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困局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725字
  • 2016-07-03 10:30:00

几个侍卫走在楚云皓他们前面,当先下去,楚云皓三人紧跟在侍卫后面,刚一进去,就被漫无边际的漆黑罩住,只余出口的一丝光亮。随着关门声想起,这个世界终于变得绝望,没有一丝光亮,漆黑的让人感到害怕。

当你还因为这黑暗慌乱时,地下通道里面的灯光一瞬间又都亮了起来,形成了一条诡异的灯火小径,两旁的火炬闪耀着红色的火焰,若是此时有人告诉你这是通往奈何桥的道路,大概所有人都会深信不疑。

“拿好东西,跟紧我。”领头的侍卫朝楚云皓他们抛下一句,快步地向前走去。

一路行来,只有一条长长的楼梯无限延伸着,旁边的石壁有些机关按钮,若不是有老练的侍卫告诉楚云皓他们,估计楚云皓他们不能如此顺利地前行。

几人心里正为不知多远的路途烦恼时,前方终于出现了希望,一个青铜大门正在不远处矗立着,大家心中一喜,不觉得加快了脚步。

走到青铜大门前,侍卫敲敲门把,片刻,那沉重的大门缓缓开启。

就在大门开启之际,楚云皓和虎臣交换了下眼色,飞快地动起身来,没有一丝痕迹的将这些侍卫放倒。

他们将晕倒的侍卫抬到暗处,碧桃掏出一个瓷瓶放到晕倒的侍卫鼻子前晃晃,“这下没有几天他们是不会醒的。”碧桃得意地说道。

“就你最厉害,行了,我们快进去吧。”楚云皓笑笑应和道。

虎臣苦笑一下,转过身,朝门里走去,现在,他只想尽快就出自己的族人,完成自己的使命,作为虎族后裔的使命。

前方虽然机关重重,但是也许是柴相过于自信,里面确实畅行无阻,可能是他也不会想到,有人会突破前面的刀山火海来到他的地下宝库。

走到里面,一个个房间出现在楚云皓他们眼前,每一个房间里面都堆着各式各样的珍宝,让人目不暇接。

“这柴相也太富有了吧,楚云皓我觉得他都能把一个国家买下来了,可怜啊,这么富有还要处心积虑获得皇帝名分,怪他不会投胎啊,投个皇室不就一切都解决了。”碧桃感叹道。

楚云皓望着这些财宝皱皱眉头,这柴相爱聚敛财富是不假,可是他没有想到确实如此贪婪若是这笔财富让他利用起来,国家改朝换代只是迟早的问题。

正当他思考间,“我感觉到了,这里。”虎臣突然说了一句,就朝前面的房间跑去,楚云皓他们紧跟其后。

“小心。”楚云皓眼尖看到那门前有个机关钮,可是虎臣太过着急充耳不闻,虎臣大力推开那房门,几根银针朝他射来。

“叮——”一支玉笛飞来,生生替虎臣挡下银针,针飞笛碎,一切就只在刹那间。

虎臣定了定心神,看着碧桃担心的神色抱歉地笑笑,转而看向楚云皓:“多谢。”

“我们一定要谨慎,这里面比我们想的凶险。”楚云皓提醒。

“族长。”一个声音想起,紧接着七七八八呼唤族长的声音从四面想起,几人听见忙进去,虎臣的族人都被关在这个房间,手上捆着铁链,此时正惊喜地看着进来的三个人。

“我来救你们了,大家不要害怕。”虎臣松了一口气,他看向楚云皓和碧桃,“我们必须尽快把这铁链打开,不然越拖麻烦越大。”

楚云皓和碧桃点点头,楚云皓正要挥剑,碧桃拉住了他,笑着朝他眨眨眼:“我来。”

她运足力气,手上出现一道白光,向那铁链一挥,那铁链就听话的松开,就如纸做的一般。

碧桃用这样的方法挥开了一个个锁链,这毕竟是很费力量的事,再加上她的旧伤未愈,快到最后几个人,她额头沁出汗珠,头猛然一晕,手上的白光打到墙上,将墙上的灰泥打掉,露出一块莲花形状的花纹。

