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女神传之16-17章 白狐复仇

  • 圣雅女神传
  • 神秘圣君倾听
  • 12175字
  • 2021-04-15 09:09:37

女神传之16-17章白狐复仇

【第十六章白狐寻仇】

在说话之际,第十三宫缓缓走下一个人,行走在冥界紫光梯子,第十三宫就是冥神殿,堕落、梦魇、羽三人之外,之前处理事情的是修罗神被打败之后,在主持宫殿的人就是羽,可是羽最近忙的事情太多,所以十二宫殿内的事情就是赖斯在负责,惩罚魔王~~~~赖斯,一个完全强势的西欧神话,赖斯携带着地狱火焰的神,在埃及死神之上的冥界神位,掌握着各种惩罚别人的刑具刑场,是刑法的执行长,称他为[典狱长首领都不为过],而强大的灵压是一个意念力只次于布朗的神,因为他强大的是控制力,凝聚念力为丝,能控制万物的控制力,所以他可以惩罚任何人,他是神,一个具备人类性格的神,他很少出现在其他宫,突然造访的他,强大的气场,身外飞飚的火焰,他缓缓飞下:“这位女士,你的笛声的确强大,已经很久没有让我佩服的笛声了!居然能安抚我的狂怒!”

“额?~~~先生过奖了!”离下跪行礼,其他三人马上敬礼:“拜见赖斯大神!”

“免礼!”赖斯挥手,走向离,“布朗跟我说过你的事情,当年第一次圣战,是因为修罗神的错误决定,认为你们异族会帮助圣雅斗士,决定灭族,当年我通知小队去阻止的时候,结果晚了~本来这悲剧不应该发生的!”

“小妖不知道当年谁阻止了攻击,当年修罗神的这个决定,害我全族险些灭族,可惜不能血刃敌人,传说修罗神已经转世变成普通斗士,可是我全族就无法回来!”离低声哭泣到。

“呵呵!姑娘要知道修罗神转世,你没有赶尽杀绝,是有良心,可是在冥界,仁慈不是什么好事情!”赖斯略微停顿说,“请问,如果我告诉你,我知道真正说服修罗神灭族的人下落,你乐意随我走一遭吗?甚至可能要赔上性命!”

看了看布朗,不知道布朗是怎么猜到对方会这样邀请自己,看到布朗等人暗示向自己示意点头,她只能说:“如果能为我族人报仇,为父母报仇,小妖自然义不容辞!!””勇气可嘉!”赖斯不是很真诚的鼓了鼓掌!棋子终究是要送命的!

“吾等也愿意为上次阻止不利将功补过!”堕龙和蓝光也请缨到,当年布朗还在执行圣雅任务,没有跟二人交手,所以不知道两人后面去拦截修罗神的的队伍来晚了的,也恰恰因为后面变成冥斗士以后,知道这事情,所以他对这三位神的印象很好,随后的接触他也有幸得到了这2位大神帮助进展顺利,当年的堕龙和蓝光也只是普通的精锐斗士,如果不是跟布朗合作,他们几乎不可能成就现在地位。

而当年二人也目睹自己来晚的后果。所以他们也很乐意帮忙布朗去灭掉这个灭族的元凶。

“当年,在修罗神手下也有一个妖族斗士,他是狐族的克星,也是你堕龙族的叛徒,更是你蓝光的宿敌~一个恨不得所有跟布朗有关的人都应该去死的死敌!”赖斯说道。”他的存在本身就是让我们不信任妖族会信仰忠诚冥神的原因!”

望向布朗。能恨布朗入骨,而且连带他们家人的,只有一个人~~蓝光跟堕龙大喊:“冥君的护国君——天鹰座!”

“呵呵,没错,天鹰座是狐狸族的宿敌,天鹰族倍受堕龙族的欺负。而当年背叛了圣雅界的,却为了抢夺十二宫之宫位,他曾是你蓝光的对手,呵呵,怪他命运不不济,恰恰让他没想到布朗成了十二宫之后可以破例收二个副使,所以他投奔了冥君,呵呵他可以欺骗其他人却欺骗不了我,他身上的星座能力,说明他也是圣雅的叛徒,也算是冥界的首位星座斗士高官吧,”

“呵呵,如果你知道真正的冥界高官星座斗士是我,真不晓得你什么感情,你能感受到他的星座能力,为什么没发现我的呢?”布朗冷笑道,其实这个天鹰斗士也算当年跟凤凰座争位子的人。

“因为冥界看上去一片祥和,其实内斗不断,只是冥神早有规定,如果十二宫的人直接参与矛盾奋斗,那么双方都会被其他神无止境挑战,所以我们作为高层的不会参与下面的纷争,何况神之间的战斗少不了生灵涂炭,所以高层下面最高能涉足的就是教皇和将军,因为我们为了避免大规模战斗,会让一个家族来化解矛盾!我给你一道密旨刺杀任务,就是刺杀天鹰座,如果冥神他们上面怪罪下来就是我们执行剿清肃清叛徒的任务罢了,成功的话人头落地无法复生自然没什么,可是如果刺杀失败,则是灭族大罪!在冥界里面,历史是胜者来书写的!你可以拒绝任务,毕竟对于你来说无异于是九死一生的任务!”

