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误解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742字
  • 2016-03-12 11:54:08

“参见王妃”,碧桃刚到云帝寝殿门口,就有几个黑衣侍卫将碧桃拦住,看他们的架势,碧桃今天很难进去。

柴相既然准备万全,不让任何人进入,想于此,碧桃心里一慌,莫非柴相已经对云帝下手或是有所动作,她认为再耽误不得,飞身踢倒那几个侍卫,朝云帝的房间冲去。

推开房间,碧桃看见柴相、荷妃柴雪芝还有柴方域站在昏迷的云帝身旁,而最应该陪伴云帝的樱后和楚易却是昏迷不醒。

“王妃殿下,怎么有空来。”看到碧桃,柴相率先开口。

碧桃顾不得理他,当下走到云帝身边,观察他的神色和探过他的脉搏之后,陷入沉默之中。

“怎么,医术高超的王妃,也有犯难的时候。”柴雪芝还不忘讽刺碧桃。

碧桃抬起头来,愤怒地瞪了柴雪芝一眼,柴雪芝被这怒意吓住,冷哼一声,将视线瞟向一边。

碧桃心知现在的情况不能与这些人争辩什么,她又再次执起云帝的手腕,细细号起来,越细听他的脉象,碧桃就越担心。

云帝的情况十分糟糕,除了常年体内累积的毒素,他的体内似乎又出现了一种新的毒,只是碧桃对这毒却是一无所知,可却有种似曾相识感。

眼下只有压制住云帝的毒性,在另作打算了,碧桃一皱眉,用尽力气将她体内的灵力输到云帝身上,许是太过勉强,没过多久她的额头已满是汗珠。

终于,云帝的脸色微微好转,只是碧桃为他输送的力量,还远不能帮云帝恢复,只能暂时保住他的性命罢了。

慢慢收回手,碧桃这才对柴相等人眼睁睁看着自己救治云帝,竟无人问询,感到有些奇怪,她慢慢站起身来,扫过得意的柴雪芝,瞟了不怀好意的荷妃,越过柴方域又担忧又严肃的面颊,最终落到面带微笑的柴相身上。

碧桃心中暗暗赞叹,论定力与心计。谁又敌得过这只老谋深算的狐狸呢。

“王妃,不愧医术高明,不过我看王妃已有些心力交瘁了。好在我方才也派人去请了一位名医,让她来救治陛下,可能更锦上添花。”柴相说道。

“哥哥说的是,我这就请人把夏姑娘叫进来。”荷妃在一旁迎合道,她略使眼色,立于门口的丫鬟立马反应过来,出门去叫人。

“夏姑娘?”碧桃默念,当她看见进来的那人时,禁不住还是惊讶了一下,原来竟是夏姒。

夏姒冲着柴相和荷妃行了一礼,看了一眼碧桃,走到云帝身边,盯了半晌,从手边的丝帕中,取出了一根银针。

突然闻到一股异香,碧桃瞬间明白了云帝究竟中了什么样的毒了,那毒正是夏姒特制的幻毒,它能杀人于无形,不留痕迹,而被害者能无一丝痛苦在幻境中离世。

碧桃飞出手上的披纱,一卷就将夏姒手中的毒针拿走,夏姒哪肯放手,当下就朝碧桃袭来,两个人就在云帝寝宫之中打了起来。

柴雪芝避到一旁,她看向门口,好像看到了什么,若有所思一笑,突然大声叫起来:“王妃你干嘛,夏姑娘救治陛下,你为何不让,莫非你还想耽误治疗时机。”

碧桃听见柴雪芝的话,正想教训她,转身看见楚云皓虚弱地站在门口,突然大惊,一份神,胸口就挨了夏姒一掌,身体不随她意志的飞了出去。

她预期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她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被护在楚云皓怀里,还未来得及感动,碧桃就被他推了出去。

柴相对眼前的英雄救美并不感兴趣,他瞪了一眼柴方域,柴方域收敛了神色,重新退回他刚才站的位置。

“你没事吧?”碧桃想起楚云皓身上有伤,如今又用力救了自己,伤势肯定加重。

“你走,我没事。”楚云皓打开碧桃的手,冷淡地说,将头偏到一边。

“我走?”碧桃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被楚云皓挥开的手,不敢相信。

“我说过,带我见父王,可你,没有办到。”楚云皓说出了原因。

碧桃心中莫名一痛,咬了下嘴唇,颤抖说道:“那时,你比较重要。”

