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终局

  • 炽焰桃花
  • 玥央
  • 3699字
  • 2016-07-10 12:14:00

白冷扶住碧桃,此时碧桃气息微弱,再无一丝力气动弹。

楚云皓和虎臣见此忙跑过来,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来到眼前一看,两人都愣住了,碧桃奄奄一息的倒在白冷怀里,虚弱的看着他们这边。

碧桃的嘴吃力地颤抖着,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终究白费力气,她慢慢地看了白冷,眼神柔和,使劲眨了几下,嘴角尽力的扬起,是在安慰,也是在欣喜。

慢慢转向虎臣,同样朝他眨眨眼睛,眼神闪烁,好像说着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的话语。

虎臣紧紧地握住双手,将头撇向一边,他不忍再看,更多的是本能的逃避眼前的事情,他从来没想过,从来都没想过。

碧桃看到楚云皓深邃幽黑的眸子,心中一痛,自己终究还是让他伤心了,说好陪他走下去的,看来不争气的自己要失约了,目及楚云皓卒起的眉头,碧桃挣扎着伸出手,她多想将那眉抚平,她最不想看见楚云皓这个样子。

这个家伙,他这样,让我还怎么安心离开,碧桃心里暗叹,突然胸中一痛,呕出一口鲜血,血溅在那朵石莲上,碧桃伸出的手也随着她轻薄的身躯失去了力量。

碧桃的眼前越来越模糊,眼前的光亮一点一滴的消失,直至她陷入无边的黑暗中,似是听见有人在叫喊,算了,此刻她已经没有力量去管了,算了,算了吧。

楚云皓不顾一切的将碧桃护在怀里,他推开了一旁呆住的白冷,他大声的唤着,不停地将自己的力量输给她,可这就像石沉大海一样,碧桃再无一丝生息。

突然,石壁上的石莲染血之后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它绽开了原本包合的花瓣,发出点点微光,那光越来越强,冲出一道来,射在了它对面的石壁,那原本的墙壁裂开一条缝来,那裂缝越扩越大,生生开出了一个通道。

“哈哈,天脉,我找到了,原来那丫头真是仙人,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哈哈哈哈。”柴相兴奋得大叫,他不顾剧烈的晃动,当先朝里面跑去。

“快,我们也走。”虎臣恢复了神志,他招呼他的族人,示意他们往那个通道里去,他扶起白冷,朝楚云皓大叫,“快,楚云皓,我们快走,这里要塌了。”

听见声音楚云皓清醒些,不行自己必须得出去,他一定要救碧桃,想于此,他就有涌现了力量,抱着碧桃,朝通道那里跑去。

“快,我们快走。”虎臣推了一把楚云皓,看了一眼了无生气的碧桃,死死地握紧双手,鲜血流出浑然不觉。

一群人跑到里面,里面晃动的厉害,许多石块都随着晃动塌下来,楚云皓他们此刻也没有别的办法,他们在晃动中快速的奔跑,只有逃离这里,他们才能活下去。

跑着跑着前方突然亮了起来,众人心中大喜,莫非前方有出口,大家加快脚步,等又前进一些,才看见眼前是满目的黄金和珠宝,更为夺目的是一条黄金雕刻的龙嵌在墙上,而龙的头上闪烁着耀目的光芒。

那好像是一枚令牌。

“龙纹啊。”柴相不顾一切的跑过去,兴奋地摸着那龙身,他费力的往上攀爬,想要拿到那龙纹,他梦寐以求的地位和名分。

此时这里晃动得更厉害了,石块不停地落下,那些黄金珠宝瞬间也被埋去了大半。

楚云皓见此情景,知道再拖不妙,大声命令众人,“我们快些离开,这里快塌了。”

大家一听也不再留恋又朝前跑去,楚云皓看了一眼在晃动中苦苦坚持的柴相,叹了口气,这么执着于权力,这又是何必呢,心中默默感慨着。

璎珞他们正在挖出口,地面猛然间剧烈震动,一声巨响,不远处的腾出了巨大的灰尘,众人一时被这腾起的遮住了视线,等尘土大部分散去,才发现不远处多了个出口,看着好像通往地下。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洞口有几个人手脚并用地爬了出来,他们头发散乱,神色慌张,看样子极为狼狈。

柴方域声旁的侍卫一直在戒备着,当那几个人一出现,他们看了下柴方域的眼色,立即明白,一松绷在线上的手指,几支箭快速飞出朝向那几个人。

秦邪反应比较快,他早一直在观察着柴方域的动向那几支箭射出以后,秦邪将她它们截了下来,他眼神凌厉地扫向柴方域他们,柴方域摆摆手,他领会了秦邪的警告,示意属下展示停止动作。

秦邪还是不放心,拔刀朝他们冲了过来,当那几名侍卫以为自己就要被那黑衣人杀死,恐惧的闭上眼睛时,几声断裂声,大家睁开眼睛不可置信地摸摸自己的身体,庆幸着自己的平安无事。

但当看到自己的弓箭被砍断散在地上,不禁又冒起了冷汗,若是秦邪再多用一分力,现在断掉的只怕是他们的手臂了。

“你有没有见到——“璎珞正要询问楚云皓他们的下落,又是两个人影窜出,这不是虎臣吗?他身边的那个人是谁?算了,她忙过去准备问他们楚云皓和碧桃的下落。

虎臣上来看了下他的族人的安慰,确认之后,担心地盯着那个出口,见楚云皓和碧桃迟迟没有出来,有些着急地想在返回通道寻找。

又是一阵震动,这力量更为强烈,许多人都被这晃动弄得倒在地上,就连虎臣白冷这些厉害的人也不能前进几步。

这次的震动还带来了更为可怕的后果,那个通道也开始坍塌,许多出口旁的碎石滚落下来,出口渐渐被埋地越来越小。

“不行,我们得想办法撑住洞口,快找几根木棍来。”虎臣大喊,璎珞他们听见快速地跑到周边找支撑的木棍。

柴方域看着眼前众人忙乱的场景平静的可怕,他此刻心里矛盾极了,他希望这洞口快些坍塌,那么阻碍他的人都会消失,可心中又隐隐有些期待,他们能够平安上来,这矛盾的心里让他迟迟不能行动。

