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艰辛的十年(3)

  • 医道留香
  • 天心01
  • 2017字
  • 2015-05-15 11:24:47

夜渐渐的深了,白天的话在白美田心里挥之不去,一个问题一直在他的心里不停的问自己:“这样下去,那我岂不是要给地主家当一辈子长工?”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命不是自己的,身不是自己的,有时候就连思想都不能是自己的,人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别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你没有选择,只能服从。

天微微亮了,在不知不觉中睡着的白美田,做着一个美梦,有一天他一定要过上好日子,有田有地,有吃的,有好看的衣服,有自己的爱人,还有自己的孩子,一家人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

一个身材魁梧,手握皮鞭的监工,凶神恶煞的将手中皮鞭一甩:“现在什么时辰了?都给老子起来,在不起来,小心老子手中的鞭子不认人。”

听到声音,大多数长工,都睁开眼,相互之间摇晃两下,揉着眼睛站了起来,一边活动一下筋骨,一边拿好工具,排队向着外面走去。

“诶,美田起来了!”长工大山挨着白美田,揉了揉眼睛,摇晃了一下白美田,眯着眼睛,站起来向着工具走去。

白美田昨晚睡得太晚,现在正做着美梦,被大山摇晃了两下,模糊中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哟呵,还不起来,听不懂人话是吧,皮痒痒…”

鞭子抽到肉上的声音,监工的鞭子狠狠的抽在了白美田的身上,白美田的手臂和背上,一阵火辣辣的痛,破破烂烂的衣衫瞬间被染上点滴血迹。

白美田的美梦破碎,疼痛让他惊醒,瞬间跳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和背,怒火中看着监工,为了防止更多的皮鞭落在身上,白美田只能咽下了火气,走向了工具。

拿好自己的工具,跟着大家一起向着地里走去,不停的摸着自己的手臂,用手背揉着自己的后背。

一路上几个监工的皮鞭不停的催促着所有人:“走快点,一天到晚只知道吃饭睡觉,今天要是干不完,你们都别想给我睡觉吃饭。饿死你们!”

长工在地里辛勤的劳作起来,监工这个时候是很认真的在监视着,若是有谁敢偷懒,那一顿皮鞭是免不了的!

劳作许久之后,长工们一天中除了睡觉,最快乐的时刻到来了,有人拿来了早饭。

监工的早饭有菜,偶尔还会有点小酒,小肉。长工的早饭,只有干硬的埋头和窝头,以及只看得见水,看不见米的稀粥。

不过长工要想吃饭,必须要等待监工已经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才能开吃。而且必须在监工吃完早饭之前吃完,否则皮鞭也会落到身上。

而且地主给的吃的,当然是少之又少,长工的工作何止是辛苦二字可以表达的,所以大家也都是狼吞虎咽,争抢中吃完早饭。

当然若是监工心情好的时候,也会施舍一点给长工,比如让长工学学狗叫,逗乐监工,在监工的嘲笑中或许能得到一片扔在地上的肉。

若是监工心情不好的时候,吃饭的长工,连相互之间的说话,都会引来一顿皮鞭和拳打脚踢。

吃过早饭,不能歇息片刻,就得立刻干活,直到中午午饭。

午饭过后,这个时候如果监工的心情好,那么会找个好地方,打个盹,这个时候的长工们,可以根据监工的心情,选择是否拖慢一点劳作的速度,让自己也有机会喘口气。

然后直到下午,直到傍晚收工,长工才可以回到草棚休息。

辛勤的长工就这样辛辛苦苦的工作一天,还要小心的主意监工的心情,若是监工心情好,那么也许哪一天可以万事大吉。

若是监工心情不好,那一天也许多说一个字,也会引来一顿皮鞭拳脚。当然监工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算你什么事都万事小心,也挡不了点背。

反正只要监工看你不顺眼,那么你就一定会引来一顿好打。

所以平时和监工套好关系也是很重要的,当然前提是你不要自己的人格,不要自己的尊严,好好的学狗叫,做地主的长工,做好监工的宠物,那或许你的日子会好一点。

所以凡是不会讨好监工的长工,身上都会有许多伤痕。

月亮终于出来了,辛苦的长工终于可以回草棚好好休息休息了。

有些长工倒在草棚里,就睡着了,因为他们真的很累很累。

就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甚至有些人一生也只能在这样的生活中消失在岁月的长河里。

他们从生到死,也没有一天为自己活过,在地主的眼里,他们甚至没有一头牲口重要。

这一天太累了,白美田昨晚也没有好好睡觉,所以今天一躺下就睡着了。

夜晚的风有些凉,长工们身长裹些稻草,纷纷挤在一起暖和,白美田睡在最外边,透过稻草的风,让他在睡梦中觉得有些凉凉的,可是他太累了,不愿意醒来,只能是抱着稻草,想让自己暖和一点。

天又要开始亮了,监工闭着眼睛,打着哈欠,揉了揉眼睛,拿着皮鞭向着草棚走了过来。

一声皮鞭,长工们拖着疲惫的身体,揉着眼睛又要准备开始工作了。

而白美田这个时候睡梦中有些晕沉沉的,没错,一夜的冷风,白美田发烧了。

“美田,美田!快起来了!”大山摇晃着白美田。

可是白美田却依然在昏昏沉沉中迷糊,他听到有人在叫他,可是他醒不过来。

监工走了过来,看了看白美田,挽起了袖子,凶神恶煞的表情,似乎刚睡醒的他,被白美田气出了精神:“好哇,又是你,想偷懒是吧,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走开!”

大山在监工的威胁之下,又啦了啦白美田,看了看监工:“他,他好像发烧了!”

“滚一边去!”监工呵斥一声,大山只好站起来,去拿工具了。

“发烧是吧,没关系,老子祖上专治各种疑难杂症,专治皮痒痒!”监工站在白美田面前,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