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佛缘篇26-27章冥界佛界劫

  • 圣雅女神传
  • 神秘圣君倾听
  • 16666字
  • 2021-04-20 16:09:21

寻缘篇26-27章冥界佛界劫

【第二十六章冥君剑宗万剑朝宗】

在集古录这边歇战以后,圣雅等人进入了雷音寺里面,与其说这里是神庙,不如说这是万佛的大殿神域,进去之后浩瀚天空,佛光大地,不同只是四周悬浮的打坐坐禅空洞,

附近的佛都已经成为金身石像,也就是没有了生气,如果有佛法根基和佛法舍利的佛需要一定时间就能重新苏醒,但是会耗损数年道法。

再往前看去,阿难和迦叶二位至高尊者受伤护着依旧淡定的大日如来,普贤和文殊赶过来的时候,大日如来头也没回的说道:“两位菩萨且留步,这孽障魔性魔血甚至魔灵力不是尔等能对付的!还是帮我对付剩余的三位吧。”

文殊菩萨和圣雅三位都对附近看了看郁闷说:“另外三位?在哪里?”

阿南过目不忘算是最见多识广的被女性所喜欢的胁持护法和最强心法迦叶都对付不了敌人是哪位呢?

可是在这里圣雅却喊出一个人的名字:“冥界冥君!”说这话的时候大日如来才转过头来:“施主,你认识这厮?”

圣雅定眼看了看:“虽然魔界灵力强大地可怕,可是他冥界的灵压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了!冥君乃是冥界君王,号令千万冥界军队!”

大日如来看了看说:“冥界君王?冥界魔物倒是有,可是大部分是异时空灵界魔界的裂缝的怪物,他打开时空扭曲的裂缝,以魔障神器扰乱我佛界道场,冥界大门被打开吾倒是相信,但是这个魔界大门是佛道界天界齐心封印,这魔障魔性强大不假,应该不具备持久打开这道大门的本领才对!”

“这~~~”圣雅也不禁想到,的确如此,冥界冥君手下108将,大军9981万,虽然冥界大军108冥将(被灭掉一次的是冥界魔星108将,和这个不一样)虽然挂了几个,可是百位强将对抗佛界是可以抗衡,可是他们没理由这样做。因为冥界百将执行侦察防御刺杀和区域维护甚至是夺回失地,还有一部分算是冥界职责和冥界教皇的秩序维护双层工作,佛界和他们算是互相协助的关系,怎么会冒犯灵山。

紫罗兰上前说道:“哇,这贤者就是传说的大日如来佛啊,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呢,无风自飘的衣服也是散发强大的日炎气息。”说着也是随着一挥动发出一颗种子,强大的荆棘青藤缠绕着大日如来并且往四周加固形成一个魔法阵,但是自然马上被大日如来如同阳光一样强大的烈阳烧毁众生。

紫罗兰上前行礼:“得罪大佛了,吾只是试验一下大日如来如日火烈阳之说的力量并无而已。那么接下来几位就要做什么我不管,我们只是跟着来看热闹的!”

“呵呵~~~~冥君大人已经今非昔比,被赋予了掌管破界之道,持剑剑冢,已经是道家万剑剑宗,这次来打扰佛界请地的就是——魔剑宗门人,剑气道术自然不亚于尔等的佛法罡气!”~声音传来,眼前出现的居然是三位女子,而且居然是在几位佛法精深的诸位面前突然出现的!竟然好不被察觉。

出现的三个角色正是冥妃冥姬以及冥界黄泉女祭司,所以自然先说话的不是别人,自然是原来冥后的声音:“尔等居然不在冥神身边伺候着怎么可以在这里出现呢?”

“这可是真是意外,前朝冥王的冥后大人居然也来了佛界,真是热闹,冥妃率二妹妹给您行礼了!”说着三个人也行礼了,虽然他们没发现冥后在哪里。

“冥妃和冥姬出现不意外,喜欢到处游荡,可是代替孟婆看守冥界奈何桥的祭司怎么可以出现在这里!不知道因为少一她渡河祭司多少人不可以过河超度轮回么?”冥后问道。

这时候大日如来说话了:“这位女施主句是冥界的人,她是女祭司,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往生超度之路停摆了,阿弥陀佛也说道冥界这7749个亡灵超度不了的人需要过度到亡者他需要借调度到佛界来,千万年了阿弥陀佛几乎不再跟佛界求助寻找支援,这次不只是引发渡来好些亡灵,而且还带来了凡间邪恶的力量污染灵山佛界!居然都是尔等搞得鬼!我当时还好奇为什么是个女祭司带队?”

冥后说道:“守桥祭司居然离开冥界,没有迷魂药,就少了过河了却凡尘,也就入不得轮回世界,没有想到千万年来没有断过的迷魂汤忘情水孟婆汤居然在这小祭司手里断了,孟婆汤需要49天炼制,从来没有出现枯竭的情况,想必是你们二个打破了孟婆仙鼎吧!不对,我还察觉到有摄魂铃的灵力?”

“吾还察觉到这祭司身上有一丝力量困住了心神,看来这祭司是被你们控制的吧!”圣雅一副警觉得看着。

“恩?圣雅女神?我们的情报里面可没有提到她的出现啊,姐姐,还是速战速决破开结界,返回冥界去吧。”冥姬说道,冥妃点点头。

这时候冥君持剑飘身靠近,灵压逼人的力量在附近冲刺着,但是到大日如来前方百米附近的范围却被阻挡,这我佛大日如来的护体佛法果然强大,一只凤凰、一条神龙、一条飞虎蓄势待发的看着。

而大势观音、文殊菩萨、菩萨观音三位则视乎明白什么一样站立在如来佛左右和后方,如同已经摆开大阵,强大的三个圣兽奔跑冲击冥君,只是一招,冥君居然被震飞百米,冥界力劈华山之招怒斩居然也中断了这阵法的力量,四位佛界大神不得不互相对视,这圣兽玄阵诛杀各界邪恶妖孽,居然被一把冥王剑阻挡了,这冥王剑得多少亡灵怨念啊?

