不明。”小丫头头低的更低了,似乎很是畏惧。

一道寒光从潇姬的眼里射出,起身打开房门观察了一眼四周,这才将门掩好,“来历不明的女人?”潇姬暗自琢磨,是什么来头?敢跟我抢男人?都得死。

“找个时间,王爷不在府里的时候,找个人做了她,记住,要干净。”

丫鬟恭敬的退了出去,唯独留下潇姬一人对着镜子内握紧了手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