“选中我是因为我无依无靠!不需要担心失败连累族人的后果!可是这二位布朗教皇朋友~~~~?”离回头看看。

“呵呵,这是我要说明的地方,他们二位只是护送你出去,他们会对付外围的护卫军,而对付天鹰座的就你一个!他们会以赴宴被扣押为由自保反击见机行事,毕竟作为冥界的十二宫的左右使,他们的地位也不容许军队侵犯的!布朗会在不管你是否胜利的时候离开,你只要能退出圣坛,他就可以让你们全身而退。如果你还想活着,最好就是期待早些见到他!”赖斯说道冰冷的好像这事情和他无关。

话落之间,离已经披上一套晚礼服,由一队黑暗斗士抬着轿子飞向敌人区域,而堕落和蓝光是各自骑着黑暗疾风翼龙在旁边飞舞,队伍在每一节就会换一队队伍上去抬起他,离所做的是教廷御用的紫晶黄金轿子——紫晶龙轿子,十二殿平时最低调的十二宫其实是兵力最大的,今天浩浩浩荡出动了,这次浩浩荡荡的队伍冲动了5000人,是半个师的大军,如果用现在的话就是出动了一个空军旅部,一支有空袭轰炸力的直属团、一支空中战斗部队,轰炸团以射手法系斗士为主、直属斗士是神殿教廷的人,算是强大的主力队,而制空军是强大的对地对空控制队伍,是冥神王牌队伍的一只,代号不祥,极其神秘,出动了这么大的排场,让所到之处的十二公里里面冥君队伍不敢轻易出手,可是因为队伍出发看上去才有二百人,附近走的就那么多队伍其实只有一个团在地面行走,而空军都在空中飞舞,冥君的空军巡逻队发现了这大批队伍,差点以为是冥界大战,出动了二个团才敢上前询问,才解除戒备。

冥界没有皇宫,冥界有十二宫,但是都知道冥界地狱十八层,另外的六宫就在冥君手上,我们从第六宫倒数回去看,由中心到外围[以下内容虚构反对迷信]

冥王宫——实际为冥王城,在冥神殿之外的君王,目前是冥君在执政大楼,冥界最精巧的工匠——天究星的戴达鲁斯主管冥界冥君的一切材料费用,也负责冥界的冥王城的安全。

极乐净土——则是佛界主管的区域,本来由阿弥陀佛看管的,可是阿弥陀佛虽然负责这个区域,阿弥陀佛看到冥界入口出现多重怨灵,所以以身引路,镇压魔障,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可见多艰巨的大愿,目前冥界负责的人是沙希。

死神宫——是达纳特斯.他是夜神之子,传说他喜欢披着黑斗蓬,拿着长柄镰刀,夜晚行走于人群的居地。

克洛诺斯是第二代神的最高死神,他用镰刀切割亡者,二位守护神一起负责地狱人间的死神收割生命,也就是负责把人带到冥界,至于是要到哪个宫殿审判就看他的职业,战斗类的和有冤情的去冥神殿、凡人类的无东西去正义宫,二人是羽的哥哥,可是那事情以后他们就几乎不怎么联系,而羽也会偶尔回来,了解死神一族和凡间的情报,只有敌人入侵到死神宫,这群人才会出动,这个宫殿所在地方也叫死神界。

执刑宫——阎王负责执行二审和复查,好让受判者执行受刑的官员,十八层地狱受刑发配者,可以说几乎十八宫殿都跟他有接触,是为人最平易近人,除了我们常识的审判阴阳,也是所有亡灵归属重要的负责投胎转世的六道轮回部门。

正义宫——有正义女神希弥斯,她手持利剑,为每个灵魂秤善恶,如果灵魂的善多于恶就上天堂,反之则下地狱。如果是罪大恶极者会被放逐到“无间地狱”,永远接受无间的痛苦和折磨。她不受冥神控制,只负责审判自己所负责的灵魂审判(陨落的神/功德不错的人/无法超生的六道外灵等),而冥殿那边负责多为战魂、和冥界的居民,而她负责每个西方往生者的审判。

