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抉择之路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490字
  • 2016-03-01 20:16:28

第六十三章抉择之路

这天,天气比以往都要晴朗,天刚还蒙蒙亮,楚云皓一看天色揉着有些僵硬的肩膀,不知不觉自己看了一夜的试题,楚云皓有些激动地无法入眠,在心里隐隐的期盼今日能出现些人才,今后能与自己联手使这腐败的朝堂恢复秩序。

收拾好衣衫,楚云皓走到桌边看着在闭目打坐的碧桃,突然玩心大起,猛然弹了下碧桃的脑门。

“哎呀,楚云皓,你干嘛用那么大力,疼死我了。”碧桃捂着脑门瞪着楚云皓。

“对不起,我以为你能躲得开呢,怎么反应越来越迟钝了。”楚云皓也没有意料到碧桃会躲不开他的捉弄,在力度上上没有控制,看着碧桃红肿的额头不禁有些内疚。

“抱歉吗?那就让我也弹你一下。”说完碧桃就扑上来,一副誓要把楚云皓的脑门弹出个大洞的趋势。

“不行,今天我可是主考官。”楚云皓抱头逃窜。

“我管你这么多,过来。”

两个人正在笑闹时,门外传来敲门声,“殿下,有人求见。”

这么早,到底是谁?楚云皓和碧桃疑问的看着对方,忙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他们两个人急急忙忙的到达会客室,就看见阮子恒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一刻也静不下来,急得团团转。

“拜见殿下和王妃”一见楚云皓和碧桃,阮子恒赶忙过来,扑通一声给来给他们跪下,“村里的考生昨日大都离开了,这都怪我,没有拦住他们。”

“什么?他们昨日为何会离开?”楚云皓也吓了一跳忙问,碧桃也充满询问的看着阮子恒,也等待着他的回答。

“昨日大家回去后,个个都很兴奋,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明天早日到来。可傍晚村里有两个人带着伤跑回来,说是被外面的人打的,他们被警告若是明天我们参加官员选拔,就不会放过村里的人。大家见这样都有些害怕,都早早回屋休息,谁知今早会有些人离村,这都怪我,没有看着他们。”阮子恒说着懊恼的打了自己一下。

“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楚云皓急忙问阮子恒。

“这个往北免去了。”阮子恒被楚云皓的表情吓了一跳,忙回答。

“秦邪,备马,我们得快去找他们,我害怕柴相的人会对他们下手。”楚云皓急忙往门口跑。

“殿下,等等我,我也跟您去。”阮子恒一边喊着一边跟着楚云皓后面跑出去。

“看来没我什么事,我还是去休息休息。”碧桃窃喜着,正想回房。

“碧桃,你别想偷懒,帮我去试场拖延时间,要是我们赶不上时间,明天我可不带你去吃沁园寺的桂花糕。”

“好啦好啦,我去就是了,就爱吃个桂花糕但我欠你似的。”碧桃不情不愿地叹气,唉,谁让沁园寺的方丈清明和尚做出来的桂花糕比璎珞做的还要好吃呢。

天刚亮,一切还是一片苏醒景象,一阵突兀的车轮和脚步声打破了这一宁静,“快,儿子你快走,后面的跟上。”一群人这是带着大包小包急匆匆地向前走,前面的大叔不停地催促后面的同伴,“大家加把劲,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到牵头的村子去。”

所有人听见大叔的话,也顾不得擦掉头上的汗珠,大呼一口气,继续往前赶路。

一阵不寻常的响动传来,大家还未反应过来,就像天神一般从天而降了十几个身穿黑衣的蒙面男子,飞身而下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他们传来的浓浓杀气让人不禁怀疑这些人是不是地狱使者前来索命。

这些人中有胆小的,吓得跪了下来,浑身发抖,嘴里默念着好似咒语的话语。

“你们要干什么?”那个大叔平静了心神,问道。

可回答他的除了呼啸而过的风声,再无其他。

黑衣人们缓缓地从腰间拔出佩刀,几乎是瞬间就朝众人冲来,“大家快跑啊。”那个大叔刚说完话,面前就刺来一刀,幸亏他反应及时,生生避开了要害,不过还是在胳膊上划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往外冒。

还未适应情况的变化,紧接着又是一刀向他刺来,一阵白光过来,闪的他闭起了眼睛,一股温热的液体喷到脸上,那个大叔睁开了双眼,才发现那个要杀自己的黑衣人此刻正毫无生气地倒在地面上。

惊魂初定,大叔完全放松下来瘫倒在地,突然反应过来,忙看向旁边,恍惚间看见一黑一白的两个身影在眼前飞来飞去,而他们所到之处那些黑衣人均躺倒在地,再无声息。

楚云皓和秦邪解决掉那些黑衣人,长舒一口气,转过身来看着那些呆愣到原地的村民们,他们好像是被吓坏了,浑身不住的颤抖,脸色就如霜打的茄子,又青又紫。

还是当先的那个大叔迅速恢复过来,他见是曦王殿下救了他们,心里愧疚难当。是他们背叛在先,现在还劳烦曦王亲自相救,这让他们如何自处,如何面对曦王殿下的用心。

“殿下,草民有罪。”那个大叔跪在了地上,头磕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声响,等他抬起头来,额头上已青紫一片,还微微渗着血珠。

“殿下,我们也有罪。”其他村民见村长张叔都跪下来了忙跟着他跪下,与张叔一样,他们的心里此刻也是万般滋味,更多的也是羞愧。

“你们这是干嘛,不要跪了,快起来。”楚云皓扶起张叔,“为求平安,离村求生,我不怪大家,这是你们的选择。不过希望那个大家信我一次,我定会保大家的安全。”

“殿下,我们大伙儿没有不信任您,只是我们害怕啊,若是真的参加选拔,周围人的眼光与嘲弄,怕是村里的人找不住啊,我们命格如此,大家认了,现只求无风无浪度日。”张叔有些激动地说。

“难道老人家你就这么认命吗,大家从来也没有想过,为什么掌握着天下的是那些贵族子弟,难道奴仆后代就要世代为奴,抬不起头来,任人欺凌。”楚云皓大声说道,“你们看阮子恒,难道像他有这种才华之人就应该被埋没,庸碌度日吗。人生在世不拼搏一回,枉在世上走一遭。大家要是愿意信楚某,就跟我回去,一起搏出一个可能,若还是希望安逸一生,那么就请继续向前走,我已派人在前面村庄安排好大家的住处,你们可以在那里重新开始。”

“张叔,殿下都这么说了,跟我们回去吧,您不是也一直希望村人的地位发生改变,您不是也一直努力吗?”阮子恒满头大汗的从不远处跑过来,拉着张叔的衣袖,焦急地劝道。

“哈哈哈——是老朽怕事了,人老了果然就不中用了,殿下和恒儿都已愿意参与这场赌博,老朽又岂有退缩之理。”说完张叔就率先往回走去。

楚云皓和阮子恒见状,也跟在张叔后面,剩下来的村民大部分都跟着他们往回走,还有一些人停在原地,几番踌躇之下,还是选择了与众人截然不同的方向。看似一条平常的路,看似一个不经意的选择,往往对人的未来及命运影响之大往往令人唏嘘,选择谁都会面对,而对于其后果的承担,却塑造着一个前者的胸怀。

楚云皓抬头望着当头的烈日,已经是正午时分了,不知碧桃是否拖住了时间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