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无言却牵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334字
  • 2016-03-14 17:15:22

“碧桃姑姑,喝点粥吧,这几天我见你都没有怎么吃东西。”缨络将一碗粥放到碧桃面前,见她没有反应,璎珞叹了一口气,端起碗来,舀了一勺粥,送到碧桃唇边。

“我不…”碧桃的话还没说完,嘴就被食物塞满了,热粥一下肚,就有一股暖意蔓延开来,让她稍稍觉得恢复了点力气。

勉强喝下一碗粥,碧桃还是忍不住问璎珞:“那个,楚云皓还没回来吗?”

“唉,这都问不知多少遍了,这几天庄主哥哥不是在宫里照顾陛下嘛,哪有空回来。况且杜仲先生不是一回来就进宫去了,他的医术那么好,陛下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

“可是…他不让我去看望陛下,他,是否在怪我。”碧桃在心中暗暗地说,越想越没了底气,心中烦闷异常。

“臭桃花,我老远给你带来了有名的糖糕,你还不感激涕淋的迎接我。”徐烨就如一阵风似的出现在碧桃她们面前,“哎呀,小丫头也在啊,那正好一起尝尝。”

徐烨献宝似的将那包裹紧凑的甜糕送到碧桃面前,但意外的是眼前这个人并不像往常讽刺她几句外加赐她几个白眼。

“云帝的病情,你听杜仲先生说了吗?”碧桃扔了一个空茶杯给徐烨,问道。

“大概听说了一些,真是的,这皇帝怎么这个时候病,还不容易我和杜仲两个人一起出游,真真遗憾啊。”徐烨坐到碧桃身边,顺带拿着那盏空茶杯为自己沏了杯热茶。

茶刚入口,徐烨就大叫起来,“我最不喜欢茉莉花的味道了,小丫头麻烦你帮我换壶今年的新茶可好?”

“一个客人还挑三拣四的,没见过比你还不懂礼貌的。”璎珞不情愿地看了一眼碧桃,看到她点头示意后,嘟嘟囔囔地拿着茶壶离开。

“三种温毒,现已侵入五脏六腑,无药可医,只能吊命。”碧桃看着徐烨说道,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

“果真有这么严重?”徐烨问道。

“绝无虚假,详细的你可以听杜仲先生的诊断。”

“这一切乃天命,谁都不能改变,不过我倒是奉劝你一句,不可再用灵力,这次见你我隐隐有感觉,你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与常人无异了,若是再勉强为之,后果不堪设想。”徐烨有些认真地看着碧桃。

“我怎会如此不懂得珍惜自己,你也了解我的。”碧桃笑道。

“以前是了解的,现在,自你遇到楚云皓后,确实不知了。”

徐烨的话如冰水一般,让碧桃清醒,已经明白的事情,原来从别人嘴里确认是这种感觉,微微一笑,看来自己的这种犯傻行为已经无法停止了呢。

“皓儿,你回去休息会儿吧,这几天你一直在这里照看,寸步不离的,好歹回去沐浴休息,向碧桃交代一下,也好教她安心。”樱后走到楚云皓身边,接过他手中端着的正要喂给云帝的药碗,劝道。

“是啊,皓儿,父皇已经没有事了,你去休息下吧,这里有你母后照看。”云帝稍稍撑起身体,也对楚云皓说道。

“我没事,我去看看杜仲先生药熬得怎么样了。”楚云皓说完就离开了云帝寝殿。

“这孩子,是不是和碧桃有什么事啊。”樱后有些担心,又不好开口问他。

“是啊,我们皓儿哪里都好,就是什么事情都埋在心里,太为他人找想,反而会累坏自己。”

“陛下,不也是如此吗?”樱后笑笑,轻轻吹着药勺,确认药不那么烫了,在喂到云帝口中。

“我啊,好在还有你陪着,希望我们的傻儿子也像我一样惜福啊。”云帝深切的看着樱后,眼里情意流转。

“但愿他们能一切安好,我们只能默默为他们祈祷了。”樱后感慨道。

楚云皓刚走出门,就撞上了站在门口往里张望的楚易。

楚易大概是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楚云皓撞个正着,一时尴尬极了,站在楚云皓面前低着头,不知所措。

楚云皓看他那窘迫的模样,当即了然的笑笑,他上前扶住楚易的肩,还未等楚易发言,楚云皓就将他推到云帝寝殿内。

“父皇若是见你来,他的病会好的快些的。”

“我没…”楚易哪有时间反映,等他明白情况,他已经跨进了云帝寝殿里。

回头看去,那个罪魁祸首早已不见踪影,楚易笑笑,心中恍然一下子开阔了起来。

楚云皓来到要放门口,听见里面的声音,他突然驻步停留,脸上的表情挣扎起来。

“药方这么改,是不是会好一些,姑姑。”

“嗯,再添些甘草进去,性温,能起到很好的中和作用,而且陛下一向不喜欢太过浓郁的味道。”

“我说我们合作,绝对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啊。”杜仲先生兴奋地说道,他貌似对他和碧桃一起研究的成果满意极了。

“那我就多谢了。”碧桃也对这赞扬却之不恭。

“我们别站在这里多说,赶紧趁着药效最佳时刻赶快给陛下送去才是正理。”杜仲先生端起药碗,看了碧桃一眼,示意她跟上,随后出了门。

杜仲先生走了几步,没有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好奇的向后转去,看见碧桃正朝着一个方向发呆,目光闪烁不定。

“怎么了?”杜仲先生问。

“没事,我们走吧,药凉了就不好了。”

“楚云皓,你现在连见我都要躲着吗?就真的这般不愿意见我吗?”碧桃心里叹息,努力控制住自己脸上的表情。

看着两人走远了,楚云皓从树后慢慢走了出来,自己纵有万般不忍,碧桃远离自己应该是如今最好的选择。

“你安然无事,我才可无担心牵挂。”楚云皓轻轻低喃道。

看着云帝喝完汤药,陷入沉睡中,樱后,楚易还有杜仲先生正巧有事离开,碧桃支开侍从,急忙走到云帝身旁,运作灵力将手放到云帝的额头上,正要运力,自己的手腕就被一双苍白的手捉住,虽然那手掌瘦削极了,却握得异常有力。

“不要为我白费力气了。”云帝摇摇头,眼神极是坚定。

“陛下,虽说以我只能现在无法救你,但至少能帮你延缓痛苦和延长时间。”

“没用的,反正人固有一死,你又何苦。”云帝还是拒绝。

碧桃着急的看着周围,心想若是再耽误下去,让别人看见就麻烦了,当下弄晕云帝,再一次运足灵力,将力量传给云帝。

看着云帝脸色有明显的好转,碧桃心里欣慰,察觉到自己的力竭,她缓慢收起灵力,刚动身,就心口一痛,吐出一大口鲜血,抬起头时就看见几个映在镜子上的黑影。

“下次伏击人,麻烦找个没有铜镜的房间。”碧桃出声警告,她砸碎一只茶杯,弄出声响,见侍卫冲进来,她安心一笑,随即冲出云帝寝殿,在匆忙间,她的身上掉下一串东西,当然,此时所有人都不会在意,眼前的局面已经足够混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