冥河宫——冥界入口旁边的第一宫,传说只有入口没有出口的宫殿,由卡伦神负责看守,传说那条轻得多的阿克轮的河就是他的母亲所看守。

另外还有“感叹河”——克丘特斯、“忘川勒特、“火焰河”邱里普勒格顿、“憎恨河”史蒂克芬(据说神若是渡过那条河会失去神性,所以常被神用来作为发誓之用)……单单第一宫就有五个冥神将军守护,他们不属于108冥将之中。

宫殿就九个神在守护,而沙希是布朗力举的守护神,极乐净土最接近冥王宫,所以附近的神就可以处理各种事情,他这个守护神,也只是代理而已,其实也是最不被看起的守护神,沙希也很无奈,谁叫自己是刚到神的级别的人选呢,除了流言蜚语,还好没什么人闹事,在别人眼里他是多高尚的位子啊可是实际他也是权利最少的八宫,虽然有个特色的女侍队伍让人羡慕,可是沙希一直有种育才不遇的感觉,勤奋修炼中,得知布朗有行动,他便开始到第一宫门前等候,他唯一感谢也和恨的人就是布朗,给了自己这么大的压力,虽然也知道两人并非同路人。

“恭迎冥殿特使!”沙希在门口迎接着他们,因为这一站要摆渡过河,而这个河是神都飞不过去的阿卡伦,卡伦神自顾自的说:“观礼特使?就是冥神的眼睛咯!最近河里的冤魂开始不老实了!虽然我换的是冥龙舟,可是避免不了河里骚扰,吓坏了特使,我可担当不起哦!”看着眼前这个卡伦神,衣服渔夫死神的打扮,可是离感受到他比布朗还强大的力量,传说这个卡伦也是二代大神,可怕的人居然说话,让离开始胆战心惊,何况没经历过什么世面。

“卡伦大神,特使大人的安全由二位翼使和吾等保护,您尽可放心!”沙希微笑说道,可是他也知道卡伦说的没错,这次过来的时候,明显那些冤魂在骚动着,是乎也感觉到什么东西开始骚动着,而本来可以开启的的时空门也关闭了,每年冥君都是这一次关闭的时间大举开始宴会,这样也杜绝了大军的进入,可是这次他们错了,这次布朗没有出现的原因就是布朗利用了卡伦河不能飞的特点,用水晶之璧结合其他十二宫的力量,构成十二块跳板一样巨型长璧,形成了一条在空中的路,当然队伍还有个冒险的地方就是在空中3000米要划下去500米,平时滑翔是没问题的,可是这条河违背了自然规律,一旦落体就直接坠落,所以队伍使用的是人梯的方式拉过去,就算一个到了路面,就可以将落水的斗士拉上岸而且以他们的力量在水下支持三分钟还是可以的,可是还是牺牲了十几个战士,是被冤魂活活埋没在河里,可见敌人多厉害,如恶灵一般等待食物。

船是用铁锁相勾连,冥水晶锁链锁住,三个船就带着表面的二百人开行,摆渡的其实是十三个,十三个死神。”阴兵借道,鬼祟避让!开船拉!”

[这是地狱如果我说生人回避不是多余吗?]

“好了,前面就是冤魂冥雾!小鬼们!进入战斗状态!生死由命!概不负责!”卡伦挥动着船舵开始,身边对空发出十二个光芒照明弹飞出去。对面刚飞出的冤魂瞬间被卡伦打回水里,黑暗又出现一大群黑压压的受刑怨魂伸手要抓走他们。

死神斗士出动镰刀破解了部分攻击,可是数目众多的敌人还是很吓人。

“佛法佛光!驱散!”沙希已经蹲坐地上启动佛法光芒,用佛光阻挡敌人靠近,船缓缓行使过来,还是有强大的斗士怪兽不怕佛光冲刺而已啦,堕龙和蓝光也加入了战斗,可是数目太多,缓缓聚集到了船沿,“佛光防御!”挥手出去,佛珠如同大龙一样旋转飞舞,阻挡和冲击敌人靠近,而且出现旋转防御。

卡伦却笑了:“沙希,你这是自掘坟墓!你对他们越狠他们反扑更狠!而且显眼目标就是你一个!”卡伦故意将沙希吹到另外一条船上,而且是船尾,旁边的死神也跳离那条船”那你就自己来成为鱼饵吧!”

