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独木难支(3)

  • 医道留香
  • 天心01
  • 2020字
  • 2022-06-20 21:56:55

白珍珍就这么去了,一个连温饱都不能的家庭,也就没有什么葬礼可言,在邻居的帮助之下,白珍珍葬在了白美田不远处。

就这样一家五口变成了一家四口,在徐书云心中,白珍珍的死,都是因为自己的无能,如果自己在努力一些,兴许白珍珍就不会是如此结局。

徐书云悲伤不已,心中的信念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可是她没有选择,家庭的责任,社会的责任推动着她只能向前,白珍珍入土为安之后,徐书云第二天就回到了工作岗位,她甚至没有来得及悲伤,因为她不想在看到历史重演,她只想看到自己的孩子健康的长大。

这个家仿佛又冷清了许多,徐书云也仿佛又苍老了许多,脸上的愁容,也彻底代替了笑容,每日更加辛勤的劳作。

寒霜铺满菜地,凛冽的晨风拂过脸颊,冷得人手脸生疼,年关将近,工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很公平,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却又很不公平。

有些人正常劳作一年,除去每月分得的粮食、猪肉等,还可以攒下一些几十块钱,这种家庭被称为进钱户。而有些人辛苦劳作一年,能勉强混得一家温饱。最凄惨的当然就是补钱户,他们因为各种原因,工分不足,则需要花钱买粮。

徐书云虽然平日里辛勤劳作,但本身就是女子,工分要低一些,而一家人的开销也全都落在了徐书云一个人的头上,所以如何能称为进钱户,只要能管得住一家温饱,不贴钱,已经是那年收尘不错,烧高香了,这也是为何徐书云没有办法给白珍珍买药,也不敢耽误劳作的根本原因。

眼瞅着就要过年了,有些人家张灯结彩、欢声笑语、添人添福、喜上眉梢,有些人家冷冷清清、苦不堪言。就像徐书云一家子,辛苦一年下来,别说攒钱,就连几个孩子的温饱都有问题,所以过年与他们无关!

徐书云在那一块田间菜地挑水浇菜,白树清在一旁带着白琼英。

陈家修几兄弟,穿着一身灰色的新衣服,手中还拿着一个风车,在田间追逐,向着前方跑去,陈昌荣与其妻子则跟在后面不远处。

陈家修与白树清虽然一直有所竞争,但关系其实一直都很好,陈家修远远的瞧见地里的白树清,高兴的冲着白树清挥手喊道:“喂,树清,我爹要带我们去城里下馆子,你去不去?”

瞧见别人换上新衣服,开开心心的围绕父母身旁,哪个孩子又不羡慕?

白树清听到声音,抬头望去,心中又何尝不渴望,更是忍不住的想起了父亲,心中一阵莫名的悲伤涌上心头。

眼神中的落寞,让白树清稚嫩的模样,看上去充满了羡慕,心中一阵酸涩,就像有一把刀在白树清心中翻搅,那种滋味,让白树清好无力。

白树清虽然心中渴望,但是他很清楚,他不能给母亲增加负担,他应该懂事一点,所以只是朝着陈家修大声应道:“我不去了,你去吧!”

陈家修高兴的说道:“那好吧!等我回来的时候,在来找你玩。”

“好!”白树清高兴的回应了一句,当咽下那口唾沫的时候,一阵酸涩的哽咽。

白美田走后,陈昌荣对徐书云家也还比较照顾,随着陈家修的呼喊,也向着白树清看来,冲着白树清淡淡一笑,问道:“树清,琼英,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望着陈昌荣,白树清多么想点头应下,可是他知道,他不能,所以只摇头,犹豫的声音,失落的应道:“不了!谢谢陈叔叔!”

陈昌荣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远远的冲着白树清一笑,向着前方的陈家修缓缓走去。

白树清望着陈昌荣一家子,心中羡慕不已,为了让自己不去羡慕,不去想,白树清只好埋头拔弄身旁的枯草,可是脑海中却全是陈家修的新衣服,还有城里下馆子的画面。

白树清沉浸在那幻想之中时,母亲低头快步挑水而回,在白树清二人近前时,白琼英渴望的冲着徐书云说了一句:“娘,陈叔叔他们让我和哥哥去下馆子!”

徐书云一听,鼻子一酸,红了眼眶,心中百般滋味,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与愧疚感,让徐书云顿时泄了气,放下了肩上的担子,不知是太累了,还是一种愧疚,深深的叹息一声,咽下一口唾沫,这才冲着白树清苦涩的微笑道:“那你们怎么不去?”

白树清听见白琼英的话,连忙扔掉了手中的枯草,啦住了白琼英,回答道:“我不想去!”

年幼的白琼英自然什么都不明白,只低头低声念叨:“可是…我想去!”

徐书云望着白树清和白琼英,一抹晶莹顿时忍不住滑落脸颊,徐书云连忙把头转过去,用衣袖将眼泪擦掉,不让两个孩子看见,深吸一口气,咽下心中所有苦处,稳定了情绪,回头露出一张笑脸,只哽咽的应道:“以后,娘一定带你去!”

正当此时,白清莲怀中抱着一些黑色衣物,脸上带着笑容,走跑在大路上,高兴的冲着三人喊道:“书云,树清,琼英!”

听到声音,三人一同向着白清莲望去。

白清莲看见三人,更是加快了步伐,向着几人跑来。

自从白美田走了之后,白清莲也是经常过来相助徐书云,并且送一些东西,对一家子也是相当的不错。

因为白清莲对三个孩子很好,所以孩子们也是特别喜欢他们的三姑,若是在平时,白树清和白琼英一定已经迫不及待的迎了上去,可是今日,两人却并未有动静。

徐书云瞧见白清莲,更是又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咽下心中的苦处,挤出一抹笑脸。

转眼间,白清莲已经来到了三人附近,徐书云喊道:“三姐!你咋来了?”

白树清和白琼英也乖巧的喊道:“三姑!”

白清莲冲着三人一笑,轻轻的抚摸白树清和白琼英,高兴道:“三姑给你们送点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