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幸福洋溢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861字
  • 2016-03-20 17:15:58

风吹拂而过,两个人的衣襟也轻轻摆动,紧拥相依的身影重叠在清冷的月光下,纵是在清冷的朦胧,此刻也显得温馨与宁静,天与地唯只容这二人,此刻,也只有他们二人而已。

“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今天还有些冷呢。”碧桃摸摸自己的胳膊,不由打了个寒颤,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她已疲惫万分,虽知道眼下的氛围说回去是大煞风景,不过也真是有些坚持不住了。

这句话说完,碧桃深觉自己破坏了今晚的气氛,害羞的低下头,不时发出几声抑制不住的咳嗽。

见某人好不容易露出的小女儿态,让楚云皓心里上下翻腾,听到她的咳嗽声,心知她一定伤得不轻。

心中转瞬平静下来,刚才还在心里翻涌的海潮,此刻变为温柔的涟漪,摩擦着楚云皓有些微微发疼的心。

他慢慢蹲下身来,沉默着,不发一语。

看见楚云皓突然在自己面前蹲了下来,碧桃先是有些惊讶,不知他要干什么事情,转念想了一下,马上明白了他的用意。

她微笑着趴在楚云皓的背上,感受到了超乎想象的温暖,那暖意让她的困意慢慢袭来,终于她慢慢闭上了眼睛,嘴角还挂着甜甜的笑意,就这样,不由自主的陷入梦乡。

楚云皓护紧身后的人,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发出一点声音惊扰了她的美梦,仿佛背上的是他的整个世界。

瓷器的碰撞声惊醒了沉睡的碧桃,睁眼一看四周,自己不知何时睡在了曦王府的床上,看那日头,估计时间已近午时。

舒展了下身体,这才注意到璎珞端着一个瓷碗,此刻正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

不知试着眼光太过露骨,还是碧桃有些心虚,她慢慢地挪开与璎珞对视的视线,生硬地打量起周围的装饰。

“别看了,你在这里住了多久,还没看够这里的摆设啊。还是你在找谁?”

璎珞端着药碗走到碧桃身边,挨着她床边坐下,将要递给他,调侃道。

“我哪里找谁了,小女孩不懂就不要乱说,对了,这里就你一个?”碧桃接过药碗,漫不经心的答道。

“是啊,庄主哥哥见你没醒一早进宫去了,昨天他可是坐在床边守了你一夜啊,真亏你在那温柔如水的目光中还睡的如此无知,唉,煞风景啊。”

碧桃听完脸微微发红,皱着眉头狡辩,“我不睡,难道还跟他对视啊,真是的。”

“好好,喝完这碗药看你的嘴还这么硬吗?”璎珞将药碗推到碧桃嘴边,强迫她喝了一大口。

“啊,好苦,这是?快给我蜜饯”

“庄主哥哥说良药苦口,绝对不要给你蜜饯淡了药效,觉得苦,要怪就怪他去吧,我只是完他交代的任务盯着你喝药而已。”璎珞摆摆手,装作无辜。

其实楚云皓走时再三交代璎珞碧桃怕苦,一定要在她吃药后,给她蜜饯。

不过谁让她抢走了庄主哥哥,这点惩罚算是帮她出了一口气。

璎珞看着碧桃皱成一团的脸,忍住笑意,端起她喝完的空碗,帮碧桃拉下纱帐,“休息会儿吧,估计庄主哥哥马上就回来了。”说完,做了个鬼脸,小跑着离开了房间。

碧桃笑笑,脸上溢着幸福,心中充盈的人,面上会有着独有的光彩,只是她并不自知,只有旁人才看得清楚明白。

她坐在床边面色又陷入沉静,看着窗外此刻清静的风景,微微叹息,“树欲静而风不止,看来今后这风要刮许久呢。”

重新躺回被子里,睁着眼睛看着床幔边上的流苏发呆,心中涌来着一阵又一阵不安感。

“算了,反正也在这里呆不住,我就出去看看吧。”碧桃一把掀开被子,下地迅速穿戴整齐,打开门,伸着头左右看来看去,看见一名小丫鬟,从自己面前经过,朝自己问好。

“唉唉,你过来。”碧桃神秘兮兮地把那小丫头招呼过来。

“王妃吩咐”那小丫鬟刚忙上前。

“我问你璎珞在哪里,你知道吗?”碧桃问。

“哦,你说璎珞姑娘啊,她刚才进厨房去做饭了,王妃用我去叫她吗?”