刚才的诛邪圣兽阵可以诛邪四代怨念,这冥君手中这把剑难道是之前在圣雅界受损的半截真身么。那就是半个界神的利器了,可惜是冥界凶器。

大日如来也率领三位菩萨一起对战冥君,结果冥妃冥姬已经阻拦了三位观音的靠近,而让大日如来一人大战冥君。大日如来以掌对剑,强大的如来神掌挥出,冥君以剑挡之,二个人的力量之间引发磁暴,强大的力量震荡大殿,大殿如同被感应到一般,四处散去,如同知道再在没有意义一般化为颗粒散去。

而大日如来也轻微的望着他问道:“冥君不在冥界好好待着,犯我佛界作何?”而冥君只是喊着:“杀!!”挑起一剑尖刺气浪,佛祖双手交叉挡住,但是也被震退十米,而冥妃和冥姬的拦截也到此结束了,似乎她们也不正面跟三位菩萨对垒一般,但是几位观音倒是惊讶,听过冥后却没有听说过的冥姬冥妃却如此强大,可以与他们的佛法抗衡,毕竟妃是一方领主,但是这个冥姬就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了。

可怕的是冥界冥君应该是次界神,居然能与佛界界神如来对抗,如来释迦牟尼佛也不得不重新审视其如今的冥界冥君来,因为在他的认识里面他不应该具备这样的力量。三位菩萨突破拦截护驾如来.

以法一藏谈天理会的普贤菩萨、以论一藏说地的文殊菩萨、以经一藏厉害度鬼的大势三者结合的无边佛法居然还击溃不了冥君,在无边佛法面前,众生万物如同尘埃般渺小,居然还如此强大到生命力量,可以抵抗此等佛法。

这时候冥姬和冥妃已然倒退飞向如来上空,佛主本想想挥出结界,却感觉到眼前一堵无形的水晶结界展开,居然可以化结了冥姬和冥妃的攻击,能比主神还强大的人,想必也是强大的神级别的人了,如来慧识在佛海思考原由。

如来身前缓缓飘来2人,刚才为他挡下这二个人在上方攻击的神——冥后和圣雅,冥后击退了敌人继续攻击的身形,而圣雅的水晶之壁自然反弹了敌人的攻击,让敌人只能滑行向后倒退几步。

冥君对空横批一道,天空虚空裂去一个银河,撒下无数剑气和残剑断刀,大日如来也双手展开,强大的佛法支开一个法圈阻挡,却被剑气刺破,带着强大的魔性,强大的冥君交叉双劈以后直接又是一斩,这次直接震破了大日如来的佛法,如来佛主居然身前也出现佛珠类型的防御壁护体佛灵力,而佛主最后一组的防御壁是莲花,金菩提莲花的力量无上佛法。

横空又是一剑,冥后马上闪现退后,而圣雅则手持一个奇特的盾牌阻挡这一招,冥君的这一招的剑气被折断反射飞向天空,强大的余波荡开,如同一个巨大的水流水柱荡开十次波纹一般,连圣雅自己都好奇这股力量的到来,因为星域盾牌在时空一族的时空巨柱那,这个盾牌具备强大浑厚的圣雅灵力盾牌,但是也有着强大佛法灵力,她顺势的右手摊开,形成一个金色矛,可是就在她抛出一箭之后,一组强大的金光出现,一个金字塔状的能量,这股力量如来不熟悉,可是圣雅为之震撼,第三个——界神的力量,而且是最恐怖的原始界神的力量,是一个具备一代圣雅女神的创世界力量的神。

这股力量吞噬了无数的佛法力量,大日如来的金刚界的力量觉醒产生共鸣震破了这次的力量吞噬,一个具备四个头的古佛么?不,是更可怕的敌人吧,居然冥界的几位主神都给这个家伙行礼了。

对方也是一下男人一下女人的声音说道:“圣雅丫头啊,你是不是很惊讶看到吾的存在啊!”而后很强大的手中挥动一个光短杖一样的棒子,一下挥动打去,大日如来佛就瞬间盘坐升起了妙玄莲花了,而几位观音大士也再次过来形成强大的佛界莲花。

大日如来盘坐突出一口血丝以后说道:“施主尊驾何人,感情的具备着凌驾界神的力量,吾创造的佛界结界,居然会被尊驾如此顷刻打开。”

“世界皆为混沌裟婆世界,皆由虚幻创造,可是虚虚实实的世界万物皆由吾等创造,吾乃创世神——梵天,是你佛尊大人一直否认存在的神!”这个四面的大佛神居然是“有求必应”的创世神——梵天,一个被佛界一直否认存在过的创世原始一代神。

“那尊驾来此这里,就是为了让冥界的几位逃离吾佛界结界么?”大日如来问道,眼中自然是有些失态,手中已经不由分说展开了一个强大的佛珠灵力的包围圈,圣雅女神非常清楚这是水晶斗士沙加的佛界妙玄佛法,这一佛法阵法瞬间再次展开封印结界。

“无知小儿啊!吾也只是清楚你毁灭不了他们,吾也只是途径此地,看到冥君等人的力量再干扰到地藏设立在冥界的六道轮回,当年老夫有求必应,协助贵教地藏弟子,以其无上念力结合我的有求必应的创世之力来创造了轮回,否则以他的力量只能创造轮回,而无世界接轨,说到底,吾只是不想他辛苦创造的轮回秩序被打破而已!”

“居然是创世神大人,吾还真是有眼无珠了,只是小佛只是对扰乱佛界的几位小神,怎么会扰乱地藏弟子的六道轮回呢?”大日如来说道,而另外三位观音也只能互相对视注入佛法力量,因为他们清楚自己的界神大日如来已经受伤,不具备对抗这个大神的力量。

“佛界介意生死之间,介于仙魔之间,本来就是九界的圆点,却因为机缘巧合,生之法则和死亡法则的执法者却都在同一时间来到这个各个结界的起点,这是命运的安排,如果你们阴阳交融,一方在这里打败了另外一方,那么必然导致了世界法则的倾斜,吾千万年未尝游走到这佛界,这次也算是命中注定的邂逅吧,当年邂逅的地藏菩萨许允以毕生佛法幻化为六道轮回,创世盘古、创人女娲、创界界王、创物梵天四神第一次集体创造的奇迹力量,所以吾只是奉众神的慈悲的心愿守护这份平衡!吾无意偏袒哪一方的对错!

