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原来相识却不知

  • 炽焰桃花
  • 玥央
  • 3137字
  • 2015-01-16 18:37:57

出了天香客栈,楚云皓已感到有些晕眩,神志已经开始涣散,身后的缨络和秦邪已感到他的不对,都忧心忡忡的看着他。楚云皓冲他们笑笑,示意他们不要担心,秦邪拿出烟火弹向天空发射,希望能将杜仲先生叫来。璎珞在一旁为楚云皓擦汗,望这样帮他缓解痛苦。楚云皓看见秦邪发信号已是阻止不及,恐怕他们此番举动将柴相派来的人惊动,果然,不到片刻,就有一群黑衣人出现在他们面前,还未与他们对话,瞬时秦邪就与黑衣人缠斗起来。

璎珞也和楚云皓应付这帮黑衣人,不过,璎珞武功不好,打起来十分吃力,楚云皓也自顾不暇,渐渐没了力气,他将璎珞拉到自己身边,以保护她少受伤害,自己却在不知不觉中被黑衣人武器划了几刀,手臂渗着鲜血。楚云皓意识到这样下去他们三个都会死在这里,当下把璎珞推给秦邪,大喊:“你们先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行”璎珞噙着泪水,大叫想要跑过来:“我们怎么能不管你呢?”秦邪踢开了一个向他挥刀砍来的黑衣人,也忧心地向楚云皓看来,似也不同意他的提议。楚云皓一边忙于应付敌人,一边说:“秦邪,我没事,你们必须去求援,这样我们才能活。”秦邪深锁着眉头,朝楚云皓点点头,扛起璎珞向前冲出去,楚云皓见他们突围出去,也在黑衣人周围找到空子逃了出去,他的轻功可是一等,只要他的身体允许,他就有可能甩掉他们。不过他目前还有个更好的想法,他的体力已明显不支,他只有跳到悬崖下面,藏匿起来,争取时间恢复等待秦邪他们的救援。前面刚好有个悬崖,上面爬满藤蔓,他可跳下以藤蔓借力滑倒悬崖下面,躲到附近,这么想着楚云皓加快了步伐。

碧桃悠闲的走在山林的小路上,刚才虎臣不知看到什么了,神情极为严肃,估计是看到与他们灭族有关的人了,每个人都有不想触碰的回忆,如她自己一般,虎臣既不想让她知道,她就不问,只要虎臣开口她绝不会袖手旁观,因为他们只有彼此了。

碧桃甩甩头,将这些复杂的情绪抛到脑后,准备继续向前走,突然听见前方传来一片嘈杂声,当下顺声走去,看到一群黑衣人围着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待看清那人的面目,碧桃楞了一下“这不是楚云皓吗?”趁着还未被发现,她躲到大树后面观看者事态的发展,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搭救楚云皓。

楚云皓此刻心里做完盘算,准备等待敌人发动攻击的时候,跳到悬崖下隐藏。看着那些人已经按耐不住,如着一片黑色的风暴朝他袭来,他向后,转身,准备向下跳,眼前一个白影闪过,还未反映过来,眼前的黑色风暴就被这只突然飞来的白蝴蝶截断。碧桃站在楚云皓的前方,看着他嘲讽的说道:“看来有许多人恨你,你平时是不是得罪了谁还是人品不好,算了,我帮你解决那群小子,反正好久没活动筋骨了。”楚云皓看着那面纱上的俏皮灵动的眼睛朝自己眨着,突然有一种好笑的感觉,自己的计划就被这么破坏了,他正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办,猛然看见前方的黑衣人都已被她撂倒在地,任何人都没看清她是怎样出手,是何种武艺,就浑身酸疼躺到地上,脑袋一片空白。不过似乎敌人不给二人喘息的机会,又有新的一批黑衣人过来,而被碧桃打败的那些人也颤颤巍巍地陆续爬起来。

“你屏住呼吸,如果你晕了我绝对不管你。”碧桃说完从身上掏出一把药粉,轻轻一撒,不到片刻,那些壮汉都倒地不起。看了看地上躺的那些人,转身对楚云皓说:“都解决了,你要怎么感谢…”话音还未落,感觉腰间一紧,整个人就被眼前的那个人拖到悬崖下。楚云皓一只手抱着碧桃,向崖底跳下,另一只手抓住了垂在崖边的藤蔓,看着碧桃不解的眼神,心下一动,用嘴咬掉了她的面纱,白纱落下,一副明眸皓齿,灿若桃花的面孔就露了出来。