“可父王是我最重要的人,你怎么能懂。”

“好,我走。”碧桃知道自己多说无益,转身离开了这里,她的背影看着单薄极了,风都能马上将她吹走。

“你们也都走,我不想说第二遍,还有将迷晕母妃和易弟的解药留下。”楚云皓说完这句,径直走到云帝身边,至始至终未看柴相他们一眼。

“放心,易王和皇后只是操劳过度,睡着了而已,明天早上自然会醒。既然曦王殿下来了,我们就不再打扰,明日在过来请安。”柴相微微一笑,当先离开。其他人见此,已知这场好戏已经散场,也跟着柴相离开,柴雪芝皱眉回看了楚云皓片刻,她手猛地攥紧衣裙,决然转身,柴雪芝,事已至此,你绝不能回头。

正值初春,天气虽已渐渐温暖,但每到清晨与夜晚,刺骨的寒风依然会刮得你皮肤生疼。

见今日时辰已晚,又是寒风呼啸,想来自己卖的货品也卖不出去多少,小贩匆匆收了摊,盼望着回家能喝一碗夫人的热汤,再用热水泡脚解乏,这样想着脚步不禁加快。

老远瞥见了两个人的身影,看着应是一男一女,女的走得很慢,而他身后的男子生怕打扰到那女人一般,隔着她老远跟随着。

小贩有些奇怪这种状况,莫非那女子这是遇到强盗尾随了,那小贩想。他犹豫了,自己究竟该不该管这闲事,他想了想,片刻,一下狠心,同情地看了那女子的一眼,快步离开了,哪有比保命更要紧的事,这世道不公平的事情多了,他又不是救世主,还是自扫门前雪的好。

出了皇宫,碧桃一路恍恍惚惚,原本熟悉不过,自己闭目都能回去的去通往曦王府的路,第一次让她感觉那般陌生。

她直到刚才都不认为自己的做法哪里有错,云帝和楚云皓于她的重量,她还是辩的清的,她一直认为她只要保护好楚云皓,不负炽烈大哥所托,对得起自己内心就可。

她活得这么长岁月中,见惯熟识之人生老病死,人生无常,她都无太大悲伤,只是徒增几丝叹息而已。她总觉得他们肉体的消亡只是今世的了结,当饮过孟婆水,踏过奈何桥,一切又将重新轮回,一切的罪孽与情感也将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亲情,友情,爱情,于她,只不过是过眼云烟,顺应天意罢了。

“碧桃,你还小,不明白很多事情。等你哪天会害怕失去,开始心痛,你就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活着,什么是爱而不得。”

“唉,姐姐还是希望你永远也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今夜,自己的情感果然是太丰富了吧,怎的竟会想起梅霜姐姐以前对自己所说的话,当时只是随意的一听,如今却恰好合了她的心境。

看到楚云皓的眼光,冷漠中夹杂着责怪,话语如利刃生生剜着自己的心,她真的怕了,心真的痛了。

“楚云皓,我是怎么了,这么想让你活着。”

“呵呵呵呵——”碧桃痴痴地笑着,似乎只有发出声音才能让她去思考,才能让她的心不那么迷茫。

虎臣一路跟着碧桃,这一路看着原本再熟悉不过的背影。他恐惧了。恐惧着越来越陌生的感觉,不过好在心是不会在痛苦,因为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痛得麻木,没有感觉。

如今自己,护她安稳便好。

一阵寒风扫过碧桃的鬓角,一缕青丝慢慢飘落在月光洒落的石板上,紧接着泛着寒光的剑直刺她的心口。

碧桃咬唇一笑,这些人来的正好,自己正愁无处排解自己心中的郁闷,她还未出手,一柄黑色的刀将那剑刃劈开,还未等那刺客反应过来,他的身子就被劈成两半,轰然而倒,溅落满地鲜血。

许是这画面太过惨烈,所有的此刻害怕地看着后方的那人,几人交换眼神,却无一人鼓起勇气再上前拼杀。

“撤。”为首的人一声令下,那些此刻如获大赦,转眼便没了踪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