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晴天霹雳(11)

  • 医道留香
  • 天心01
  • 2044字
  • 2022-05-09 13:39:34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过去,白美田没有要醒来的样子,徐书云一个人在屋内照顾着白美田,黄友全和徐三江,以及徐行三人,商量之下,也只能等待,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

夜幕渐渐降临,徐书云一直守着白美田滴水未进,黄友全和徐三江,以及徐行同样担心着白美田没有离开。

若是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定然是无话不谈,一番热闹景象,可是今日,大家的面色却是难得的沉重,甚至没有两句话语,都在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除了四个孩子,其他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心情吃饭,正当此时李宗熊和陈昌荣担心白美田的情况,劳作之后,也来到了白美田家,想要询问白美田的情况。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得知白美田的情况之后,李宗熊和陈昌荣也是一阵惊愕。

夜渐渐深了,四个孩子已经在床上睡着了,李宗熊和陈昌荣还未离去,一群人坐在院中叹息,直到月上三竿,李宗熊和陈昌荣才回去。

徐书云一个人坐在白美田身边,双目无神,如同失了魂魄一般,呆呆的望着躺在床上的白美田,双手紧紧的握着白美田的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可是眼前的困境是徐书云无法逾越的鸿沟,徐书云找不到任何办法通过,唯一能做的,只是等待,等待奇迹的降临,等待命运的审判,等待结局的到来。

徐书云在幻想与现实中挣扎,回忆以前的点点滴滴,似乎一切就在昨天,恍惚间依稀可见,可是看着眼前的白美田,徐书云知道自己即将失去白美田,心中的悲痛与绝望让徐淑云不能自已,眼泪一滴滴的随着泪痕滑落脸颊。

夜静悄悄的,屋子里同样静悄悄的,就连院子里的黄友全、徐三江、徐行三人也依旧是静悄悄的,三人深深的皱着眉头,与徐淑云一样,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人生是短暂的,生命的宝贵的,人来人去,说来简单,却最是伤人,自古离别多情泪,唯有生死最炼人,人生无常,哪有一切如我们所愿,所以我们唯一能做的,不过是珍惜眼前人,珍惜身边人,珍惜自己所在乎的一切,不要等失去了才知道后悔莫及,若有时间,最怕的就是没有时间,人生二字何其简单,却又何其复杂,说得清楚,又如何说得明白?

白美田一生坎坷勤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每日辛勤劳作,却时常饥肠辘辘,唯一的幸福,唯一的笑,想来也是简简单单。

这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他们那一代人,是生活如此,是责任如此,是人如此,在大自然面前,在浩瀚的宇宙中,这一切都显得如此渺小,如此微不足道,可是在那院子里,在那房间里,确实所有的一切。

月光渐渐淡去,天空随着一缕晨风炸开一抹微光,院子里黄友全三人商量了一夜,倒也是想到了一个办法,所以随着天色亮起,徐行也向着村上赶去。

来到村头广场上,徐行急冲冲的跑进了村公社,找到了队长朱良吉。

朱良吉带着一副圆眼镜,刚到公社坐下端起茶杯,看见急冲冲赶来的徐行,笑问道:“徐行你有啥事?”

徐行挤出一抹笑容,客气的说道:“朱队长,美田的事你听说了吧?”

朱良吉听见徐行的话,脸上的笑容顿时收了几分,眉间浮现出些许怒色,言道:“知道一点,并不是很清楚,咋啦?他好了些没嘛?”

徐行严肃的说道:“美田病得不轻…”

朱良吉没等徐行说完,便打断了徐行的话,轻哼一声,似乎准备揭穿徐行,笑道:“不就是中暑吗?能这么严重?还是说美田他怕我扣他工分给我装的吧?你告诉他,犯了错该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有奖有罚嘛,我总不能徇私情呀。”

徐行连忙解释道:“要真是这点事,我就不来找朱队长你了,美田他是真的病得不轻,所以我才来找朱队长给想想法子。”

朱良吉瞧见徐行这般着急严肃,倒也相信了几分,有些惊讶的问道:“这…该不会是美田他有什么病吧?找老太爷看看去呀。”

徐行连忙解释道:“美田他年轻气壮,干起活来没得说,这个朱队长你也是有眼睛可以看到的,要说他有啥病谁信呀,就连徐老太爷也说美田平时身子好得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这样了。朱队长你可是一队之长,大家又都是乡里乡亲的,你看你平时人又好,对我们这些人也是多有照顾,所以我才来找你,还麻烦你给想想办法。”

面对徐行的夸赞,朱良吉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脸上露出一阵虚荣的笑,不过朱良吉可是一只老狐狸,没那么容易因为一两句夸赞就忘乎所以,他的心中可是有一把铁算盘,无利可图的事,朱良吉可不会给自己添麻烦,只不过徐家在陈家沟也算是大户,所以朱良吉自然也不会把事情做得太过,所以只言道:“这…徐老太爷都看过了,他都没办法,我有什么办法?而且美田身强力壮,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应该休息两天就差不多了,至于工分嘛,我叮嘱一下,不给他记过,工分照样给算。”

徐行自然不会愿意轻易罢休,虽然心中颇有言辞,不过脸上却是挤出一抹感激的笑容,言道:“那我先替美田谢谢朱队长,不过这美田的确病的不轻,徐老太爷说如果不想办法,恐怕美田就…就…”

面对徐行的一再请求,朱良吉虽然心中不悦,可是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他这个队长有些事还是要去做,有些人还是要拉拢,有些人不能得罪,所以沉思片刻,朱良吉还是决定走走过场,先去白美田家看看情况在说。

朱良吉装出一副关心的模样,故作怀疑的问道:“美田他真的病得这么重?”

徐行好说歹说总算是说动了朱良吉,心中升起的那一丝希望,露出一阵喜悦的笑容,肯定道:“真的,不信你随我去看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