但是我希望你们的战火不是在这里,你们的任何战斗,都会影响到的是因果轮回,毕竟其他神不在,不可能再创造一个六道轮回,现在要做的是尽快将秩序恢复,生死轮回的轨迹上,此时的孟婆在冥界地狱向佛界祈祷无上愿力的回归,这愿念穿越冥界直到佛界,吾也寻音而来,尔等何不以你们强大的佛力看看,你们这场生死争夺,还有多少人在渴望所谓的和平!”梵天的话说着的时候,手指一弹,众神众佛面前展开一个星尘图案,在奈何桥的桥头,孟婆在牺牲自己的力量重新酿制“孟婆汤”,肉眼看见的孟婆一下是美丽动容的美女一下是头发苍白皮肤皱的老人,在旁边的羽都不忍看上,而在孟婆附近再多的冥界神灵也和亡灵们一起握手祈祷,阿弥陀佛也在旁边双手合十哼唱着。

而在一旁的冥妃也示意冥姬让冥君有所行动,示意冥君斩断这画面,冥界对天横空一批,画面消失,蓄力挥出的万剑打向创世神梵天,梵天的身影居然是瞬间移动转移到冥君身边强大的一掌:“不愧是生死法则的混合体,居然可以破了我的创规矩,这样的角色可不能留下!”

只是一掌就洞穿了冥界的身体,可是自然的,冥君虽然身体如同火苗一样散开,可是也极速的修复了,冥君横批又是一剑,结果直接被一个三角金字塔的结界包围,被强大的力量反弹攻击到自己,万箭穿心。

作为冥君自己没有事情,但是作为释放法者的冥姬自然被反侵,直接被打晕了,直接晕倒在冥妃身边,冥妃直接用身体接住了冥姬。

“冥君啊,你的魔障强大到蒙蔽了你的内心,你想接替冥神来掌管冥界,你也得具备这资格啊,还是把奈何桥的祭祀还于吾吧!”创世神说话了.

冥君没有回答,反而以持剑刺去,如同一条黑龙压城一般攻向创世神,结果创世神本来只是双手幻化百手,百手成千手,千手结万解,万解作亿印,强大的一股护罩阻挡,砰砰砰铛铛铛铛的神息碰撞.

随即一股强大的灵压如同强压地头蛇一般将冥君打向地面,强大的身躯被重创之下,天崩地裂,随即突然一掌大手伸出“如来神掌”如同镇压孙猴子一般,随即三位观音也顺势丢出佛印佛符。

结果冥姬冥妃丢出一个冥火飞珠,双火一冰,毁灭佛咒符。这一来二去的攻击看似平淡无奇,但是大雷音寺主殿外原本想靠近的范蠡和紫罗兰被震得向后退到了集古录的身边,而集古录也在他们被震回来的时候,被噗嗤一个,差点摔倒,不禁转身回头惊讶:“这就是一等神的神威么,距离大殿千米,居然也有如此强大的破坏之力,居然可以扰乱我的禁锢。”

回头去看,黑暗圣兽已经携带天雪天梦化为飞马光明越过了集古录的上方,而恰逢是范蠡和紫罗兰被震退到这边的时间,两人相当于是是靠近爆发灵力的威力边缘,所以也被震得一塌糊涂,略微受伤,看来前面的威力也不是他们这等战神级别的人可以靠近的,集古录本来想抛出锁链拦截,却被范蠡拦住:“算了吧,吾等只是来此看热闹的,这件事情与我们关系不大,吾等安心看看热闹就好,他们就自求多福吧!”

紫罗兰也还在刚才的攻击里面慢慢晃神说:“也是,这等惊天动地的打斗场面,已经千年不见了这等攻击,当年的圣雅冥界圣战也不及此等轮番大战。让他们开开见识也好。只是这冥君此时更像魔王一般!”

而那边的冥君身形旋转,刀锋刀刃飞转,劈山断石,力量强大的震开束缚,那把魔剑也如同被地狱火焰燃烧一般,原本代表冥界的幽蓝色的亮眼已经血腥红亮,魔性大增,划空一剑,一个剑气气浪从地面滑向大日如来,他的目标居然不是创世神,众佛也是惊讶,因为平时攻击也是最靠近自己的对手,前面二次的攻击都是对着创世神吗,而这次居然直接转头向远处的大日如来,大日如来也是无奈,自言自语道:“哎,老衲的灵力已经在苦苦支撑浩瀚佛界结界,再与此神大战,想必又得折损修为千年。”似乎是心有所意一般缓缓朝气浪走前,佛法护体,三位观音自然大喊:“佛尊且小心啊!”三人再次飞身护驾,却被呵道:“且勿上前,吾与其了却因缘!重返过去!时空之门,为我而开!”

听闻这话,圣雅第一反应是:“时空一族?来往过去现在未来的能力,难道他居然具备强大的前往顷刻前往过去的力量么?”而这边气浪原本逼近的如来佛的身形,突然直接从如来身上穿过,如来如同透明一般,魔性强大的冥君对天持剑,结合四方剑气,“万~~剑~~~归~~宗~~~!斩!”就在这个时候,大日如来哼了一声:“归来!如来!密/宗普光陀佛!”瞬间在两人身边出现时空力场,大日如来原来想两个人前往过去的时候,圣雅女神手腕上的佛珠闪了一道亮光,随后大日如来只说了一句话:“你!随我来!”随后一股加持力量吸引女神过去,而圣雅女神只需要接受即可,既然是机缘,女神也只能跟去,消失在佛界里面,而她最后回头的时候是看到是黑暗圣兽携带两人赶来的身影,圣雅心想“真是愚蠢!”

“女神!”天雪天梦喊道,却见不到女神和冥君的身影,倒是一个佛光一现,如来佛祖居然直接回来了!

天雪不得不问道:“参见佛祖大神,吾家的小主也就是您方才带走的女神大人在哪里啊?”,大日如来却是笑而不语,连旁边的冥妃冥姬其实也想问问冥君去向。

旁边的大势观音却说话了“两位施主,切莫着急,这位佛尊并不是方才看到的那位如来佛祖!”