果然扑面而来一群强横的敌人,沙希提升自己的灵力爆发出一个巨大佛法莲花攻击,如同核弹一样轰炸了湖面,强大的劲风吹走了无数敌人。

这气魄让卡伦都震撼了,能在这条河上使用大攻击的要消耗很多的能量,沙希已经开始聚力喘息。阿克伦这条河突然沸腾起来,出现大量漩涡,卡伦突然惊讶说道:“沉睡在阿克伦之下的守护龙难道哟醒来?该死,那东西我可处理不了她!可怕的家伙!怎么能惹她呢?中大奖咯!停止攻击!防御为主!”卡伦突然伸出一个封印的禁锢如同铜墙铁壁一样阻挡了附近的攻击,加快了划船的速度。

听到附近的悲鸣,一批护卫离的佛相斗士所摆的阵法被击溃,连人都被抓入水里,看到这样骇人情景不怕是假的,在离怀里的嘟嘟也开始哆嗦,离看着沙希、堕落、蓝光都累得大汗淋漓,所以离开始吹奏自己的笛子,笛声响起,周围攻击的冤魂开始安静,停止了攻击,而水面也恢复平静,冤魂浓雾开始散去,船只也加快流通。

回头一看,一个人影出现,一个水构成的女性拨动着水波让船离开,卡伦也跳到后面,开心地哭笑看着:“我的妈妈啊,真的是我母亲大人呢,多少千万年没见了!儿子想你啊!”阿克伦也如同看到儿子了所以挥挥手微笑,然后慢慢化成水融入了河面,本来惊涛骇浪的河面恢复平静晴空万里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久久看着母亲消失的地方,擦拭眼泪,用船桨打了下沙希说:“下次还是乖乖点哦!这条河已经很久没有沸腾过了!我还是喜欢她平静的样子!何况作为守护神,应该明白这里是怨魂的家,不是谁都喜欢自己的家被人打扰的”

“嗯!是在下冲动了!”沙希双手合璧的道歉到,离关切问有没有什么事情,然后嘟嘟开始为他们疗伤。卡伦只能说:”这次算你们命大!”

离试着感受了一下,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用神识看了下却看不到,轻声说了句:“怎么会?有圣雅斗士在这里!是我感受错误了吧”疑惑之后,船已经进入一个时空门,眼前一晃,已经到达大殿门口,卡伦自顾自的说:“呵呵欢迎来到我的世界,我的行宫,这里是冥界第一宫冥河宫!旁边就是奈何桥!所有人都惊讶自己是什么时候下渡船,已经出现在码头之上的石阶了。”

“冥界的传送门已经准备好了,欢迎各位大人进入冥君势力范围!”一个黑色的死神站在一个紫色空洞的门口,让离感到可怕和震撼,因为这股力量太可怕,强大的力量让他看到了他的六翼翅膀,而这个死神穿的是斗篷,离马上发出了颤抖,这个人,这个人就是当年重创了自己的六翼天使兽,那虽然是披着披风,可是离感受到了,对方带着双脚的头部,发达肌肉上的大蛇图腾,粉红色的光翅膀带着暗绿色的光波,翡翠绿的靴子,一个没有圣衣的冥界斗士,一个也是兽斗士一员的神兽级生物,九尾雪狐是仙狐兽的一种,而对方是次于神兽的神阶魔兽——羽翼大蛇!一个毒可死一国的恐怖存在.

那是堕龙族的神兽,堕龙族所属大系为羽翼族,那神兽恰恰是羽翼族的神兽,羽翼族的另外一个可怕的底牌所在,实力明显在天鹰座之上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心甘情愿效忠天鹰座,这次的这个家伙的出现让他们惊讶住了,因为这个家伙按照他们得到的情报是被派遣到羽翼族族长那帮忙镇压封印去了,这次怎么出在这里。

突然一个声音如同惊水波澜一样荡开,:“离、堕龙、蓝光!这个人是我来解决的!你们不用担心!”布朗的声音传来,但是周围其他人却没有察觉,这让三人捏了一把汗,这样的神级卡伦的面前,居然还敢使用这个,这个布朗也太大胆了吧。

突然一个美女出现,穿着洁白色的衣服,金黄色的卷发,眼睛蒙着一块薄布,这人的强大的力量散发在身体周围,如同熊熊火焰,但是却如此的洁白,那是一种圣洁的力量,左手吊着一个天枰,右手一把蓝色的光剑,她轻声走来说:“本来我也不喜欢管职能之外的事情,可是突然感到有客人来我所看守的区域,我不得不来看看!欢迎来到我的世界!我是正义宫的希弥斯,刚工作完就将自己瞬移来了,请见谅!”凭空变走了利剑,希弥斯却没有拿去眼罩纱的意思。

蓝光轻声解释给离说:“因为希弥斯要审批正义与邪恶,为了表示公平已经习惯不已眼睛看人,则是用自己的灵力去感应对方的善恶感,如果一个人力量过于邪恶就将被请离她的宫殿,而不能通过传送门!”

