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家的困苦(4)

  • 医道留香
  • 天心01
  • 2025字
  • 2017-12-18 19:37:39

冬天虽然过去了,可是春天带来的却只是春的气息,带不来人们心目中的春天。

冬天的寒冷,冻的是人们的身体,冻不了人们的意志。

可是现实的残酷,却足以摧毁人们心底的防线。

恶魔无处不在,在那样的年代来,谁也不知道到底谁在真正的凶手,生命是最廉价,也是践踏在最底层的,最一文不值的东西。

天冷,没有衣服穿,可以多活动,可是若是没有食物?那又应该拿什么来充饥。

没错,在那样的年代里,穷苦人家饿死,是常有的事。

“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这不是只是一句诗,在哪个年代,这就是事实。

即使白美田每天拼命的劳作,可是把地租交给地主之后,自己剩下的,连自己的一家的温饱都照顾不了,还得去很远的地方挑米来卖,才能保证一家人不用饿肚子。

今年不景气…

天旱雨少,眼瞅着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下雨了,虽然白美田每天都跑到很远的地方挑水灌溉。可是地里的庄稼还是在火辣辣的太阳下,弯了腰,如同枯草一般。

看着地里的庄稼,白美田直发愁,今年的收成恐怕交地主的租金都不够了。

靠天吃饭,可惜天公不作美…

那就不只是白美田一家要饿肚子,是所有的穷苦大众都要饿肚子。

在饥荒的年代里,哪有什么能吃的东西,别说一日三餐了,连一餐都没有。白美田一家,靠着几只红薯,已经熬了好几天了。可是白美田依然没有弄到一些能吃的东西。

徐书云愁容满面的对白美田说道:“美田,家里…红薯没了。”

白美田眉头紧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沉默片刻之后,说道:“先把这些给他们吃吧,我一会在去想想办法。”

大概三根手指宽的红薯,被切成了细条,用水煮熟,这就是一家人的午饭。

最小的女儿白珍珍,看着碗里的红薯汤说道:“爹,怎么又是这个呀,我不想喝汤,我想吃饭。”

虽然是因为白珍珍小,不懂事,可是这话在白美田的耳朵里,是那般的刺耳,仿佛一把刀狠狠的扎进了白美田的心一般。

白水先虽然也还很小,可是却已经很懂事了,他知道家里的情况,端起碗来到白珍珍面前,笑着说道:“红薯汤很甜很好喝的,而且红薯也很好吃的,珍珍你看。”

白水先喝了一口汤,用手抹了一把嘴,接着对白珍珍说道:“哇,真好喝呀,珍珍也来喝吧。”

一家人开始默默的享用自己的午餐。

一家七口,就一根三指宽的红薯,每个人碗里也就两根手指大小的红薯。

白美田和徐书云碗里根本就只有一点汤,虽然红薯已经煮得稀烂,可是也看不到一点渣,所以这碗所谓的红薯汤几乎没有什么甜味,除去一点红薯味,根本就是一碗白开水。

这点东西怎么可能填得饱肚子,白珍珍稚嫩的说道:“爹,我还要。”

除了每个人碗里的红薯粥,锅里根本就已经没有了,白美田和徐书云的碗里虽然只是一点淡汤,可是他们也舍不得吃,因为他们知道孩子们吃不饱。

听见白珍珍的话,白美田的心里在滴血,可是脸上却带着那慈父的笑容,准备把自己碗里的红薯汤倒给白珍珍,慈祥的笑道:“珍珍乖,爹这里还有。”

白水先是大哥,所有他也是最懂事的,他有时候会帮徐书云带弟弟妹妹,有时候也会帮白美田做一些农活,家里力所能及的事他都会帮忙去做。知道父亲要做很多体力活,所以懂事的白水先,抢在了白美田的前面,将碗里的红薯,全倒给了白珍珍,宠溺的说道:“哥哥这里还有,哥哥吃饱了,全部都给你。”

白美田看着白水先,心里虽然痛,却又很安慰,对着白水先笑着说道:“来水先,爹这里还有很多,你在多吃点。”

白水先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咽下一口酸水,说道:“爹,我吃饱了,还是你吃吧,你吃饱了才有力气,才能去种好多好多的红薯。”

白美田想要在白水先在吃一点,可是懂事的白水先,说什么也不愿意。

在那样的年月里,一天辛苦的劳作,或许能换一根红薯,不过有红薯的人,也不缺劳作的人,所以一天的劳作换一根红薯也不一定就能找到工作。更多的时候大家只能上山去四处寻找有没有能吃的野菜,有时候为了活下去,一些树根和树皮也会被拿货去煮汤,总比白开水好一点。甚至有时候为了让肚子不要饿得那么难受,将一些草还有树皮嚼碎吞下去,甚至吃泥土的人也是有的,那一年…

白美田去外面打工去了,想要赚一点能吃的回来,徐书云也上山去了,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能吃的野菜,懂事的大哥白水仙,也上山帮忙砍柴去了。

白水先除了喝水,已经两天没怎么吃过什么能填肚子的东西了,虽然懂事,可是毕竟年纪还小,忍饥挨饿也早已经到了他的极限。

身着破旧衣衫,背着背篓,拿着镰刀,白水仙走了许久,来到了山坡之上,由于太过饥饿,白水仙的双腿竟然有些酸软无力,不经有些打颤,不过白水仙并没有休息,而是放下小背篓,熟练的拿起镰刀,砍下那些自己能砍下的木柴。

这些小事对白水仙来说,早已经是轻车熟路了,不过就是费些力气而已,根本难不倒白水仙,不到半时辰,山坡的一个斜坡上,小背篓的旁边,横七竖八的放着许多树枝与杂草。

白水仙还爬上一颗丈高的小树上,双腿紧紧的夹住树干,左手也紧紧的抱着树干,右手高举着镰刀,熟练的快速挥砍,只听“嘎吱”一声,一截树枝掉落落下,白水仙这才停下动作,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一大截树枝,又仔细的看了一眼周围,双腿松开树干,轻轻一蹬,左手同时松开,小心的从半丈高的树上跳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