天梦和天雪互相对视之后,天梦不得不问道:“观音大士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来说佛语,我知道此时的我不是上一个时间的我的道理,可是为什么他回来了,我们的女神没有回来!”。

创世神却在旁边说话了:“两位凡人居然有胆量来到这里也是不错的勇气,可是两位可能有所不知了,如同你们的圣雅女神具备分身一样,这大如日来一直分为金刚如来和密宗如来,方才以密宗真言穿越过去的是密宗如来,而现在这个是金刚如来,是真言宗的法相,换句话说,就是你们现在圣雅界神的真正的持有分身,真正负责加持佛界分身的金刚经持有本尊,而密宗如来和金刚如来一般都会分别出现在一出地方,一个分身负责宣扬佛法,一个分身却也还在教化佛界众生,更别说如来佛祖的千万转世分身了。”

文殊菩萨也是有点不悦说道:“梵天大人,倒是看得透彻说得清楚,这的确就是大日如来佛祖的金刚佛像,乃智慧佛祖化身,前一密宗佛祖为佛界宣导的佛法法相,而此法相更具备锋利无比的破除佛法,也是攻击防御兼备的佛祖法相,密宗佛祖传承千万劫佛法,而金刚佛祖讲究一个悟字,如同现任圣雅女神一样,需要靠自己的造化来发扬佛法,而不同的是我佛金刚如来出现千万年来,也只传了三代佛过去佛燃灯古佛、现世佛大日如来,未来佛尼勒佛,而你们的圣雅女神却是圣雅界的第八代传人,不可同日而语啊!”

而冥姬冥妃想借机遁走,却看到后面站着二个水晶圣衣的人,一个手持佛珠长发飘然阻挡,而另外一个手持抚琴短发飘逸,身上散发的力量强横无比。

“恩?两位尊驾何人,居然具备穿越界神结界的力量,不知道是敌是友啊?”菩萨普贤说话,心里却是苦笑,平时佛界琐事诸多,这几天生人倒是不少,这还是传说三界外五行之外的佛界么,自己也糊涂了,自己所不知道的世界也了阔太多,文殊经常看凡间知道的多,而自己多研究的是佛界内部的事情。

“尔等圣雅界圣雅守护神水晶斗士沙加沙妙兄弟前来参见诸位菩萨大佛!”两人行礼之后看到前方这个具备界神力量一般的创世神疑惑问:“敢为尊驾大名,似乎也不似佛界中人!”

天雪天梦过去说道:“两位守护神啊,这就是传说的创世神梵天始祖,好像很强大的样子。”两人却是一笑,让天梦天雪居然看到是——不屑。

【第二十七章冥姬冥妃被贬】

冥妃却不耐烦的说道:“好了,你们唠唠叨叨了半天,吾等也听厌了,吾等可否撤去,不便惊讶各位了!”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大日如来却说话了:“两位女施主扰乱了吾佛界秩序,岂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一个金钟罩如同封妖一般震住关押,而后两人只是感觉耳边一阵梵语,昏睡去。

大势观音不解问:“这厮为什么不将其直接铲除呢?”大日如来说:“大势尊者呀,吾一分神还在过去,带着两位旅客,不留点佛力,支持佛界结界和回到现世力量,这其中的变数就不得而知了,何况要消耗吾佛界的力量去处理冥界的家务事,是不是也不太妥呢,再退一万步来说,这两位也是冥界的次主神,有自己存在的意义和法则,在不得到确定他们的位子是否会被影响的时候,吾可是不可随意处置才对。外面可还在交战,还是先去平息外面局势再做打算。”

“尔等遵旨!”三位观音再次留下三个佛咒便转身离开,而在这里就出来了两位佛弟子——阿南和迦叶尊者,两人来告诉如来大佛前往过去如来的事情,虽然没有明言,但是冥后却在旁边点醒了:“佛界遇到此劫,大如如来想必必须经历折损修为来完成,三位观音都已经来协助佛祖加持佛咒,可见佛祖对付此劫已经消耗不少灵力,三位观音了解佛祖的为人,虽然不畏惧这等修为,可是佛界近来变数诸多,恐怕也不是如来佛祖一人可以处理的,连过去佛燃灯古佛也从冥界地狱里面返回,自然有不得已事情。”

而后另外一边沙希沙加对他们说道,事实是三人一直尾随尔等到达天界,见到了变为湖桥支持天桥的两位守护女神。沙加和沙妙原本想接替他们来守护大桥,却被后面赶来的信告知说佛界有变数,需要三人穿越佛界到来。

可是三人的力量居然无法到达佛界,这原来是最擅长穿越的信区域,居然无法干涉,得到圣雅王的密令居然是在彩虹长桥上,在结界之间得到圣雅王和上届圣雅女神的合力再结合信的力量才到达佛界,可是到达佛界的时候,恰好看到女神要穿越到过去,恐怕事情,信也跟随而去。所以现在陪伴女神身边的是信斗士,而这二位斗士反而是来保护他们两位的安全,只是没有想到是原来两人身边已经有黑暗圣兽和冥后在保护,所以沙加借机多向佛祖本尊求解佛法,沙妙就借机向观音大士门学梵文音律也教授两人圣雅界的属性力量。

【过去劫】

冥君缓缓震开眼睛,身处一片黎明之中,大海之上,他们躺在一个透明的结界上,如来大佛乘坐古莲花在那盘坐观看冥君,冥界第一眼看到醒来的是悬浮空中的圣雅女神,散发洁白幽光,不同的是,偶尔会散发出黑紫色的光点散光飞向天空,那居然是冥界之血灵力!