等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碧桃真是怒了,这就是凡人们说的**吗,瞪了楚云皓一眼,用手一指,楚云皓拉着的那根藤蔓立马断裂,两人少了依托,纷纷向下坠落。碧桃飘在半空中看楚云皓摔个人仰马翻,可他只是一个旋身,拉住另一个藤蔓,借力一荡,钻入了崖上长满树丛的地方,瞬间不见了。碧桃好奇的向那里飞去,停在那里往里望着,可是什么都没看到。突然,从树丛中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她,只觉得眼前掠过一片绿色,再回过神来,就看到楚云皓那张讨厌的脸。

“这是哪里?”碧桃站起来整整衣衫,“这里很安全,暂时在这里躲着吧,别人不会发现的。”楚云皓走到山洞的一角,姿势十分优美的坐下,碧桃不想承认能坐在这简陋的地方仪态这么悠然的人世上除了这个人,她还真没见过。她瞟了楚云皓一眼,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她可不想再管闲事,事实证明这小子很麻烦。

突然洞里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只见两只小小的似蜻蜓的东西飞到楚云皓面前,他笑笑,慈爱的用手指摸摸这两个不明正体的东西,其中一只开心的绕着楚云皓飞,似是非常喜欢他,发出的声音有如石头碰撞的音响,清脆低沉。这两只乍看四蛇但有四翼,碧桃有些惊讶,“它们不会…”“鸣蛇,你想得没错,上古的神兽。“碧桃还没说完,楚云皓抢先一步回答道。“传闻中,见鸣蛇会大旱,似乎这里的水土很好嘛。”碧桃问道。

“它们是我救回来的,本想将他们送回伊水,不过那里如今什么都没有,就将他们带到此处,这里的环境与它们的故乡伊水有几分相似。”听完楚云皓的解释,碧桃好奇心大涨,伸手想摸摸楚云皓身边的那只小鸣蛇,可那小东西飞快的冲她的手咬要来,幸亏她反应快,要不不被这东西咬掉一根手指才怪。正在郁闷,旁边另一只鸣蛇飞来,朝碧桃靠近,好像示意碧桃摸它,碧桃小心的伸手摸摸它的头,这只鸣蛇欢快的吐着信子。楚云皓旁边的那只,将头偏向一边,似是不屑它同伴的行径。

“哈哈,当谁不知道它是公的,一见漂亮女的就殷勤,看来它很喜欢你啊。”楚云皓笑道。碧桃收回手,指着楚云皓身边的那只问:“那它一定是母的了,这么喜欢小白脸。”见那母鸣蛇又朝她手指咬来,碧桃马上闭了嘴,看来女性的嫉妒心不小啊。

“在这里躲躲吧,那群人已经认准你是我的帮手,你出去会有麻烦,我现在的情况也不好。”楚云皓看着碧桃说道。“我才不怕,虽说我法术不高,但那些人我还不放在眼里。”碧桃不以为意的回答

“砰”的一声,楚云皓就倒了下来,碧桃忙过去查看他的情况,发现他面色潮红,头发有些微微发红,浑身是汗。“看来是毒发作了,不过他的摸样自己似乎在那里见过?”猛然间想到什么,碧桃扒开了楚云皓的衣领,那里若隐若现着一个火焰的图案,“他是…炽烈大哥的儿子,楚云皓。”当下惊喜万分,自己受炽烈大哥死前嘱托帮他看着楚云皓直至他长大成人,可自己也受过重伤,等到伤愈,已是再不见楚云皓踪影,于是这些年自己和虎臣一起结伴寻找楚云皓的下落,原来竟是他。碧桃再不多想,将手放到楚云皓胸前,将自己的灵力传给他,帮他压住体内的毒素以及那躁动在体内的魔气。

风吹动笼罩在山洞外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楚云皓慢慢的睁开眼睛,望了下四周,只看到那两只鸣蛇绕着他周围,担心的看着自己和漆黑的石壁。“她,走了吧?”楚云皓心里有着淡淡的遗憾。这时门口树叶的响动声很大,只见碧桃抱着许多野果,走进山洞,带着许久未见阳光,洒下一室光辉。楚云皓愣了愣,见碧桃坐在了自己身边,将果子递给他,“吃吧,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医仙碧桃果真名不虚传。”楚云皓接过野果,冲碧桃笑笑。碧桃也不惊讶他早已猜出自己的身份,“我叫楚云皓。”说完这句,楚云皓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告诉眼前的女子自己的真实姓名,似乎他们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相识。

“那——楚云皓,跟我回云月山亭治伤吧,就当我大发善心,你身上的毒我会想办法化解。”碧桃怕怕楚云皓的肩膀。

“好,并无不可。”楚云皓微笑着看着碧桃,轻声应道。有时候这样,其实,也并无不可。突然,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距离上一次有这种感觉已是好久好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