“不用了,你下去吧,我就是随便问问。”

那丫鬟听完碧桃的话,面露狐疑地走了,一步一回头地打量着碧桃,直至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碧桃轻手轻脚地翻墙出去,故意避开璎珞,若是被她看见自己带着伤偷偷溜出去,那小丫头一定就要火冒三丈,自己可惹不起这麻烦。

“父皇,你的身体好多了,都可以下地了。”楚云皓一进云帝寝宫,就看见云帝已可以在樱后和侍从的帮助下,慢慢地在如新生婴儿般走着,开怀极了。

听到楚云皓的声音,大家都抬起头来,朝他微笑。

“皓儿,你来了”樱后扶云帝坐下,走到桌边盛起一碗汤羹,递给他。“来,我熬了一碗莲子羹,你赶紧过来尝尝。”

“对了,碧桃怎么样?”一见楚云皓进来,云帝就有些着急地询问,樱后也是面露担忧的看着楚云皓。

“碧桃已经没事了,她还是有些不适,我留她在府里休息。”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你父皇给我说碧桃引刺客出去的时候,我都吓坏了,他一个女子怎么敢做这样危险的事情,要是有个好歹,我和你父皇该怎样面对啊,还好没出事。”樱后拂拂心口,舒了一口气。

“放心吧,母后,我会保护她的。”楚云皓笑着说,语气充满坚定。

看见他脸上不同以往的泛着光彩,云帝和樱后相视一笑,看来他们的笨儿子终于开窍了。

被这两道眼光盯的很不自在,楚云皓清了清嗓子,“我先出去了,秦邪还有几个人留下保护你们安全。”

他正想逃离,转身撞到了一人,看清面前之人,楚云皓呆愣片刻,猛然惊醒,一脸严肃。

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休息吗?”语气有些急躁,当时只字片语都透露着关心。

碧桃被他这声音吓了一跳,心里有些不适,心中责怪,我来看你们,倒还是我的不是了,想及此,她瞪了眼楚云皓,径直往房里走去。

“碧桃来了,快过来,让我看看,你没受伤吧。”樱后一见碧桃进来,开心极了,连忙询问,就连云帝也一脸关心地看着碧桃走近。

“没事,一点小伤。”

碧桃将手放在樱后的手上,她的手柔滑温暖,好像无形中都会给人带来无限力量。

她在自己面前不以本宫自居,就连云帝也很少在自己面前摆出一付皇帝架子,他们就像老友亦如亲人,让碧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心与暖意。

“陛下,我来看看陛下的伤势。”碧桃细细地观察了云帝的气色与脉象,,又询问了几句,这期间屋里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似都在等待结果。

检查事毕,“碧桃,我父王怎么样?”楚云皓赶忙问,樱后也一脸担忧地看着碧桃。

“若是不再受到惊扰,好好休养,陛下可安稳度过五年。剩下的日子,我却不敢保证,是多病多灾还是油尽灯枯。”

听完碧桃的回答,大家都陷入沉默。

“够了,我本来都是入土之人,这五年不是白白捡来的,够了够了。”云帝笑着安慰道。

“对啊,陛下能保住性命都是你们两个的功劳,剩下的日子只要我们好好珍惜就行。”璎珞见楚云皓和碧桃面色难看,于是与云帝一同劝解,强装轻松,却掩饰不住心中的苦意。

“不过…”碧桃正要开口。

“陛下,娘娘,易王爷就站在门口,请问要奴才去把他叫进来吗?”这是一个侍卫进来,向樱后云帝询问。

“快,让易儿进来,还有你们,皓儿和碧桃,来一起尝尝母后的莲子羹。”樱后赶忙招呼大家做下,就如盼儿归来的母亲,热络地为每一个人添饭盛汤。

她的热情,所有人的善意,让进来后局促不安的楚易安下了心,放开了紧紧握住的拳头,渐渐融化了他眼里的寒冰。

云帝看着眼前热闹的一家人,眼里满溢着欣慰,父母,兄弟,夫妻,抛开芥蒂,欢聚一堂,他是多久不见这寻常景象,多么渴望拥有这平凡的幸福。

目光紧紧锁在樱后的身上,看着看着,他仿佛又看到当年那粉衣红裙,潇洒率真,强拉着他去闯荡江湖的如烈焰般的女孩。

时光荏苒,那两张面孔在自己眼前重合交叠着,有些事情不同了,但有些却留存了下来,在他心里,永不会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