自己身上也同时散出强大的蓝白色的光明,是圣雅之血灵力,是自己隐藏在冥界的秘密,知道的人只有自己的哥哥和冥神父亲,父亲也是因为忌惮这力量所以没有赋予他冥皇位置,从来听说冥王哈迪斯也是本来可以继承天王宙斯储位,结果天王害怕这个自己的弟弟会倾覆自己的王权,所以发配冥界支配,而冥界的冥王虽然都是哈迪斯,却也是多位继承的储位君王继承,之前的几位都是军权教权都一起掌管,但是这次偏偏轮到冥神的时候,自己明明具备比哥哥更强大的统领职位,却不被重用,自己还是领悟君王帝王术才得到冥界108将效忠,实力次于教皇殿,可是另外一股死神实力和冥界旧部的力量也是不由自己窥天的,自己又一次进入痛苦的回忆里面。而在回忆里面突然一阵清风突然心魔消失,原来内心里面居然压制一个强大的自己,而后醒来的自己看着那边已经不发亮的冥神剑。

“当年你们两个因为机缘造成你们命运的波澜,你们是否乐意让老衲以强大佛法圈回之术帮你们交换各自灵血?”如来的声音传来,而身边的信是站着下跪,代表“自己没有在听”的意思,也架起了静音力量,但是有意外自己随时能带走。

“圣雅不才,虽然非传统圣雅灵力,也无法继承加持圣雅灵力,但是宇宙星蕴无上强大,因祸得福的可以吸收日月生命法则,往来生死之间不被冥界所查询,这也让我多次避免大动干戈就可以在地狱之门口救活救回多少圣雅少年和其他众生。所以这股力量虽然有其弊端,也因祸得福有所领悟,所以这股属于冥界的血魂之力我已经不在乎了!”圣雅女神

“哼,这力量跟我也差不多,让我到达圣雅界的时候,你们的人也不一定察觉到,这股力量的确千年前让我感觉到自己低人一等,可是数万年前跟冥皇大战,原来自己被压制的时候,自己的圣灵力护体反弹,反而让其自己受损。曾经征服冥界大地的时候,这股力量也曾经让其死里逃生,所以无所谓去不去了!”

“哦,那到城了老衲多此一举了,可是不知道两位为什么又因为这东西烦恼呢?”密宗佛祖问道。

“为什么作为不纯血统的我们会被族人认为不纯洁?”两人一起说道,这这默契让他们居然一起莫名难为情呢。

“世俗口舌千万张,何必在乎别人怎么说呢,做帝王之子、做世袭女神,难免会被人拿前任主公的功绩来评论,吾等如果太过于在乎千万人的看法,行今日事,他人评论管吾等何事,万事大局为重,我们不能事事让他人满意。”

佛祖手臂一挥:“这画面里面出现的是猎人路过牧人家门口,看到猎户的羊被狼捕捉,便上前赶走羊,对别人来说猎户没有杀死狼,只是将其赶走是行善,可是在万物众生平等的前提下,狼因为这个人丢失喂食自己家里三头小狼的机会,在狼的眼里,这猎户就是恶人,虽然没有杀死自己,但是导致自己家人挨饿,所以猎人虽然认为狼会感激自己不杀之恩,但是其受恩惠的狼却不是这样想的!试问这猎户应该怎么做才能做对呢?”密宗佛祖问道。

“那不就是让其重新找些食物给狼人便是!”冥君说道,但是圣雅女神却摇头说:“这样,被杀死的食物的家人也会认为这猎人是恶人!看似对得起狼却伤害了无辜者。”

“这,难道一开始就应该顺其自然?听天由命么?”冥君说道,“这如果万事万物都听天由命,那哪里来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行侠仗义呢?”

“呵呵,万事万物皆有因果命数,什么时候彼此该发生了该相遇了就相遇了,做了自己内心所想的事情,该恨的就恨,那都是不归自己考虑的事情,何必去计较太多得失,

至少猎户对羊来说是恩人。至于狼人怎么看,猎人本身就有杀虐的孽障,被人记恨自然如此,作为神佛的吾等也是一样,做十件百件好事别人不一定记得,但是我们一做坏事便会

被人传播惦记,我们做的事情,自然是希望出于本意,哪方面是善哪方面是恶,均为自己判断,佛常说无不可度之人,可是漫漫冥界有着太多等待渡化之人,甚至各界都有苦恼求

渡之人,然渡化非佛一人所能及,自己也可以渡化自己。”

看着他们点头,佛说道;“回到正统血统,不管佛界凡界冥界天界圣雅界,想必诸位看到的是多民族同在的局面,种族互通有无,婚姻结合都是自然,两位还是因为天命天缘.

交换了生死法则,且同时掌握生死的天神是四位而非两位,且当年西欧神话里面,冥王许诺当年的星座斗士天琴座奥菲斯许他将妻子带回凡间,如果不是潘多拉干涉,不让冥王破戒律,所以我相信在冥界里面还有其他人具备生命法则的人,对了当年命运三姐妹貌似也求奥西里斯收留了你们的一个斗士维纳斯看守地狱之门,所以想来,历届冥界君王都有生死法则掌权,相比这次的冥神强大的冥君统治具冥界法则,但是未尝见到一丝他的生之法则运作,可想他一直寻找的就是这生之法则吧,这应该也是其对圣雅界屡次骚扰的原因吧!密宗佛祖说道。

“常言,天机不可泄露,可是佛尊倒是把话说得透彻!”冥君有点不适了。

“施主严重了,既然诸位来找我佛界,与佛结缘,吾等答疑解惑,自然有话直说,何况吾的地盘我做主。我们所谈的事情也是尔等心知肚明之事,主神之间的聊天只要不干涉到吾等的世界的法则,该如何就如何,若是有什么不能点破的,吾也自然不会说!”佛祖说道。

“但是,我想佛祖不应该只是为了解惑才消耗百年修为来穿越时空吧!”圣雅女神说道。

“呵呵,还是圣雅女神聪慧!”佛祖说道:“这次一劫,看似是冥界大扰佛界,可是佛界冥界本互相协助,千万年一直相互协助,佛界也有亡者需要渡化,冥界也有向佛者。

如同佛界和天界道界一直有来往一样,地府阎罗王以及其他十代阎王就是吾等佛神互通外交的使者,而这一次借地藏菩萨的舍身舍利,吾等所在的圣雅界也与吾佛结缘,佛界常说自己存在五行之外,却和五界有着密切联系,可是世界无限大,总有的世界是吾等也未知的世界,而这次的攻击,吾看到的冥界冥君阁下所使用的是万劫之前,消声隐迹的古老源力,这股源动力发自人的内心深处黑暗之处,又叫邪动力、黑暗力量,黑暗力量无所不在,宇宙浩瀚,星辰璀璨无数,而光明所在的区域不及黑暗的边缘一样无边无际,黑暗与混沌几乎同时存在,是在吾等二代神灵之前一代神就存在的原始力量,这股力量比光明正义的力量强大,却隐藏在人内心深处,吾佛过去佛也不知道它的源头在哪里,也不知道它