“众人回礼!”一个冥界女官喊道,然后大家一起亮起右手齐声回答:“请正义降临,审视我们!审判我们!”然后鞠躬倾斜了一下身子跪下。

“正义天枰!倾斜吧!”女神的天枰出现了星座的形状,然后出现倾斜,然后一部分的人被移动到了另外一边,然后女神利剑挥下说:“审判之剑!驱逐!”那一部分的人就连解释的机会被瞬间移到了各自的区域。

守卫深严,冥界81将里面出动了21位将军帮助把守宫殿里三层外三层,然后冥君在其中的四位将军的保卫下缓缓走向高台,而且在他高傲回头的时候,下面的众将士下跪齐呼:“吾君万岁万岁万万岁!誓死效忠冥君大人!”

“众将平身!”冥君站起来挥手,然后右手扶着剑托说道:“今天乃是护国君寿辰,本座只是路过,众将随意!只怪我来太早了!寿星都没到场,我可不好抢了他的风光吧!”众人起来呵呵笑起来,”冥君大人请上坐!先行入席!”礼官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漫天飞舞的白色光芒花瓣飞出,一群白衣侍女飞来,穿着圣洁白衣服的离悬空飞舞下来,众人一起挥出飘带起舞,如花如光,让他们各个惊讶的是她们跳舞蹈与花瓣的结合,加上冥灵力,如同彩虹花一样,离婀娜多姿的舞蹈让人倾倒,轻松炫舞,缓缓飘向冥君,可是四个近身将军准备阻挠的时候,冥君出手示意退下,然后狂风大起,与他们的天女舞蹈相反的方向大量出现鹰的羽毛形成大鸟的样子,天鹰座出现,强大的力量会震伤离,可是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冥君飞身抱住离的腰,转身挥出掌风退出震荡范围,而其他的女侍者也随之被震飞受伤,围成一团站在冥君身后。

“大胆!天鹰座本座在此你都敢对来使动武,你就不怕别人耻笑我冥君的手下是臣子都能随随便便拿来欺负的么?”冥君怒斥道。

“主人息怒!戾气双翅有些顽劣,不过是本能见她以玄功吹奏,误以为是来袭的刺客,特此挥动攻击保护主上而已!岂料她就是冥神殿派出的特使大人!还望见谅!”天鹰座缓缓幻化成人型,一个身穿深黑色鹰型盔甲的斗士出现,飘逸的短发,威风八面的站在那里,鹰眼带着血红光芒,盔甲闪出暗黑紫蓝色的雷点

旁边的羽翼大蛇则已经盘在一盘如同跪在地上行礼,看到羽翼大蛇下跪,他才弯腰行了个绅士礼仪。

“天鹰座!我们玄武、朱雀、青龙、白虎四位护法将军还是可以保住主上安全的,你这样贸然行动是歧视我们的职责么?”玄武护法将军说道,作为八十一将军的老四玄武将军斥责道。

“尊敬的天鹰座,作为审判的女神,我可以公正的表示,我今天所传送来的嘉宾都是没有恶意对冥君动手的意思,你这样做,是在怀疑我的公正么?”阿弥斯脱去眼罩,恶狠狠的瞪着天鹰座,强大的灵压让天鹰座站不住了,还好羽翼大蛇挥动保护圈阻挡,阿弥斯怒斥挥动剑气打了过去,摧毁了他们的防御罩,准备挥剑的时候,天鹰座又一次假惺惺的歉意跪下:“看来是微臣多心了!望主上饶恕微臣,望诸位将军大神见谅!”

“各位,好歹今天是护国君天鹰座的寿辰,也请各位不计较这么多,也希望冥君主人替我的主人圆了这次的场,饶恕主人的鲁莽,他也是担心主上的安慰而已!”羽翼大蛇恭维到。众人也看向冥君,并且行礼让其定夺。

“好好宴席让你搞得如此扫兴,好了,只要诸位大人不要介意如此的境遇,我想这个宴会还是可以继续,否则我们就各自散去吧,免得丢了我冥界的脸面!”旁边的黑暗圣兽出现在冥君身后说道。

“呵呵”冥君听了,轻蔑一下。“黑暗圣兽说的极是,特使大人,如果你不介意这次的意外的话,我们就继续下面的活动如何呢?总不能让这么大动静的活动出糗吧!冥界可不丢这自家脸面!”冥君牵着离的手问道,离收回了手拒绝了他的拉扯。

“冥君大人,感谢刚才的搭救之恩,小女子何德何能可以左右贵势力的圣事,小女子惶恐!但不无大碍,就当是一次意外邂逅即可,能得到冥君的尊驾出手,以是小女子的前世造化!君臣有别,还望冥君自重!”离轻声说道。

“呵呵,那就由我带你跳第一支舞来热场吧!下面活动就可以恢复了!”冥君伸出另外一只手邀请道,离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说:“荣幸之至!”

