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才艺大会

  • 炽焰桃花
  • 玥央
  • 3663字
  • 2015-01-09 18:42:58

首先,举行的是文试,要求每位参加者根据一个特定的主题,做诗或作词,之后写在信笺上并抄录在专门为此次比赛制作的屏风上,每位参加者会将前方的牡丹花投给自己认为好的诗歌,每人有三朵,前六名进入乐器竟艺,胜出者会进入最终的武斗,第一名得到奖品雪莲,更重要的是会声名大噪,得到才子或才女的美誉。而那些进入前几名的闺秀们也可将武术比赛的资格委托给别人,毕竟闺阁女子的功夫与男子差得很远,而多数这些小姐们估计只是跳舞的时候用宝剑充当一下道具而已。

主审官顾太师慢慢的走上有许多牡丹花装点得舞台上来,“欢迎各位参加此次盛会,每位客人桌前都放有一牡丹花笺,题目公布后,请各位将各自的作品交由我,我会逐一公布,作品不公布作者,由在座各位选出优秀作品。现在,我来公布本次文试的主题。”话音一落,顾太师就拉开了他前面的幕布,是一块木匾,散发着淡淡的香味,上头刻着牡丹二字,原来本次比赛是以牡丹为题,写出关于牡丹花的诗句。

每桌前的人对此题目的反应各有不同,但都很快的在信笺上写下诗句,不到一炷香的功夫,诗作已经都交到顾太师手中。璎珞看着楚云皓将信笺教给侍者,突觉得无聊乏味,自己对什么诗词歌赋的着实不感兴趣,想偷偷溜走去这里的厨房看看,正准备逃走,忽然感到一股灼人的视线,一回头对上了柴木南的眼光,璎珞有些生气,用手指指自己的眼睛,意思是他要在看就把他眼睛戳瞎。抑制住自己心中的寒意,她又乖乖坐回座位上,等待着文试的公布结果。

顾太师走上舞台,身后跟着的侍从端上来二十个写有参赛者诗作的屏风,屏风上的文字一一都呈现在众人面前。柴雨迟仔细的看着这些屏风上的诗句,突然一句:“素手摘香花,弄笺诉相念。寄情于此物,与君话天涯。”触动了他的内心,短短数与显示了女子的痴心与脱俗,这与自己愿想寄情山水,与爱人平淡归隐的希望不谋而合,她可是自己的知音?想到这里不禁更加好奇诗作的主人。看到多数人都已将面前的牡丹花放到各自欣赏的作品前,自己也忙吩咐身边的侍从,将牡丹花放到自己赞赏的诗作前。

等了片刻,顾太师上台走到那些屏风前,“各位,这次进入第二轮的人选已经出来了,分别是这六首诗作的主人。”他首先走到写有柴雨迟欣赏的那首诉说闺阁女子心事的诗的屏风前,“这是第一首进入第二轮的诗,它是由…”顾太师看到侍从递上来的纸条愣了下,随后面带笑容,清了清嗓子,念道:“顾玉雪。”台下顿时有些吵闹,原来是顾太师的小女儿,都城才女顾小姐的诗作,会被选中也是理所应当的。台下突然安静下来,只见楼上一身着绿衫,面容清秀,气质绝佳的女子站起身来,微微行一礼,算是道谢,随着顾玉雪坐下,台下也爆发出了阵阵掌声。柴雨迟一直看着顾玉雪的每个动作,他不知怎么突然有种这个人就是他要找的那个陪他坐看云卷云舒之人的感觉,这时顾玉雪突然回头,与他的视线撞个正着,这可吓坏了他,“咚—”的一声他连人带桌上的茶都摔在了地上,看到他的窘态所有人爆发出笑声,连顾玉雪也掩唇微笑,柴雨迟这下窘迫到了极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柴方域看着弟弟异常失态有些奇怪,但随即又把视线转到舞台上,之后入围的几首诗作也公布出来了,几人入围在自己的意料之中,比如自己的弟弟柴雨迟,折笛公子,妹妹柴雪芝还有自己,出乎自己预料的是一个名为碧桃的人的诗作也中选了,随着诗作的主人站起来亮相,才发现原来是虎臣旁边的那位蒙面女子,有意思,他突然对这次的比赛有了期待。楚云皓也将这一切看入眼中,他也对这位叫碧桃的人产生了好奇,“碧桃,碧桃…”他默念着,“不会她就是医仙碧桃仙子吧.”他恍然大悟。而此时的碧桃显然不知自己引起了某些人们的注意,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得到那株雪莲,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圣药啊。

最终,进入第二轮乐器比试的人有楚云皓,碧桃,柴方域,柴雨迟,柴雪芝,以及顾玉雪。柴家今次三人都已进入第二轮竟艺,台下的人人在赞赏他们的才华的同时,也不禁感叹柴相的教子有方,柴家近年来人杰辈出,不仅柴相本人曾是天香客栈举行的才艺比赛的榜眼,柴相的妹妹柴凌荷现在可是当今的贵妃娘娘,由于云帝常年不理朝政,她垂帘听政,近年来柴家的实力急剧扩张,甚有赶超天家之势。下来就是柴相的四位儿女,虽不是一母所出,但均为才华横溢,容貌俊朗,为人艳羡。乐器比试是每两人一组,同时表演乐器,各人即兴演奏曲目,直到有一人音段弦止,六人比试胜出三人,剩下一人由评委决定,四人进入最终比赛。