的目的何为,但是世界黑暗无处不在,昼夜更替,黑暗彷佛就是一位原始的创世神,将阴阳混合,形成世界宇宙,所以吾佛虽然不清楚它的面目,却确定它的身份为女性,所以应该是个黑暗女神,但是黑暗女神非在凡界创造冥界的黑暗女神,而是凌驾九界界神之上的界神,毕竟创世盘古开辟地球变化为山丘,造人女娲创造天界特设天道天规,因为消耗太多灵力想发动灭世诅咒的时候却被迫睡眠流放天际,而西王母只是个次界神,创造昆仑蓬莱方丈瀛洲就失去天庭王母之权隐居蓬莱,即使是蓬莱的几位也不一定见过王母再次现世,而方丈宝山就是古佛燃灯创造的灵山宝莲初形,而古佛也协助创造道家道界各门,也协助女娲主持封神榜,也在封吾为佛界之领袖之后圆寂转世入地狱协助冥界创造渡化秩序.

而吾想说的是,这等无边法界的各位创世界神一样消魂陨落,此时此刻的创世神在与吾的金刚佛祖分身论法,吾想那创世神也只是神界的创造者的世袭吧,天界由宙斯掌管,却兄弟分管各界,想必也是玉帝这般统领三界,却不是天界的创世神,而这世袭的创世神梵天也是强大,可以自由来去神界各界却不被界神规矩一般卸去法律。这其中是否是黑暗的势力向我们喧嚷什么呢?所以施主是否记得自己的记忆为什么失去么?”

“不记得,吾连如何来到佛界都不记得的,只记得当时吾在自己的寝宫御剑飞升打算对擅长使用舞剑的冥姬切磋的时候,不知道为何冥剑突然就失去控制了,然后吾就失去记忆了,连为什么冥妃和祭祀会跟我到佛界我也不清楚。”冥君说道。

“既然佛祖可以洞悉过去发生的事情,是否可以查看一下呢?”圣雅女神询问道,佛祖摇头说:“吾可以洞察的界的过去涵盖天界道家佛界凡界冥界五界,而魔界圣雅界等诸界皆不是吾可以洞察区域,佛法虽然无边,可是穿越五界的洞察术,吾也只能到无法洞察!所以吾敢肯定的是你失去记忆的那段事情未发生在冥界。”佛祖话说

“地藏佛有二宝物,锡杖能驱除万物之灵魔障,清心一诀,这次吾能醒来就是我们穿越时空的醒来也借助此物来唤醒入魔深重的冥君大人,而圣雅女神你手中的佛珠不是别的,恰是摩尼珠明珠所化,有加持可渡化万佛万物的金刚佛法,所以你才可以与失去界神圣女的玛荷罗芭使出九界神龙,让九界神龙同时劈开各界的力量一起到达佛界,你圣雅女神可想过,即使是你圣雅女神率领的十二水晶斗士通过你们的时空之门都需要三天七夜才能到恢复,而这些神龙可以如此保持神力驱散诛邪之力,地藏传你赴约佛界,与当年的取经人无异,唐玄奘历届八十一劫得道成佛,而你等历届时空紫龙灭世大劫、圣雅界外救生小劫、外加天界渡桥中劫、冥界渡化众生舍身取义小劫、佛界慧根救赎中劫,历届大劫一劫二中劫二小劫,吾等来到此地还我佛界圣物,而你们还的佛教地藏心经恰是“佛无不可不度之人”的精华,也是我佛渡化神灵的金刚佛经之密宗,而这惠光摩尼佛珠恰好可以重新净化各位灵魂的法物,因为这法器吸收佛教圣雅界冥界的三界力量,所以可以置换二位身上法器,可是吾以使用了二件法器,虽为万佛之祖,吾却无法领悟这明珠此时的用意,既然两位没有使用这法器,但是其他两件已经使用,所以我好奇这明珠幻化佛珠的力量,所帮吾解除佛界的结界么,结界吾布设的,自然会化解,而那入侵的冥君恢复了神识便对冥界不构成威胁了,而他无法渡化现在无法转世的亡灵,不晓得用于何为呢!”

【现世劫】

再次折腾束缚的冥妃冥姬荡开强大的舞姬之力,以飞袖挡向天空,却不料天空出现十几张的紧箍咒,忙幻祭司以水系冰封禁锢之术,而已是让佛界观音失神,这女子也就是他们认知里面的凡体修身,成为的散仙鬼仙地仙,且不在战神之力,这等只是土地公公一样的鬼府地界散仙居然可以制止自己三位观音的紧箍咒,这可是当年孙悟空都无可奈何的紧箍咒啊,虽然有其遐思,却不可能如此吹弹可破的啊!

梵天再次出手,出现圆柱形的结界,并且瞬间禁锢她们被震住身形。而天梦天雪这时候也使用了自己加持碎片源力的锁链飞向她们,梵天也准备动手结果她们的时候,金刚佛祖却挡在面前说:“阿弥陀佛,停!”浩瀚的佛号彷佛一瞬间让一切都停止一般,虽然只持续三秒,可是已经强大到让人不可思议了。

金刚佛祖说道:“我佛界圣地,岂能滥杀无辜,况且在我佛大雷音寺创建一来,除斗战胜佛孙悟空当年一怒打死假猕猴,在我佛界一直未曾见血,尔等休得在此制造杀孽!”