随着二人的牵手,歌曲开始,僵住的气氛才得以缓和,天鹰座和羽翼大蛇才如卸重负!示意伴舞助兴!音乐继续!

天鹰座用内心传音和羽翼大蛇对话:“这女人不被我的天鹰座的鹰摄威慑给吓到,恐怕不是你说的简单雪狐吧!被冥君看上的人我们怎么好动手?”

羽翼大蛇盯着雪狐说:“错不了,你和我都有感受到猎物一样的气息,这家伙绝对是异族斗士,从来没有听过冥神教廷有异族女斗士,何况还是十二殿的女特使,恐怕来者不善,我们还是小心点的好!冥君不过玩玩罢了还娶她为妃不成?又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不足挂齿!”天鹰座点点头。

而阿弥斯却因为天鹰座的怀疑,没有打招呼匆忙离开了会场无心继续赴宴,而旁边的四个护法也开始讨论:

朱雀:这女神大人的胆量的确不错,天鹰座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青龙:三妹,其实无需担心天鹰座,世爵而已,他又没什么战功,这小子这次得罪冥君动怒,恐怕冥君等下就要我们提前离开了。

玄武:呵呵,这样也好,阿弥斯说感受到杀气才提醒我们都到场,现在那护殿的几个宫主都陆续离开,恐怕这护国君是命不久矣!

白虎:呵呵,枪打出头鸟千古不变,太出风头的人早死不得善终,这是必然的,命中注定他该死!

果不其然,整个舞蹈助兴期间,冥君只是跟离等人闲聊,没有去理会天鹰座,然后以政务繁忙得回宫为由,撤走了自己的兵力,天鹰座自己的兵力只能自己补上站岗,这时他的兵多多少少也喝了酒突然拉来站岗有些懈怠和怨言。

而冥君刚准备告别离时候,其中一个信使飞身出现,小声说了几句,冥君眼色凝重的握碎了杯子,拱手对离说了句:“失陪了!”然后拨动斗篷,匆匆带着大队人马集合,并且转身对护国君说了句:“这时候你负责的边境告急!你的烂摊子我来收拾,你自己好自为之,这次我亲自出军!你安心过你的诞辰吧!”天鹰座便微笑起身拱手说:“多谢主人抬爱!一路小心!”便目送他们离开。

剧外神语:冥君中一要地——冥界魔坛,封印众冥界和灵界的冤魂魔兽怪兽的地方,深处是封印魔神族的地方,最初是梦神梦魇把守看管,其中后面章节出来的几位角色都是这里逃出去的,魔神族被冰封在魔坛深处,可是却容易被惊扰醒来,今夜时分,突然一批不明身份的特种斗士强制打开了多个危险级为SSS的怪兽头领,让他们恶意作孽,然后一阵符咒被炸掉,而且魔神坛平时就是瘴气和迷魂雾所在,根本不是普通的高级斗士就可以进入的,能进入这个地方的只有达到斗皇上阶的,可是一下这样大批的传说斗士,让天究星的戴达鲁斯倍感压力,天究星戴达鲁斯可是星宿神,他利用魔坛岭天然屏障和自己的迷宫星术将魔坛封印得严严实实的。可是没想到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故。他已经亲自率领精锐部队进行镇压,可是怪兽头领的召唤术召唤了大批的妖魔鬼怪来破坏,天究星已经启动备案封锁了第四封印门和第五封印阵,可是那些蠢蠢欲动的怪兽已经开始攻入七-八层,而魔神族就在第九层,下面的三层更是关押更为强大敌人,甚至是神,所以不可以让他们起来,天究星分别向阎王和冥界求助,因为死神宫和极乐净土的人是不具备抵御这群敌人的能力,其实沙希的佛界斗士也已经在第三宫和第四宫布下佛法和神阵,死守大门,而死神切割对也在斩杀其他的漏网之鱼,也慢慢支援二三层小队。达纳特斯预料到这个魔坛周围也会出现情况,所以也立即向冥君上报了SSS级特级战备指令。

冥君连续收到二位主神级发来的战备指令又收到阎王的应急响应,不得不调用大批军队镇压各界,果然各地出现了各种灵界裂缝、各种天灾人祸、甚至出现了其他地方的反冥君的势力反抗,所以在看到宴会到了宴席阶段,冥君协助驻守的最后一批将军也撤离了,异象开始发生,一切的巧合就这样发生了,冥界魔坛的有些封印开始松动,为后面的剧情埋下伏笔。

