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艰苦的磨练 艰辛的十年(1)

  • 医道留香
  • 天心01
  • 2130字
  • 2015-04-26 13:25:57

我是小懒猪一条,每天都想睡到自然醒,十点以后在起床,可是吧。

每当睡觉侧左边睡的时候肚子就会疼,检查了好多次,结果都是无功而返,所以我也就习惯了,换了一个姿势,侧右边睡觉。

最近不知道怎么的,侧右边睡觉也会疼醒,所以我无法安静的睡觉了。

医院是我一个去不起的地方,我以前患过胃溃疡,后来胃糜烂,断断续续的医疗,好一点了就停,不好了又接着吃药,也不知道到底好没有,现在这种情况我以为我已经无药可救了,可是每天早上都疼醒,这让人实在有点接受不了,我又不愿意做胃镜,所以又检查了好多次,结果当然一切正常。

今天又要去检查,没吃早饭,好难受。

“哎,我觉得不用检查了,每次检查都是一样的结果,估计我要OVER了!~”我走在我妈身后,无所谓的念道。

我的确已经对医院失去信心了,反正我觉得除了我的家人,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我特别喜欢,特别留恋的了,对于我而言其实都问题不大。

老大(也就是我的妈妈)自然是特别担心,每次听见我这么说都会很生气:“一天到晚只知道胡说八道,你才多大一点!”

我倒也不想太反驳我妈,让她伤心,但是我很不喜欢去医院,因为受不了那种味道,所以碎碎念道:“不让我睡觉就算了,在这么下去,连饭都不让我吃了,死也要死得有尊严呀,要是饿死了,这也太丢人了一点。”

今天星期六,磨磨唧唧终于来到了医院,挂了号,找到了医生。

一间小房间里,有一个柜子,一张蓝色的床,四周挂满了各种感谢的锦旗,还有一张桌子,桌上有一盆盆栽,一台电脑,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医生还拿着一张病例,仔细的查看。

医生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头发有些花白,额头上已经少了许多头发,沧桑的岁月在他的脸上划出了痕迹,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大褂,满脸的笑容,见到我,眉眼之间露出那一抹暖人心的微笑。

一番简单的询问,我把我的情况简单的描述了一番,随后他给我把了一下脉,看了看我的肚子,然后给我说了一大堆,问了我一些问题,很显然我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因为我听不明白!

检查当然是必须的,不过和其他地方有些不一样!

来到四维彩超室,调了一包芝麻糊一样的东西,用很大的一个杯子装着!

医生也跟了过来,似乎比我还担心我的病情,虽然让我觉得有点慎得慌,但是我心里突然感觉到一种满意,心中忍不住点赞道:“恩,这位老爷爷真敬业!负责!”

我躺在检查室的床上,听见了医生爷爷在叮嘱检查人员道:“麻烦检查仔细一点哈,让我看看!”

我听见这话,心里暖暖的,更是多了几分欣赏,心想:“恩,不错,遇见一个有责任心的,我被这痛折磨了几年了,我是不是以后可以愉快的睡觉了?要是他医术好一点,肯定没有问题了,嘿嘿!”

老爷爷站在电脑面前,仔细的看着,检查了一会,让我站起来,喝那一杯芝麻糊!

还好,味道不难喝,我喝呀,喝呀,喝呀!

“还要喝吗?”

我已经不饿了,无奈的看着检查的医生!

那位老爷爷笑了笑,好像是在哄小孩一样:“要全喝,我还看仔细一点!你放心,没事,我一定把你医好!”

我心里顿时一阵暖暖的,虽然我已经不饿了,但是我还是听话配合的继续喝!

直到我一滴不剩的,把那一大杯芝麻糊喝完!我已经饱得不行了,肚子都已经变大了好多!

终于检查完了,老爷爷笑了笑,对我妈说道:“没事,你放心,你的胃糜烂是好了的,就是有点慢性浅表性胃炎!”

我有点狐疑的问道:“啊!可是一直睡觉都很痛,就是因为胃炎?”

他慈祥的笑了笑,点点头:“对,没有什么大事,你放心吧,我一定让你好起来!”

“恩!”我应了一声,心里暖暖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知道如何感谢这位慈祥的医生爷爷!

我们回到了他看病的房间,他一边安抚我,一边开着药方,然后老大就去交费拿药去了!

我看到了桌上的一些东西!

【医生榜样,我心目中的四川名医,白树清!】

我好像记得是有这么一些活动诶,忽然对这位医生老爷爷有了几分兴趣!

因为现在还比较早,而且奇迹般的,今天医院的人挺少的,我就喜欢医院的人少,大家都健康就是最好的!

闲着没事,老爷爷和我聊了起来,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我还在研究我有兴趣的,听见老爷爷的问话,这才回过神来,吞吐应道:“恩,这个,暂时没有去工作!”

老爷爷好像想起了什么,从抽屉里拿出一口袋东西,好像是传单之类的东西,递了一张给我:“这个胃呀,要自己保养才是,能不吃药尽量别吃药,好的作息,才能有健康的身体,现在的年轻人呀,就是不注意。这个是我自己为你们这些年轻人特别写的几句饮食方面的短诗,你没事可以拿来看看,对你的胃有好处!”

我接过纸条,十六句简短的诗句,概括了饮食需要注意的重点,我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

“好了,我记住了!谢谢!”我还给了白树清爷爷!

白树清爷爷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问道:“记住了?过目不忘?我人生第一次遇见过目不忘的!那你背给我听听!”

虽然我记住了一大半的诗句,但是有些单独的词确实忘了:“没有,我只是记住了重点,生冷辣硬,烟酒腌制,吃喝有序,作息规律!”

虽然不是过目不忘,一字不漏,但是也让白树清爷爷有点吃惊:“恩,不错!总结得也不错。”

“我能概括,没有想到你更能概括!精髓都在里边了,十六句变成了十六个字!不错,年轻人可以!”白树清爷爷和蔼可亲的笑了,似乎很高兴的样子,和我开起了玩笑。

我瞬间觉得很自在,应道:“不是,是您的诗写得好,简单易记,而且文采好,要不我怎么可能记得住!”

就这样我和这白树清爷爷聊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