甩手腾空,一长贴纸展开,那是地藏心经,凭空就出现无数梵文金子,金袍披身的如来佛祖大光照耀,再等众人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置身佛界的宇宙空间之中,而那之中的祭祀就突然被失去控制一般晕倒在地上。

“这是极乐净土,靠近冥界的边缘,这次诛杀尔等作孽的元神也不为过分了,此时的她们皆是魔心控制魔性附体,原本以为我佛法强悍可以将她们逼出体外,可是现在看来,你们两位次神却是修炼了黑暗魔法自甘堕落,所以吾等必然不会放过尔,扰乱我佛界安宁,坏冥界凡间秩序,其罪当诛,念尔等非我佛界中人,且在冥界享有官级,当年地藏菩萨号称地藏王,统领冥界鬼府,协管冥界地狱,尔等虽然属于冥界冥神教,却触犯六道轮回天规,所以吾借由地藏菩萨权利,毁灭尔等战斗元神,让尔等不再危害三界!尔等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罪女名为黄泉,为奈何桥祭司和黄泉路祭祀,擅离职守的确罪有应得,可是死也要死个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此啊!若是就这样不明不白消去修为,实在不甘心啊!”祭祀黄泉说道。

“这么说你是被冤枉或者被控制的咯?不过我看你也不像他们一般邪恶的次神,反而是我华夏大陆的子民修道而成的鬼界散仙,也罢,呆我前去查查吧!”金刚佛祖说道。

这时候的沙希也来了,身边跟着日游神和夜游神,两位是协同看管奈何桥的守桥大神,由于轮回大桥现在处于暂停状态,所以沙希请两位来问问他们什么原因。

旁边梵天倒是嘀咕道:“自己佛界的事情还一塌糊涂,居然还有闲功夫管他界事情也是怪了。”

如来佛祖有些不悦的说:“梵天,当年你与我辩论,是否你创世创造万物,我已经赢你,这次你来阻挡他们祸乱我代表佛界感谢你,可是维护一方秩序也是神的职责,地藏

菩萨千辛万苦创造六道轮回,却不是什么外力量可以改变的,可是这个家伙能阻止六道轮回,比如具有佛界法则,也应该具备创界之力,这必然也是你创世神一族有关系的人,回忆漫长岁月,诸位创神都已经陨落转世,也不知道哪位创世界神的命数会扰乱九界,这绝非一般神所能为,手下力量也似会同时具备战斗力和穿越力,不被其他界神所束缚,虽然现在不是威胁,可是一旦这种法则的人越来越多,那么弑神者组织必然更加多。”

梵天有点不悦的想起当年的辩论,有兴趣的自己百度一下梵天和佛的辩论,但是想到“弑神者”!梵天也不语了,因为不管是雅典娜的圣斗士,还是当年射日后羿人王,弑神者是天命命数下的人类,而非一个组织,但是日益完善的团队逐渐出现了不畏惧神权的一群人,这群人威胁神权统治下的国度。

梵天这时候说:“好吧,既然关系弑神者,吾也想知道两位巡游天神,可有听说到什么或者说经历了什么呢?”

日游天神说:“启禀佛祖,那日的白天一切正常无异常,只是接替的夜游神来了以后,吾在回去的路上就听说,恰好是日落之时,六道轮回的十代阎王下令今亡者全部送往幽都冥城安置七天,那可是用来安置往死七天的人无法投胎另行安置的地方,而那时候就传闻六道轮回六百年一次的暂时停摆提前了。”

夜游神说:“那天祭司和吾等在派发孟婆汤等物品,奈何桥的几位守桥斗士和护河军队貌似出现了一阵骚乱,说停止派发,让人员暂且撤离到阳间的冥都鬼城附近暂时等待超度。”可是随后不久,他便发现了冥姬和冥妃飞身而来,两人身后跟着一个黑袍遮脸之人,但是感觉到力量强大,而且跟冥妃一起过来自然没有过问,但是他们无缘无故的对行礼的

祭祀展开了控制魔法,吾等上前阻挡,皆被压制,这事后来冥君过来询问过的,所以吾就没有再追究什么,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而已,可是祭祀大人和奈何桥也难得一见的被禁止通过,吾也被安排休息去了,所以他们其他的事情吾等不知道了。等吾认为由结界保护的奈何桥被封锁以后吾等也就回去休息了,可是等吾夜晚再次到达奈何桥时候,就已经发现奈何桥上原来盛满孟婆汤的神鼎已经破损,再看附件的守桥小队也已经昏睡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一个声音:“这事情就不烦劳佛尊大人操心了,吾来告诉你答案!”一个声音传来,居然是一个强大的幻影——冥神,居然是一直传说的冥神,看到的强大的投影冥神虽然闭着眼睛,却有着无尽的威严。

冥姬冥妃看到以后只能慌忙下跪:“参见~~~皇阿玛!”可是附近开始有一丝震感灵压,她们也只能低下头看着了,身为神的她们身体居然剧烈颤抖着。

“哼,怎么,没敢看到朕了么!”冥神缓缓睁开眼,而冥神用自己的声音说道:“敢在朕底下对吾的皇子动手,激发魔性,真是罪不可赦,还敢对朕的皇族忠臣下手,并且使得奈何桥秩序官奈何桥祭司受控,还打翻当年神农氏后人的神鼎,吾需要吾等的鲜血重修神鼎,熬制孟婆汤,但是吾等快告诉朕,是何人指示尔等做如此丧失神格的事情!”

“皇阿玛。吾等~~~~知罪,请饶恕吾等的罪责吧,吾等愿意禁闭冥界魔坛冷宫之中!”冥妃说道求饶,作为冥君的妻子,贵为太子妃的她,自然清楚他男人的父皇是什么样的为人,可是没来由的一股灵压气爆,自己因为身处冥界边缘,冥神在千里之外给自己封印了神识。

“你还是不肯说出你幕后指使者么?”冥神的声音严厉中再次加持着灵压,冥姬已经晕了过去,只有冥妃勉强坚持吐了口血:“吾等也只是被逼无奈,请恕罪!但是幕后之人,吾等实在不知道是谁啊?”

这时候佛主插话了:“敢威胁到冥界皇族的已然势力不小,但是你却不知道对方是谁,难道说你有什么把柄在别人手上不成?还是速速坦白,好早日结果了这次劫数”

“吾乃是皇族没落后人,不是冥君垂爱,吾和吾的族人也是不能翻身的,所以对冥界对冥神绝无二心,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冥神冥君的事情,而且吾和妹妹洁身自爱,那些巴结吾等的臣子,吾等也是远离,更没有为自己的私欲假公济私,以权谋力!怎能有什么把柄!”冥妃回答到,但是眼神中却似乎在逃避什么。

“说吧,吾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到底是什么让你敢跨越雷池,触碰冥界禁忌?甚至是破坏冥界秩序,这哪一条都不像你敢涉及的!”冥神声音传来。

“如果吾说吾是接到您的旨意这么做的,您信么?”冥妃说道:“那天赖斯大人和众大臣走来,心事重重的问我,愿意不愿意背负一个骂名,他们说冥君要争取更高的储君位子,就必须改革现在的冥界,当年的冥王的冥界只有一位高高在上的神,下面的人执行各自的权利,哪里有那么多的权限,哪里有那么多的判别,所以他们想让冥界在冥君的势力范围进行改革,从人死亡到达冥界前到冥界以后一系列的改造,算是一条撇开冥神宗势力的道路,可是变更的矛盾和摩擦自然少不了,就必须暂时关闭奈何桥让他们直接到达暂时安置区域,随后分配审批投胎,可是事情的变故就发生在这奈何桥这一步,他们让我请冥君出据调度令,因为奈何桥祭祀属于特殊部门,必须由二位皇子的命令才能调度.