正当大家万分着急称洞口时,楚云皓抱着碧桃艰难地从里面走出来,形容也是十分狼狈,但表情十分严肃,他一上来顾不得与其他人说一句话,抱着碧桃走到一边,全力给她输着自己的内力,可是一点用也没用用,碧桃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

璎珞他们本来见楚云皓他们上来松了一口气,见到碧桃此时的场景,大家都沉默起来,璎珞见碧桃这个样子,担心的在一旁抽泣起来,柴木南在一旁安慰来。

“你让开,我可以救她。”白冷总算恢复了清明,他示意楚云皓起来。

楚云皓一听忙站起来,白冷将自己的灵力输给碧桃,好像有了效果,碧桃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红润,再也不是那么苍白无力,转而白冷的脸色越来越不好。

柴方域往碧桃那里看了一眼,走到洞口,往里看去,洞口四处开始坍塌,出口越来越小,可是依然不见柴相的踪影。

柴相知道再过不久洞就会全部坍塌,他急切地想要将天脉带走,他不愿意将近在咫尺的成功就这么在眼前放弃,他用尽全力地取着天脉,不管周围多么的晃动,多么的危险。

天脉终于被他拿在手中,可是柴相还来不及兴奋,巨石砸下,他的野心,他的梦想也终结在这里。

柴方域看着洞口彻底坍塌,这也意味着柴相再也没有机会上来,他此刻心情复杂难明,沉默片刻,他悄悄的带着侍卫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柴方域后来去了哪里,但是所有人都相信他的离开绝不会那么简单。

三个月后。

一个小贩在街边高声的叫卖着;“桂花糕了,卖桂花糕。”听见叫卖声,许多百姓都聚拢过来,手里拿着钱币,抢着购买。

一阵风刮过,众人眼前白影一闪,一个美艳的女子言笑晏晏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手中提着一袋桂花糕。

小贩还在呆愣,忽觉忽觉手上一沉,几枚钱币放在自己手上,不多也不少,刚够一袋桂花糕的钱。

所有人目送那白衣女子离开,心中不免多出了疑问,她是怎么买到桂花糕的,莫非她是山上的精怪。

碧桃拆开包装,拿起一个桂花糕吃着,一边吃一边走到不远处在一旁茶楼里品茶的楚云皓身边,摇着头,:“唉,这个也不好,我们回去找璎珞吧,我想她了。”碧桃拉着楚云皓的衣袖晃晃。

“我看你是想她做的吃的了吧。”楚云皓笑着拆穿了碧桃。

“是啊,又怎么样,这又不冲突。”碧桃狡辩道。

楚云皓似乎也找不到理由反驳,“我也好久没去折笛山庄了,我把那地方教给璎珞柴木南,他们可倒好,把我的山庄做成了美食城,哈哈。”

“我觉得挺好的,至少比徐烨那妖精强,生意一惨淡,就逼我去唱歌,至少璎珞他们在帮你们山庄挣名声啊,恭喜啊,再过不久这折笛公子就成著名食肆老板了。”

“是吗,我看某人又想去唱歌了吧。”楚云皓冷下脸来。

“不想。”碧桃条件反射,马上闭嘴,这楚云皓是越来越不好惹了。

“我们回去时,顺便进宫看看我父王母后,父皇也不知道身体完全恢复了没有。”楚云皓提议。

“好啊,只是可怜楚易了,非得到边疆驻守。”碧桃遗憾地说。

“这也是易弟赎罪的方式吧,自从柴家倒下后,我看他反而轻松了,前几天还给我写信说边疆很好呢。”

“柴雪芝就可惜了,本来有机会做凤凰,现在只能老死于易王府了。”碧桃叹了口气。

楚云皓也叹息一声,“对了,虎臣还是没消息吗?”楚云皓问,自从那天之后,虎臣和柴方域一样消失没一点音信。

“等他们安定下来,会联系我们的吧。”碧桃倒是不担心。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突然,街上想起一个琴声,楚云皓和碧桃站了起来,快速付了钱,循声而去。

走到一个雅致的院落,走进去一看,柴雨迟和顾玉雪正在全神贯注的弹着乐曲,正是当日四人一同演奏的曲子。

碧桃楚云皓看了对方一眼,一人吹笛,一人婉转而歌,柴雨迟,顾玉雪抬头,四人相视一笑,所有寒暄,所有恩仇,一切尽在曲中,一切化为烟云。

夕阳西下,楚云皓和碧桃一人一骑漫步在广阔的山路上。

碧桃稍前一些,她转过头,对楚云浩说:“我们来比赛起码把,看谁先到下一个城镇。”

“赌注?”楚云皓也很感兴趣。

“哈哈,我还没想好,赢了我在说。”

“我不会输的,我几岁就学会骑马了”楚云皓得意道。

“不知道啊,某人还是婴儿时的样子我还见过呢。”碧桃笑道,一挥马鞭,向前跑去。

“什么?”楚云皓正在消化这个话,一不注意让碧桃抢了先,当下放下这个疑问,全力追赶上去。

天边的太阳越来越娇艳,看来明天会是一个晴天,以后永远都会是,执手天涯,笑看红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