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艰辛的十年(5)

  • 医道留香
  • 天心01
  • 2009字
  • 2016-09-26 11:25:04

今天的监工,目光当然还会停留在白美田的身上。

拖着疲惫中有些疼痛的身子,白美田努力的在地里干活,因为他不想挨打。

一切又恢复了正常的运作,长工们就是在这样的皮鞭和拳脚下,吃不饱,穿不暖,过着苦不堪言的日子,一天天,一年年,甚至一辈子。

地里的活干完了,还有其他的活,一年四季地主不会让你闲着,不过也有稍微有些空闲的时候。

白美田每天都在想怎么才能让自己脱离这样的日子,有一天白美田趁着比较空闲的时候,让大山帮他挡一会,他想去看看自己的大姐。

大姐谢白氏一家生活虽然清贫,但好歹还能过得去,看见白美田到来,谢白氏高兴万分,对白美田嘘寒问暖,甚是关心:“美田,最近怎么样?他们有没有欺负你?天开始凉了,大姐上次给你的衣服会不会薄呀?”

白美田很喜欢大姐,看见大姐,脸上只剩下了幸福的喜悦:“没事,不冷,都还好。”

谢白氏连忙点头:“好就好,好就好。真是苦了你了。”

“不苦不苦,大姐不用担心,我过得很好。”

谢白氏看着白美田,叹了一口气:“哎,做长工怎么会好,我的傻弟弟,你也老大不小了,眼看就已经到了该成家的时候了。哎,这…都怪大姐没有能力好好照顾你…”

“没事,大姐,我真的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你看,我是不是又壮了?”

“恩,恩!”

一些简单的闲话家常,聊了一会,谢白氏拿出了一件快织好的的衣服出来:“来美田,这是大姐才给你做的,试试,看看合不合适。”

白美田看见新衣服,脸上写满了喜欢:“恩,好!”

白美田脱掉衣服,准备试试即将织好的新衣服,谢白氏看到了白美田身上的鞭痕:“美田…这…”

谢白氏的眼泪哗哗落下,虽然知道当长工不容易,可是看着自己弟弟身上的鞭痕,又怎么可能不心疼:“是不是很疼?”

“没事!我皮糙肉厚,不怕。”白美田无所谓的笑了笑,穿上新衣服:“恩,真好,真暖和,有了它,今年冬天一定不冷。”

谢白氏看着白美田,眼泪不停的落下,她没有照顾好白美田,心里的愧疚让她无法释怀,眼泪如雨一般,不停的滑落。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她自己都过得不容易,根本就帮不了白美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美田过着这非人的生活。

白美田不想看到大姐这么难过,辛酸的脸上满是笑容:“大姐,我真的很好,你真的不用担心,你放心吧。你看我这么多年不一直都好好的吗?”

看着傻傻的白美田,谢白氏的挂着眼泪的脸上,露出了充满亲情的笑容。

相聚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在万般不舍下,白美田也该走了,因为久了会被发现的。

不过看见自己的大姐过得好,白美田也就放心了。

白美田又回到了自己的岗位,每天继续辛勤劳作,想要逃离这种命运,可是想法是美好的,过程是曲折的,现实是残酷的。

白美田除了幻想一下美好的生活,每天也就只能听命于皮鞭之下的命令。

冬天天冷的时候,长工们依然穿着那些破烂衣衫,没有棉袄,没有棉被,该干活时干活,该睡觉时睡觉。

这一天,天很冷,长工们都在地里干活,虽然穿得很薄,但是干着活就不冷了。

一个穿着棉袄的管事,带着谢白氏来到地里。

“白美田,你过来!”管事两手放在肚子面前,缩在棉袄中。

白美田抬头一看:“大姐?”

谢白氏看着白美田,笑着走了过来,似乎有什么大好事:“跟大姐来!”

谢白氏牵着白美田,跟着在管事后边,白美田不停的询问着:“大姐你怎么来了?”

“前些日子,你姐夫做生意好不容易赚了一点小钱,所以我就和他商量,帮你租一份地,所以找了好多关系,终于有着落了。今天呀,我们就去签租去。快点!”

白美田一听,差点没反应过来,停下了脚步,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真的?我可以不用当长工了?”

白美田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我可以有自己的地了?我可以自由了?”

谢白氏猛的点头,似乎比白美田还高兴:“恩,我弟弟不用在做长工了!”

“太好了!太好了!”喜悦中,白美田心里乐开了花,像个孩子在原地又蹦又跳。

“快点,这么大冷的天!”管事看见停下的两姐弟,催促着。

跟着管事来到了屋子里,有桌子,有凳子,有字画,有火炉,和屋子外面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管事的拿来两张契约:“来签了吧!”

在管事不耐心的指导下,一切都搞定了,从今天起,白美田不用在给地主家当长工,他在大姐的帮助下,向地主租用了一亩地,还有五分田,重要的是还有两件破房。

管事又说了一大堆关于租子还有交租的问题之后,姐弟两终于来到了白美田租的田地,还有破屋。

田地虽然是租的,可是可以由自己来支配了,房屋虽然是破的,可是好歹有了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更何况去掉了长工二字,白美田就等于自由了。除了需要向地主交重租以外,最少他不用在挨皮鞭,不用在听别人的命令,最少他可以有他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了,他的人生终于要开始了。

谢白氏帮白美田好好打扫,收拾了屋子也就要准备离开了,因为她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临走时又打量了一番屋子,似乎还是很担心:“美田,大姐要回去了,剩下的就你自己弄了。大姐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要是还有什么需要,大姐能帮忙的,你尽管告诉大姐就是了。”

“恩,我知道,谢谢大姐。”

“跟大姐还说谢谢。”谢白氏笑了笑,看了看屋子,看了看白美田,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