可是当我调度要拿的时候,冥皇说是不答应的,同样的,赖斯那份圣旨给冥君大人看,他也也确定那是你的指令,所以他叫我们执行,可是就在我们前往奈何桥带着祭司面朝冥君的时候,冥君和祭祀都不知道什么情况发生了魔化情况,在另外一边的冥姬也赶来来告诉我冥君势力范围内已经出现投胎秩序暂停,六道轮回停止的情况,随即我们怕事情闹大就带着他们前往冥神殿来找孟婆,可是半路上就不知道什么情况到达了佛界的慧根!而且事情彷佛就这样失去了控制,而赖斯也说已经出动他手里的部队维护附近的秩序,已经忙不出身来管我们,他还在调查事故的原因,去寻找源头去了。”冥妃说道,而投影上的孟婆也说道:“当时的确有冥妃的丫鬟说让我去看看冥君,说出现了一种他们冥医都不清楚的情况

,希望我出面处理,可是我那时候也接到奈何桥那边出现情况的情报,所以我自然让他们请把冥君带来冥神殿,我自己去奈何桥看看,但是在我去的时候,我遇到了冥妃冥姬,可是在我飞往奈何桥的时候,的确也感觉到一丝不寻常,因为那时候二位小主的灵力是在冥王城内,而这一层奈何桥是靠近冥界最靠近凡间的一个结界口,二位小主的功力就算要来也不可能比我还快速的,所以我向他们询问了你的事情,他们却说已经派人送来了,冥君不在,他们也是听说这边的情况过来看看,所以我那时候也没有多想,毕竟这么多年来一直安逸的冥界~~~现在想想那时的情况也太多不寻常的地方!”

“既然是内政,吾也希望你们好好查个究竟,但是当务之急自然是恢复冥界秩序,如果不是关系轮回秩序,吾定然诛了该女神的神格,但是冥神大人是否查出了冥界生死秩序的情况?”金刚如来问道。

“这事情自然也需要求助佛主如来了!”冥神说道:“吾已经查到原因了,这轮回秩序暂停自然是因为六道轮回突然至停,六道轮回乃是地藏王前往冥界和冥王所创秩序,冥王存在死亡秩序,收留亡灵,地藏王创造了轮回秩序,让生死进行轮回,可是这六道轮回法圈是一个天地所成的法器,从古至今,除了地藏王之外,就传说孙悟空当年大闹天空的时候动过,而孙悟空也因为扰乱秩序,被关押五百年,而你们也请求圣雅的时空一族拨正这时空秩序的错误,千万年来了,就算是冥王哈迪斯的界神力量也无法拨动六道轮回,而这一次它的停摆似乎也是佛界所说的千万年的大劫,而这也是冥界秩序官前期的麻痹,他们已经得到六道轮回传送速度减速,可是我们没办法调查处问题所在,直到所有死神通

知他们已经无法将人送入轮回隧道,吾才意识到,所谓的劫来了,而这恰好是冥王哈迪斯精明的地方,因为他非常清楚这个劫难将至,所以他很轻易的将冥界皇位让给我,自己全心投入应对这个应劫,所以我相信机缘已到,六道轮回的持有人已经轮回凡尘,可是地藏王的圣物应该也恰好这个时间回到佛界,这也是一路上我没有多阻止的原因,因为除了地藏王外,天下间了解六道轮回的应该就只剩下观音大士和燃灯古佛看到过地藏王创造六道轮回的圣境,看看是否明白其中的奥妙!让其再重新转动起来。”

“呵呵,施主的谈话吾已经听到,可是当年的六道轮回吾燃灯虽然也参与协助管理地狱,超度亡者,可是六道轮回的形成一是与生俱来的自然形成的规律二是地藏菩萨只是将其完善而已形成一个大法圈,一个法圈就是一个世界,可是当这个世界形成的时候,我们却发现他居然联系其他几个世界,也就是冥界和灵界都是亡灵的世界,那我们可以大胆推,冥界的世界不只是一个,如同世界不只是一个地球是一样的,而恰好那时候我们所发现的灵界裂缝证明了这一点,灵界破灭的时候,也恰好是那边的一个类似轮回物件摆停的时候,但是六道轮回应该具备停止万物包括时间的能力,可是现在的情况,只是停了生死秩序,说明六道秩序还在运作,只是失去部分关于生死秩序的东西。”没有想到远在千里之外的燃灯佛祖居然也能感受到这边的事情,回答到。

“当年老身也只是见证地藏王成就地狱大功德,只是记忆中第一次看到冥界第一次在黑暗中出现金光如同白天,如同佛界一般金碧辉煌无数佛光。但是当时除了感慨这无上功德之外,观音我并未参透这六道轮回的奥妙所在,这可如何是好?”观音大士也在燃灯的身边对着这边的天空传音而来。

“德蒙冥神的抬爱,但是非常抱歉,地藏王所提供的地藏心法玄学,是其对佛法修炼的独特心法口诀,里面没有涉及到六道轮回的心诀。我也很想恢复这生死秩序,可是佛法无边,却也并非无所不能,这场如果如实是冥界浩劫,那也是非吾等所能预测的,这场浩劫,难道地藏菩萨真的没有留下什么线索么?”金刚如来也沉思的返回佛界,而夜神则押着他们返回冥界。

金刚如来消失不见,密宗如来带着两人返回佛界,金刚如来和密宗如来本是一体,却也有不同,而如来交给他们一个任务也是让他们二个人完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