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家的困苦(3)

  • 医道留香
  • 天心01
  • 2004字
  • 2017-11-20 19:49:19

只要坚持,不管什么困难都会克服。可是…

不管做什么都是需要付出的,只是付出的东西会不同而已,秋天早已经过去,寒冬还会远吗?

对于吃不饱,穿不暖的穷苦大众来说,冬天是最难熬的日子。

为了妻儿,白美田只能更加拼命的干活,更加拼命的赚钱,一天当做两天用,自己没有吃的,也不能饿着妻儿,自己没有穿的也不能冷着妻儿。

鞋子,对于一个穷苦家庭来说,是一件奢华的东西。不是所有人都能有鞋穿,像白美田这种家庭来说,一双鞋子那简直是遥不可及的梦。

虽然没钱做鞋子,可是总不能一直光着脚在地上跑吧,即使那个年代没有玻璃之类的东西,可是毕竟人是肉做的,要是踩着什么锋利的东西,可就不太好了,毕竟在那样的年代里,如果不能干活,那对于一个平困的家庭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平困大众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因为他们需要克服各种困难,才能活下去…

徐书云用稻草替白美田编制了一双双结实草鞋。

冬天来了,草鞋虽然可是防止脚被划伤,可是却挡不了冬天的寒冷。

清晨的薄雾笼罩着大地,地上依稀的枯草结上了冰霜,地里的农作物更是披上了一层浅浅的白色,虽然看上去很美很美…

可是在那样的年代里,却显得那样的悲凉…

论平困人民如何抵抗寒冷。

运动,运动,还是运动。

生命在于运动,在那样严寒的冬天,我们的先辈们,虽然穿着单薄,却仍然是满头大汗。

白美田穿着两件单薄的衣服,胳膊露在外边,穿着草鞋,快速的大步出门了。

刚出门的时候还有些冷,小跑一会,走一会,然后在小跑一会,在走一会。

很快就适应了冬天清晨的温度,白美田又去挑米去了。

看上去,这一切好像并没有问题问题,可是事实上呢?真的就一点都不冷了吗?

当然不是,人都是肉做的,很多很多我们想象不到的艰难和困苦,在当时不止折磨着我们先辈们。

就算一直在活动,没有停下过的白美田,长时间暴露在严寒下的手和脚一样被冻得通红,一样生了冻疮,一样在寒冷的冬天干燥的皮肤裂开…

手还可以哈哈气,戳戳手,暖一下。可是脚…

白美田的脚许多地方生气了冻疮,冻疮让脚有些肿大,由于穿着草鞋,将脚长时间的裸露在严寒之下。冻疮也裂开了口子,一条条鲜血淋淋的口子,宽的足有两三毫米宽。

每当看着白美田的脚,徐书云都悄悄的暗自落泪。

即使如此,白美田也必须每天继续穿着草鞋去为他的家而奋斗。

没有钱买药,生冻疮了,忍。

冻疮裂开了,为了防止感染,为了不让裂开的口子变大,只能用麻绳将裂口的冻疮缝起来…

出去了几天的白美田终于又挑着米回来了…

晚饭过后…

白美田咬着牙,忍着痛脱掉了草鞋…

草鞋上有几处血迹。

白美田的脚又裂开了两道口子,看着脚上的麻绳,徐书云鼻子一酸,眼泪又落了下来,捂住自己的嘴,让自己不会哭出声来。

“没事,已经够多了,也不差这两条,明天还要去地里干活,帮我缝一下吧。”

虽然白美田很疼,可是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安慰的笑容。

哭过之后,徐书云开始替白美田缝合裂开的冻疮。

没有麻药,没有专业的手术工具,在裂开的伤口,用针将冻疮穿透,在用麻绳穿过,绑上。

整个过程白美田没有力气叫喊,双手死死的握成拳头,牙齿用最大的力紧紧的咬住牙齿,仿佛要将牙齿咬碎一般。脖子僵硬的伸直,眼睛血红,整张脸在强忍中变形,青筋都露了出来。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或许没有经历就无法体会吧。

直到缝合完成,徐书云在也忍受不了,捂着嘴,冲出了屋子。

而白美田也因为刚刚的“手术”耗尽了所有力气,躺在了床上,深深的出了一口气,离开了地狱的感觉。

脚下的感觉在疼痛中麻木,仿佛已经失去了知觉,白美田看着屋顶,刚刚忍住的眼泪,现在轻轻的滑落。

这眼泪,一半是因为疼痛,不自觉的流泪,还有一半是因为刚从地狱回来所留下的眼泪。

“我宁愿死了好一点…”

白美田摸了一把眼睛,小声的念了一句。

白树清虽然还很小,不怎么懂,可是他知道白美田很难受,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看见了。

白树清爬在白美田的身边,小手抓住自己的衣袖,轻轻的放在白美田的额头,替白美田擦汗。

白美田睁开眼睛,看了看白树清,从地狱的边缘回来,脸上露着慈父的笑容,精疲力尽的摸了摸白树清的头。

或许吧,死了一切就结束了,可是有时候生死由不得我们选择,有时候我们必须要活下去。

感叹过后,白美田必须要重新拾起勇气,拾起信心,与他的生死相关的还有一个家,他要保护这个家。

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每天或许都会遇见很多东西,人生或许会有很多痛苦在等着我们,或许有很多幸福在等着我们,为了那份幸福我们可以不顾一切,我们会变得勇敢,变得坚强,变得无坚不摧,就算在多苦痛也不会闪躲,因为我们要守护着那一份我们觉得值得的幸福。

而白美田就一直在守护着这份幸福,只要坚持,只要勇敢,在大的困难和痛苦都会过去,寒冬也早晚有一天会退去,春天总会到来,只要有信念,就不会畏惧。

裂开的冻疮折磨了白美田,可是压不倒白美田,寒冬在白美田的坚强下,压不倒他,他会扛起这一切。

在白美田缝瞒了麻绳的脚下,寒冬渐渐的开始过去了。

白美田脚下的麻绳也越来越少,虽然脚又痒又痛,可是比起那寒冬来说,这已经算是天堂了。

春天终于还是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