第一组登场的是柴雨迟和顾玉雪,顾家小姐拿起琵琶,慢慢坐下,柴雨迟看她坐定,冲顾小姐点点头,从衣袖里掏出一把陶埙,沉气,随着一声琵琶的委婉凄美的摇指音,他也吹奏起来。勋和琵琶的配合本不是最佳,二人所奏之曲,风格凄婉,优美沉静,在一起却说不出的和谐,在座的各位都闭目细听,任凭两人将自己带入他们二人营造起来的世界。柴雨迟此刻心跳如鼓,不知怎得越继续吹奏他就越紧张,抬眼发现顾玉雪正在看自己,一双剪水双眸似有着无限故事,当下心一乱,勋音顿停。“看来结果出来了,顾玉雪胜。”柴雨迟回过神来,笑笑随即下了台,回到自己的座位。顾玉雪行礼答谢,转身下台,看见了柴雨迟放在桌上的陶埙,趁人不注意,她悄悄的将其置入袖中。就像谁也没看见似的,谁也没看见她已经搅乱的一池春水。

之后比赛的是柴方域和柴雪芝,柴雪芝选自弹奏古琴,柴方域拿起了一把萧。两种乐器都是演奏古曲的绝佳选择,众人已准备欣赏一曲悠远古朴的乐曲,谁知进入耳朵的却是豪迈恢弘的乐音,将他们带入了金戈铁马,挥洒热血的战场,仿佛看到高堂之上的帝王接受百官膜拜的景象,曲如人心,谁都不会否认这两兄妹终有一日会站在众人仰望的位置。持续了很久,两人都继续演奏,终于柴雪芝体力不支惜败给柴方域,比赛才分胜负。

只剩下楚云皓和碧桃了,众人都将目光移到那两人所在的地方,碧桃轻轻起身眼带笑意,一个飞身,飞到了舞台中央,坐定再一架古筝面前,引的台下声声叫好。楚云皓见此情景几个起纵,也跃到舞台上去,好像未到武斗,两人已经开始较量。看碧桃坐于筝之前,亭亭玉立,气质超然,每个人不禁都对她面纱下的真实面貌好奇起来。楚云皓果然与传闻中拿出了一支半截的断笛,折笛公子果真是名不虚传,能将断笛演奏出天籁之音。正准备示意碧桃开始,突然体内传来阵阵热意,暗在心里苦笑,“难道毒又发作了,离自己的生辰还有几天,莫非是提前了。”眼角突然瞟到楼上的一个一间房间,那里房门虚掩,却不失为观察这里面情况的好位置,柴相从中狠狠的盯着楚云皓,两人对视片刻,又各自收回目光,再抬头开,那房门已紧闭。“看来自己又遭那老头算计,不过这回自己不会这么容易被他打败,”

楚云皓盘算着,暗暗运功将毒压住,沉气,笛音缓缓而出。碧桃观察出楚云皓脸色不对,心中有些不解,但也不想管闲事,压下心中的想法,顺着楚云皓的笛音,玉手微挑,如泉水般得筝音倾泻而出。这与前两组的乐音极为不同,音中没有多少演奏者的思想,不似柴雨迟的出世之心,也不若柴方域的勃勃野心,这只是音乐,只是单纯的将美景呈现在大家面前,二人对于音律的把握已到还原本真的地步,这是何等高超的造诣。两人心知对方厉害,却也暗暗惊奇这厉害的程度,当下不敢怠慢暗暗用力,想压过对方,谁知不到片刻都沉浸在对方的乐音之中,从竞争转为合作,欣赏起音乐来,似乎自己好久没有这么尽兴了。碧桃心里微动,抬首看向楚云皓,发现他额头全是汗水,握笛的手已是青筋暴起,突然看他身形不稳似要躺倒,碧桃身先心动,当下离开位置扶住楚云皓,快速向他嘴里塞一粒丸药,楚云皓冲她笑笑,似是感谢,碧桃看着自己扶楚云皓的手微微发愣,对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困惑不已。

观看比赛的人哪会了解情况,原先欣赏着乐音的人们,突然见到两位演奏者抱在了一起,任谁都会受到不小冲击,尤其是璎珞脸都气白了,恨不得马上冲到台上将二人分开。碧桃不着痕迹的松开手,对楚云皓低声说:“你自己走吧,记住最好今天不要运功了,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说罢走下舞台,冲着虎臣看了一眼,大步朝门口走去。“慢着,小姐,比赛还没完呢。”“不用了,我不比了。”人已不见,只于好听的声音回荡在客栈里。顾太师面露尴尬,忙说:“那这场比试就是折笛公子胜出。”楚云皓躬身行礼,“不是,没有胜负,本人身体不适,实在不易比武,告辞了。”说完,飞身而去,等众人反应过来,哪还见人影,连他座位上的同伴也不见了。

“哎,等等啊,我还没跟你比武呢,你咋走了,我一会儿可要代替大哥出战啊。”柴木南冲着楚云皓离开的位置大喊,可惜已无人回应他。结果出人意料,顾玉雪,柴雨迟,柴雪芝以及柴方域进入决赛,顾玉雪和柴雪芝都找侍卫代替,柴方域也请柴木南代为迎战,柴雨迟虽说上场,但还未开打就行礼认输,结果已在意料之中,柴木南胜出,而他代表的柴方域夺得了冠军,这场比赛后来很久都为人津津乐道,不是因为柴方域才华横溢,而是楚云皓和碧桃未弹完的千古之曲,给所有人心中都留了一个不小的遗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