第十七章白狐复仇

宴席众人迷醉,离看了看情况,开始吹奏歌曲,蓝色的花瓣飞舞,而身边的侍女又已经开始绝妙的舞蹈,飞出彩带,旋转飞舞,洒下的花瓣带着麻痹身体神经的迷魂粉飞散全城,而在外巡逻的羽翼大蛇感受到离的特别灵力波动准备前往查看的时候,蓝光在他前面经过的时候突然展开了时空之门,在羽翼大蛇惊讶准备瞬移的时候,在时空门里出现一个手掌抓住他的脖子狠狠甩入了时空大门,那身影快速的快拳快脚的将羽翼大蛇活活的逼入时空门更远的地方,羽翼大蛇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大门关闭,在即将关闭的时候,那黑影子的声音回头看向蓝光:“外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蓝光坚定点点头,说道:“你一定要活着回来!”然后转身丢出斗篷,出动大量的闪电轰炸了外面的天空。

而在歌舞升平的这边,三波强大气浪荡开,带着花瓣,许多的宾客已经麻醉睡去,侍女们也飘身后飞关上了大门,杀戮降临,刀起刀落,刀光剑影,将外面的守卫一个个斩杀,可怕的一击冲击玄指光,恶狠狠扎入天鹰座心口,离刚收手,那堕龙已经暗中出手龙缠绕将天鹰座打飞上天梁,离蓄力的第二招双手掌风打去,带着冰霜的冰刺寒气,狠批多下,出现多股玄气打去”杀我?你还嫩了点!”。

可是天鹰座的身形已经刹住,随即他的天鹰座圣衣接住了那些攻击,丝毫没有影响。可怕的是他胸口的血洞以肉眼可见的方式恢复,而堕龙这个时候知道天鹰座的自愈力在起作用,自己已经不方便出手了,所以他远远开始施法,给了离一个眼神,离便挥出飘带卷抱着天鹰座一起瞬移到一个地方。

堕龙转身飞向下面阻挡其他人,这个时候的天鹰座也以天音说道:“你的音乐居然可以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麻痹人的五感,除了听力,你居然可以顷刻封印人的五官的确不错,可是天鹰座,具备着破音的能力,所以~~~你可以死心了!”一声惊天霹雳的鹰鸣,离飘然荡向后方,而自己刚才站的一线长长的裂痕和大坑,

“玄心奥妙诀!~悲鸣吧!”一圈光芒,无数的光芒樱花瓣包围了离,并且如同风暴眼一样将四周的花瓣聚集在她身边,强大的灵术力量,挥动手中的笛子打去,强大的爆炸力荡开~~~•离却眼神凝重。

一个人影缓缓从浓烟里面走出来,翅膀在摆动着,如同没有伤害一样,“呵呵,当年的冥神封我为护国君,是因为我护国有功,能护国的防御力岂能如此不堪,这样实力的我怎么可能被你这样的孩子所打败!”天鹰座缓缓举起右手,力量在指掌间聚拢!血色的鹰眼此时如同死神一般注视着离,灵压袭来!

“我自知能力有限,无法对你造成伤害!”离有点颤抖说道,但是还是向右侧伸开手臂,挥动一个半弧形,“但是我得为自己、为家人。为族人战斗!”燃烧自己的灵力,万花飞舞,回忆自己族人和家人惨死的情况,离哭了,旁边的嘟嘟在默默加持着她的力量,笛子变成了剑,左手伸向右手,抽取展开,双手亦然出现双剑,脚下荡开气浪,不再是花瓣,二把光剑利刃强大无疑,强大的光芒照亮天空,布朗说过,只要把天鹰座打到身后的魔阵即可,堕龙的能力瞬移也只能到那,可是身后的五十米必须是他自己走进去才可以,所以只能自己逼退他,可是没想到自己的能力有限,无法让对方撼动半步,心想唯有以命相抵了,蓝白色的头发开始变成血红色,衣服也变成了红色,二把剑,一把是自己的白狐神剑、一把便是天魔神剑.天魔神剑还不区分的震伤其的手掌,有要反抗的架势。

离双剑空中交叉,然后再次展开,化成圈子,这次的圈子为纯金黄色,“玄心奥妙诀!奥妙玄心!”飞身而起,双剑合并,力劈华山,狠辟而下,威力震天,天鹰座欲俯冲过来架势被挡住了,天鹰座向后荡去,随后抽身又是一剑气打去,天鹰座这次以掌力抵抗后退,一声爆炸的气浪荡开,天鹰座如约进入了魔阵范围,天鹰座轻蔑笑道:“不错的攻击啊!能震伤我!”裂嘴流出血,擦拭以后,“功力不错!那么我就以我的奥秘绝技来对付你了!”

