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动荡的年代(3)

  • 医道留香
  • 天心01
  • 2020字
  • 2017-05-20 20:33:25

“站住,你要是在跑,我就真的开枪了!”没错,追的人已经跑不动了,到手的钱马上就要飞了!花了他们这么多体力来追,要是抓不到,那他们要做什么,可就真说不准了!

看见白美田依然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其中一个停下了脚步。

“砰!”一声枪响!

这一枪当然是在警告白美田,所以那人只是朝着白美田的旁边开了一枪。

这一声枪响也着实让白美田心里一惊,控制不住一股冷汗冒了出来,他停下了脚步,慌忙中在自己身上寻找了一番,似乎自己没有中弹,回头看了一眼。

除了那个开枪的人,另外三个人离他已经很近了。

白美田缓过神来,他知道这是对方的警告,他若是在跑下去,恐怕就真的会有性命之忧了。

“爸爸,我还想吃!”想着自己可爱的儿女,白美田知道他没有选择,他不能被抓住,徐书云在等着他回去,他的儿女需要他回去,白美田迟疑了一下之下,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拔腿就跑。

警告似乎没有用,看见不要命继续逃跑的白美田,追击他的人也只好继续追下去,因为这毕竟是钱呀。

在树林中又跑了好一会,大家都累得跑不动了,追白美田的人,慢慢的失去了耐心,又是一枪警告,看这架势,要是在抓不住白美田,那他们随时可能冲着白美田开枪了。

白美田慌不择路,胡乱奔跑!

没有路了,白美田的前方仿佛有一个断崖,原本白美田想要跳下去,可是到了断崖边才发现,这个断崖足有三丈左右,白美田在断崖边停下了脚步,一些泥土碎石,滑落了下去。白美田回头想要倒回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追他的四个人已经追了上来。

看见白美田没有路了,追击的四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扶着身旁的树,连话都说不清楚:“怎么…怎么不…不跑了,你…你…你倒是…接着…接着跑呀!我…我到要看看…你…你能跑到那去!”

另一个人深吸了一口气,干涩的喉咙吞了一大口口水,缓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对…让你…让你跟我们回去吃香的喝辣的的你跑…跑个什么。”

白美田也是大口喘息,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双手合十,恳求道:“各位…各位老总,我真的…真的不能跟你们去,我家里…我家里五个儿女还等着我回去呢!求求你们大发慈悲放…放过我,来世我一定做牛做马报答你们。”

其中一个哄骗着白美田说道:“别…别听那些人胡说,跟我们回去,那是…那是去过逍遥快活的日子,每天有的是大洋,你还怕养…养不活你一家子?”

另一个人早已经追的不耐烦了:“别跟他废话了,直接把他带回去交差就行了。”

白美田要回去,他不能被抓,他知道这几个人不可能放过他,所以他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

白美田退到了断崖边,看了看断崖,回头看了一眼四人,虽然他很害怕,可是还是一个纵身跳了下去!

断崖下是梯形的耕地,虽然土壤比较松软,可是毕竟是三丈高的断崖,白美田落地的瞬间,一阵撞击的力量,白美田的脚根本就站不住,摔倒在了地里,腿上一阵剧痛瞬间传来!

耕地的边缘又是一个阶梯,而且还有许多的小树枝,白美田看了一眼断崖上,白美田知道自己还没有脱离危险,一咬牙,连滚带爬的扑向了下一个阶梯。

追白美田的四人,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钱飞了,连忙跑了上来,想要追下去,可是看见脚下的断崖,停下了脚步。

到手的钱飞了,追白美田的四人简直是气急败坏,亲眼看着白美田翻滚下阶梯。

四下左右看了看,似乎在寻找着下断崖的路,可是根本就没有。

“妈的,到嘴的鸭子也让他飞了!既然这么想死,那就去死吧。”其中一个愤怒中,拿起了手中的枪,瞄准白美田的位置开了一枪。

“砰砰砰!”又是几枪!他们已经失去了白美田的影子,只好放弃了。

“呸,别让老子在看见你!”四人吐了下口水,只好抱怨中转身回去了。

白美田又翻滚下了几个阶梯,衣衫早已经被树枝刮得破烂不堪,脸上和身上都有了些血迹,虽然没有了四人追来的影子,可是他还不敢停下,扶着自己的腿,忍着痛,一瘸一拐的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走了很远,似乎已经安全了,白美田越发觉得自己的腿痛得要命,又一次在疼痛中摔倒之后,白美田坐了下来,他需要休息。

白美田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腿。

“啊!”一阵剧痛传来,白美田忍不住叫出声来。

白美田紧紧的咬着牙,忍着疼,他不敢在去碰他的腿。

白美田离家还有很远的路,这里又没有人,他也找不到人帮忙,休息了一下,他扶着树站了起来,站起来的瞬间,腿上传来的剧痛,差点让他摔倒。

白美田找了一根粗一点的木棍,忍着剧痛,一瘸一拐的回家。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徐书云这一天在家里,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总觉得不安,左等右等也没见白美田回来,这让她更加的担心了。

孩子们已经问了她几次了。

“为什么爸爸还不回来?”“为什么还不吃饭?”

没有什么比在焦急中等待,更磨人心的了,徐书云在也坐不住了,她要出去找白美田。

她吩咐好了一切,有些慌乱的跑了出去,还没跑多远,就遇见了杵着树枝一瘸一拐的白美田。

看见白美田的样子,徐书云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扶着白美田回到了家里。

白美田总算是回来了,虽然没有被抓去,可是经过大夫的检查,他的右侧股骨粉碎性骨折,需要好好的卧床休息,短时间之内不可能康复,更不可能下床干活。

这使得这个原本就很困难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