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晴天霹雳(9)

  • 医道留香
  • 天心01
  • 2015字
  • 2022-04-25 10:04:42

四个小鬼虽然很期待白美田醒来的时刻,但是在白清莲的劝诫之下,知道父亲不舒服,也只好在屋子外面玩耍,等待白美田醒来。

白清莲给四个小鬼弄了些吃的,在白清莲的照顾之下,四个小鬼吃了一点东西,而徐书云则一直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白琼芳要大一些,自然也要懂事一点,知道的事也要多一些,所以知道白美田生病,也就没有在缠着徐淑云和白清莲,而是帮忙带着弟弟妹妹,不过其他三个小心,心中的迫不及待不时的会冲进屋子,看看白美田是否醒来。

清晨的微风已经随着升起的太阳,渐渐消失,白美田依旧没有转醒的迹象,在徐书云和白清莲焦虑的商量之后,白清莲准备再去请徐老太爷。

白清莲慌慌张张的刚走出屋子,三个小鬼便围了上去,一番七嘴八舌的询问。

“三姑,你要去哪?”

“三姑,我爹醒了没?”

“三姑,跟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白清莲一边快步出门,一边对三个小鬼说道:“三姑还有事,你们先自己玩。”

白琼芳连忙上前,将弟弟妹妹的目光引开,不让三个小鬼纠缠白清莲,不过正当此时,白清莲一眼瞧见了远处背着药箱,蹒跚走来的徐老太爷。

见到徐老太爷的身影,白清莲喜出望外,连忙打开院门,快步向着徐老太爷跑了过去。

在徐老太爷前方,白清莲大口喘息,伸手接过徐老太爷肩上的药箱,搀扶着气喘吁吁的徐老太爷,回到了白美田家中。

四个小鬼顿时围了上来,将白清莲和徐老太爷团团围住,白清莲着急的神情,对白琼芳说道:“琼芳带弟弟妹妹出去玩去。”

“哦!”白琼芳知道白美田生病,心中一阵孩子的担心与失落,应了白清莲一声,随后对弟弟妹妹说道:“树清、琼英、珍珍我们出去玩,不要打扰打爹。”

白树清已经到了能有一些自我意识的年纪,而且也乖巧听话,随着白清莲和白琼芳的话,白树清也没有在纠缠,开始牵着能听懂话的白琼英说道:“那我们还是出去吧。”

白珍珍虽然不会听话,但是也会跟着哥哥姐姐们跑,所以白清莲和徐老太爷进了屋子,而四个小鬼也去了田野之间。

白清莲搀着徐老太爷进了屋子,高兴中着急的冲着徐书云喊道:“淑云,徐老太爷已经来了。”

徐书云听到声音,回头瞧见徐老太爷,眉心的急切,顿时退去不少,连忙起身让开,愧疚的说道:“徐老太爷真是辛苦你了。”

“嗨,说撒呢,有撒辛苦不辛苦的。”徐老太爷客套的回了一句,随后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白美田,关切的问道:“美田怎么样了?”

徐书云担心的应道:“喝了药,没有流汗了,但是还是没有醒,好像还是有些痛苦的样子。”

“让我看看。”徐老太爷闻言,眼神之中的担忧也是多了几分,随即向着白美田走去。

徐老太爷来到白美田身边,依旧先撑开白美田的双眼看了看,随后开始替白美田把脉,眉心的皱突然更深了,连忙起身用二指在白美田的鼻息处探了探,又将二指伸向白美田的脖颈,随后惊愕的说道:“怎么会这样!”

瞧见徐老太爷的反应,徐淑云和白清莲心中的担忧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徐淑云慌乱的问道:“徐老太爷,美田他到底怎么了?”

徐老太爷连忙说道:“美田他的心脉无力,虚弱至极,已是生死关头…”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的在徐淑云和白清莲的脑海中回荡,顿时让二人一愣。

徐书云沉闷之时,犹如被抽去魂魄一般,顿时脊背发凉,身体不受控制,手脚一软,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耳边更是响起一阵嗡鸣,仿佛天旋地转一般。

白清莲瞧见徐书云瘫软,连忙一步上前,扶住徐书云,着急的望着徐老太爷,慌乱的问道:“那咋办呀?徐老太爷你可是神医,你得救救我弟呀。”

徐老太爷也是一阵无奈,深深叹息,摇头道:“哎,只怕老头子我我是有心无力呀!你们…你们恐怕只有到成都去看看!不过…不过…哎!”

伴随着徐老太爷那一身绝望的哀叹,徐书云那绝望的泪水犹如黄河决提一般,滚滚落下,这让他如何面对现实?

徐老太爷瞧见白清莲的崩溃,也是于心不忍,那沧桑的容颜之上,露出了一阵悲伤之色,那一双深邃凹陷的眼中,亮起一抹晶莹,奈何自己无能为力,只能劝说徐书云道:“书云呐!孩子…我…我也没办法呀…如果可以,你们还是赶紧想想其他办法吧!”

白清莲听见徐老太爷的这番话,眼中的泪水也是止不住的落下,一边拉扯着往地上坠的徐书云,一边苦苦央求道:“徐老太爷,我们哪能有什么办法,你可怜可怜我们,救救我弟吧,他这一家子,还有四个孩子,要是就这么没了,可咋活呀!”

徐老太爷一生经历无数,这样的场面虽说心痛,但也遇见了太多,虽然有心,却也无力,只愧疚的说道:“我也是没办法呀!要是有办法,我又何尝不想救他呀!哎…如果时间来得及,你们只有去简阳或者成都碰碰运气!”

白美田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穷苦人家,一年下来只能勉强的填饱肚子,根本就没有多少余粮,更重要的是时间也来不及了。

听明白了徐老太爷的意思,徐书云彻底绝望了,白清莲也是一阵无力感,与徐书云一同瘫坐了下去。

徐老太爷望着两人,老泪纵横,抬起衣袖,伤心的擦了擦眼角,一边拿起药箱,一边哽咽的对二人说道:“孩子,你们也别太伤心了,事已至此,活着的人,就好好活着,无论如何,咱们还得活下去呀。”

话音落,徐老太爷一边眨巴着那一双泪眼,一边深吸一口气,向着屋外缓缓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