楚云皓扶住碧桃,一脸担心,碧桃摇摇头,突然她似想到什么,睁大了眼睛,大叫道:“这里就是天脉,楚云皓你快看啊,这个花纹。”

楚云皓一惊,他和碧桃跑过去仔细的看着那图案,他们越看越确定这里就是皇帝认证的象征龙纹的所在。

虎臣劈开了最后一个族人的铁链,也走了过来,“天脉,就是上天认证凡间帝王的地方,只要是这个人能拿到龙纹,就代表着他被上天认可,可以名正言顺的称帝的地方。”虎臣说道。

“是的,”楚云皓点点头,“难怪,柴相要在这里建地下宝库,原来他要打开天脉,取得龙纹。”

“哈哈哈哈,我的秘密这么快被你发现了,怎么办,曦王殿下,我想放过你都不行了。”柴相出现在房门口,眨眼工夫,侍卫们飞快的围了上来,将楚云皓他们团团围住。

“你们走到这里真是太令人佩服了,”柴相鼓鼓掌,似在赞叹,他的眼神猛地变锐利:“但是也只到这里了,白冷大人,拜托了。”

柴相说外,白冷缓缓走出,他周身围绕着肃杀之气,令人一望不由生寒。

楚云皓感到衣服一紧,他看向碧桃,碧桃紧盯着前方的白冷,神情严肃,不觉地握紧了他的衣袖,看来碧桃与白冷一定有某种刻骨的联系,他很少见到碧桃这样的表情。

“白冷二哥,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碧桃缓缓唤道,从楚云皓身旁走出来,她的眼神未离白冷片刻,她看着白冷,一步又一步的朝他走去。

“我不认识你,你最好快些离开,不然。”他话音未落,快速挥了一掌,那掌风擦着碧桃而过,原本坠在头发上的玉簪也经不起这突如其来的力道,应声而断,黑色如瀑的秀发飞舞,遮住了碧桃煞白的面容。

“怎么样,没事吧?”楚云皓忙揽过碧桃,关心询问,见碧桃摇摇头,这才将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他专注的看向前方,认真的想着他们该怎么摆脱眼前的困局。

看来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全力冲出重围,希望秦邪他们已经将他们前几日找到的这地下宝库的洞口打开,不然虽说楚云皓他们可以全身而退,但是虎臣的族人的安危可就不好预测了。

地下宝库上面的树林里面的气氛也不比地下的好上多少,璎珞他们才寻到那个洞口,正要将它挖大些以便楚云皓他们逃跑,谁知才挖一半,柴方域就带人围住了他们,璎珞他们心里暗叫不好,他们好不容易从厨房溜了出来,怎么会撞到这瘟神柴方域啊。

“柴方域,你快点让开,别挡着我们挖洞。”璎珞大叫。

“我当然不会耽误你们在哪玩土,只是王都这么大的地方,为何几位如此雅兴来此凿洞,在下愚昧,还请几位指导。”

“我爱在哪里挖就在哪,关你什么事,你快让开。”璎珞不时地看那个洞口,她生怕再耽误下去,楚云皓他们的处境就更加危险了。

“大哥,就算我求你了,你就别管我们了。”柴木南赶忙求柴方域,态度十分严肃。

“别跟他多说了,我们直接将他们打翻,省的浪费我们时间。”秦邪再也沉不住气了,举起刀来,随时准备朝柴方域攻击。

柴方域皱皱眉头,这个秦邪可不是什么好应付的主,不过他所要做的就是拖延住时间,这样父亲才更有时间除掉楚云皓,少了障碍,他们柴家的登顶之路才会好走。

“这位兄台,不要着急嘛,我不管了,我只是问问,你们挖,爱挖哪挖哪。”柴方域笑笑摆着手,站到一旁,示意自己已不会阻止。

秦邪他们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虽是怀疑这柴方域不会如此简单,但此时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他们立马又挖起洞口来。

柴方域向后退到他的一个侍从身边,悄悄说:“等有人上来,不论是谁都朝他们放箭,今日我一定要赢。”

那部下愣了下,说:“相爷还在下面,我们也要射吗?”他看到柴方域狠绝的眼神,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是啊,他的主子哪里是舐犊情深的野熊,这分明是喂不熟的野狼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