双手张开,双手掌型胸前叠加,身后赫然出现多个星点,然后形成天鹰座样子,“天鹰座最终奥义——天鹰冲刺!”巨大的鹰型攻击以光速突破了白狐防御,将离重重甩出五十米外,而这个时候,天鹰座后面的攻击没有结束,后面还有大量的小鹰型的攻击波打来,就在嘟嘟展开防御罩,离感觉自己要死的时候,一声更强大强大的鸣叫传来,一个身着白衬衫脚穿休闲黑裤子的金发男生,身前出现一个金黄色的水晶璧反弹了所有的攻击,然后天鹰座的惊愕住了,自己的头盔也比打飞滑落,露出他飘逸的翠绿色长发,但是此时这张俊朗的脸带着一丝不可思议,因为他感受到了羽翼大蛇的气息在这个人的身上,而身后布朗也已经扶起离转转身抱着离走,刚走几步就说:“兄弟这是我欠你的!”

对面这个人也只玩笑般的对后面来了飞吻然后亲自捏碎了水晶之璧化为攻击碎片砸向天鹰座可是这足以让天鹰座惊讶,因为自己都没有这样使用过水晶璧。

“圣鸟座!——不愧圣雅传说之名!”天鹰座佩服说道,可是这时候的他没办法出手了,因为震荡的力量让他只能聚力第二次发出最终奥义,可是这个时候白衣人月月鸟却冲过去,保持闪避动作过去飞身一脚踢了天鹰座下巴,使得天鹰座缓缓摔倒在地上。天鹰座试着强攻,可是对方也只是闪避。

“你不使用圣衣对付我?是小看我么?”天鹰座有点愤怒了,虽然只是没有入选星座精英团,可是级别是近神长老的斗士,对方居然敢不穿圣衣来挑战自己。

“你不配!”月月鸟手指瞬间挥出水晶链缓缓封住他,使劲丢入阵法的石柱上,双手合一,缓缓把其拉入阵中,离顺势给了一击,天雷砸下,天鹰座圣衣瞬间分裂出体变成光飞回圣域,临别的时候发出一个光线擦了天鹰座的脸暇。

“千年前,以圣雅女神之名剥夺了你的圣雅斗士资格,你的圣衣属于圣雅,之所以引你来这里,就是让你懂得单纯你从这里来,那就从这里回归圣雅吧!而你用执念强制圣衣留下陪你,对圣衣来说是耻辱的!”月月鸟的话传来。

“呵呵,这就是命啊~~~”回忆了自己选择离开圣雅到达冥界,效忠冥神,一步步爬上来,到最后还摔得这么重,他的回忆里穿的天鹰座圣衣的还有一位女性。

“与你们星座传说斗士相比,我们真是自叹不如,为什么你可以血战二位近神斗士,你还是毫发未伤,布朗都不能全身而退!,可是你却可以轻松打败羽翼大蛇,我和大蛇有感应,我看到了一切。”

“呵呵,是么,你看到了!我还以为没人看到我动的手呢!”

“你很强,可是你却不承认!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毫发未伤么!”

“呵呵,你天鹰座的破音属性,可以音速攻击和破除音速攻击,可是我的圣鸟座圣衣却是飞禽之王,凤凰座的不灭队长有再生,其实我也有,我还多一项叫神佑!就是所有鸟系圣衣都有的属性,我都具备,与其说你们是跟我打,不如说你们是你我圣衣打,你天鹰座圣衣都要被我威慑,何况蛇是我们的猎物,大蛇之所以受你恩惠也是因为背叛圣域的时候,你救了他,但是你怕他报复注入了自己的天鹰契约而已!但是终究你太弱了!能告诉你就这么多,你可以安息了!”

“呵呵,差距~~~~果然这么大的差距!~~”天鹰座化为颗粒碎片随风消逝~~~~他留下的最后一句是“月月鸟,你比~~布朗更苦!”

月月鸟只是轻蔑一笑,然后转身看了看毁灭不成样子的地方,堕龙突然出现在月月鸟面前,说:“居然真有圣雅斗士出现在冥界了!没人发现吗?”

月月鸟轻声一笑:“我的事情办完了,我只是经过,我马上走你别拦我!”

“什么意思?”堕龙问道,月月鸟笑着回道:“羽翼大蛇一战,布朗已经受伤,却还为要死的白狐小妖治疗,他恐怕此时已经昏死过去,如果你不去接他,他就会死!”指了指方向在不远处的亭子,果然是倒地的布朗,而身边的离还保持着打坐姿势,嘟嘟已经在旁边为布朗疗伤,可是也大汗淋漓。

堕龙只能拱手说:“后悔有期!”然后月月鸟荡开飞舞飞向悬浮的天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