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独木难支(2)

  • 医道留香
  • 天心01
  • 2031字
  • 2022-06-13 13:59:13

白树清听到声音,抬头一看,瞧见白琼英一怔,随后反应过来,连忙放下手中木桶,快速的向着白琼英跑去,担心的说道:“走,快回去看看!”

白树清和白琼英一同回到了家中,白珍珍依旧如白琼英离开时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珍珍!”白树清大口喘息,慌张的喊了一声,跑到门前将白珍珍扶起,抱在怀中,又继续喊道:“珍珍…珍珍!”

白珍珍依然没有醒来,白树清摸着白珍珍冰冷的脸蛋和小手,也有些不知所措,只以为白珍珍是太冷了,随即和白琼英一起,将白珍珍抱回了屋子里,放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白树清知道事情严重,所以没有耽搁,连忙叮嘱白琼英道:“琼英,你守着珍珍,我去告诉娘。”

白琼英点头应了一声,白树清便快速跑出了屋子。

白树清一路疯跑,几分钟后,来到了村头的广场,东张西望,一眼便看见了正在辛勤劳作的徐书云。

“娘…不好了!珍珍又晕倒了,而且现在还没有醒!你快回去看看吧!”白树清一边冲向徐书云,一边高声向着徐书云喊道。

众人听到声音,皆抬头望了过来。

眨眼间,白树清已经来到了徐书云身边。

徐书云穿着一身灰色粗布衣服,头上戴着一个斗笠,拿着一个簸箕,听到声音,顿时心中一咯噔,瞧见白树清那着急的模样,担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眉头一皱,顾不得许多,甚至来不及何其他人打招呼,放下手中簸箕,取下头上斗笠,迈步就向着家里跑去。

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心中的担心,让徐书云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疯了一般的往家里跑去,甚至顾不得身后的白树清。

白树清虽然跑不过徐书云,但是却并没有被徐书云甩多远,徐书云前脚刚到家,白树清也跟着到家了。

徐书云冲进了屋子,守着白珍珍的白琼英,已经止住了眼泪,一脸担心焦急的模样,瞧见徐书云回来,连忙冲了上来,喊道:“娘!珍珍她…又晕倒了!”

瞧见床上的白珍珍,徐书云大口喘息,口中不停的呼出白雾,咽下一口唾沫,来到床边,轻声的喊道:“珍珍…珍珍!”

徐书云轻轻的摇晃了两下白珍珍,又大声的喊了几声,可是白珍珍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徐书云慌乱之下,唯一想到的人只有徐老太爷,随即叮嘱白树清道:“树清,娘出去一趟,你照顾好珍珍。”

白树清稚嫩的脸庞,深深皱眉,一副严肃担心的模样,点头应了一声。

徐书云火急火燎的冲出了屋子,向着徐老太爷家跑去,却不知道此时的白珍珍已经在生死时刻。

白树清守着白珍珍,不一会之后,上山砍才的白琼芳也回来了,得知母亲去寻找徐老太太爷之后,白琼芳便与白树清一同照顾白珍珍,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白珍珍已然被病魔夺取了生命。

瘦弱的白珍珍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她的世界很小,小到只有李子林的一角,小到只有屋前的这片天地,小到只有母亲和哥哥姐姐,她甚至连一顿饱饭都没有吃过,甚至连肉也没有吃过两次便离开了。

人生啊,原本应该体验酸甜苦辣,体验人生百味,快乐的时候快乐,哭泣的时候哭泣,悲伤的时候悲伤,幸福的时候幸福。可是有时候人生也是在骗取眼泪,有人说,生而为人,何尝不是一种天罚?或许在那样的年代,更加的能让人体会。

一个弱小的孩子,她做错了什么?命运为何不能给她眷顾?死神为何如此无情?她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可爱的孩子,甚至还不懂什么叫生,什么叫死,就结束了这一辈子。生命啊,你应该是这个世界最美丽的花朵,可是你为何那么的脆弱,到底要如何珍惜你?人生无常,快乐喜悲,无力天道,惟愿苦难远离每一个生命。

火急火燎的徐书云终于回来了,着急、恭敬的冲着身后的徐老太爷说道:“徐老太爷,你快帮我悄悄!”

一切都已经太晚了,此时的白珍珍,已经去了。

年迈的徐老太爷,放下手中药箱,来到床边,掰开白珍珍的眼睛,顿时皱起了眉头,凹陷的眼睛红了眼眶,深长的叹息,随即站起身来。

徐书云瞧见徐老太爷的模样,眉心的皱更深了,着急的问道:“徐老太爷,我娃她咋样?”

徐老太爷抬头望着徐书云,再次叹息,微微抽搐的脸颊,悲伤的说道:“哎,书云啊!娃娃她已经去了!”

听见徐老太爷的话,徐书云一怔,脑海中霎时一片空白,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心中的城墙瞬间崩塌,倔强的泪水,瞬间迷了眼睛,顺着脸颊落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徐书云一个人抗下这个家庭的重担,无论自己有多辛苦,无论生活有多艰难,孩子是她的全部,她唯一的愿望只是看着四个孩子健康长大,此时白珍珍的离去,让徐书云被现实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徐书云那般愧疚,那般绝望,生活在此刻仿佛只剩下了无助与悲伤。

徐老太爷瞧见徐书云如此悲伤,安慰道:“哎,书云啊,逝者已矣,生者如斯,你也不要太过伤心了,生活还得过下去。”

徐书云呆滞的目光,如同丢失了魂魄一般,只呆坐在原地。

白琼芳虽然不太能听懂徐老太爷的话,但也知道了什么,望着躺在床上的白珍珍,露出了一副悲伤的神情,心中的悲伤,让她蹲在徐书云身旁,依偎着徐书云,轻声哭泣。

白琼英虽然还不怎么明白,但是无助的模样,也跟着白琼芳,依偎徐书云。

白树清感觉到了什么,盯着床上的白珍珍,他知道自己又要失去这个妹妹了,就像失去大哥,失去父亲一样,心中有什么东西再次被触动,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多悲伤的事,他想要留着这一切,想要改变这一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