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看似繁华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164字
  • 2015-04-14 23:16:02

繁华楼门口一如往常门庭若市,楼内充斥着歌舞声和浓重的脂粉气息,甚至站在街尾都可以感受得到,这是都城内最著名的青楼,许多达官贵人娱乐的场所,它总是门庭若市,严格控制着客人的身份,一般身份的平民百姓是不被允许进入的。

“两位公子,欢迎欢迎,里面请。生面孔啊,让我来给你们介绍些姑娘,保证你们满意。”两位衣着华丽的公子一踏入繁华楼里,那妖娆的老板娘一下就迎了上来,在这个圈子摸爬滚打多年她早已练就一种根据客人的穿衣打扮或者行为谈吐判断客人身份的能力。

老板娘一看那两人的着装和气质,一下就断定出这两人决非平庸之辈,立刻热情地招呼他们。

“姑娘就不必了,找一处好的包房,最好能看到这里的一切情况的。”那个长相清秀眨着一双灵动的眼睛的少年从怀里掏出了一锭银子,递给老板娘,拜托她道。

“当然,当然,我这就准备,请跟我来。”她一见这个俊秀的少年就充满好感,忍不住亲自替他做一些本不用自己去做的服务。

在老板娘盛情的带领下,这两人被带到一处视野极佳的房间中,“二位客官稍等,一会儿菜肴和茶水就有人送到。”老板娘说完就关上房门离开了。

“这里真的很舒服啊,你看这个椅子上头铺了一层垫子,楚云皓,我们也去弄一个这样的椅子来吧,怎么样?”一副男装打扮的碧桃坐在椅子上动来动去,看起来似乎对这张椅子满意极了。

“别忘了,今日我们乔装来此,不是正有目的吗?”贴着一个假胡子的楚云皓提醒碧桃。

“是吗,我还以为你是找借口来这里看美人的。”碧桃不怀好意地说。

楚云皓看了碧桃一眼,并不理会她的讽刺。

“这么多人称病在家,若是真生病的话,不会有力气来这里花天酒地了吧。”

楚云皓通过窗户观察着楼内的所有情况,有些期待着某些人的到来。

“你确定今天我们能等来他们?”碧桃对在这里蹲守的做法大感怀疑。

“你看,这不是来了。”楚云皓看着此时正揽着两位女人得意地进门一位中年男子露出了微笑。

“还真来了,楚云皓,看来是我们出马的时候了。”碧桃兴奋地站起身来,立马往门口冲了出去。

“等等,这么着急干嘛,这不又来一个。”楚云皓抓住碧桃,向她指指刚进门的一位男人,“既然渔网已经放出,我们就等到着夜晚收网吧。”

“那现在,我们要干什么。”碧桃突然狡黠一笑,“要不,我们也找个姑娘,来这个地方不找个美女相陪,会引起怀疑的。”

“好啊,你去扮女装,不就有女人了吗。”楚云皓并不上碧桃的当。

碧桃叹了口气,这时正好小厮端来了许多吃食,碧桃一见到它们立马眼睛放光,冲过去立马吃了起来,楚云皓见她的样子有些嫉妒,她什么时候见到自己也这般开心就好了。

他们两个人半消遣半观察的等着这些装病的官员入内,许是二人运气太好了还是猜透了柴相爷的心思,那些官员竟无一例外的都出现在了这个繁华楼里,他们此时聚集到一处,似乎正商量着什么。

“碧桃,该我们上了,等等要是柴相来这个事情就不好办了。”

“河源大人,许久不见,怎么现在才来,要罚酒三杯。”众人见一位衣着华丽的人进来,全部起身,冲那人说笑。来者是柴相侍妾荷香夫人的弟弟,柴家的亲戚,因此他一进来所有人都逢迎谄媚,恨不得立马和这位河源大人热络起来,为自己的仕途开凿一片金光大道。

“我来晚了,该罚,该罚。”河源满脸笑容,看似心情不错的样子,“这不是月红吗?还是依然这么水灵啊。”他一只手把一位红衣女子揽在怀里,另一只手还不安分地捏了她的脸一下,那女人羞瞪了他一眼,将脸埋在他怀里更深了。

“河源大人就是有福气,一来就能得到繁华楼头牌的青睐。”众人趁机更加奉承河源,他也不谦虚,对于这些话照单全收,更加放肆地笑了起来。

“几位,这么开心,为什么不叫上我呢?”门被推开,楚云皓站在门口,一脸遗憾地模样,好像是怪这些人没有叫上自己一起寻欢作乐。

“好啊,来一起喝酒。”河源并没有认出楚云皓的身份,还以为这位也是他们的同伴之一,热情的招呼着,丝毫没有看见其他人怪异的表情。

“多谢河源大人。”楚云皓接过河源递来的酒一饮而尽,“好,我就喜欢你这种豪爽,来,我们再喝。”

“等等,你们要去哪儿。”碧桃站在门口堵住了正要逃跑的那个人的去路,将那人又逼回座位上。

此时,房间里一下安静了起来,河源也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大声说:“你们究竟是谁?”

“大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可惜啊,我还想与你多喝几杯呢。”楚云皓坐了下来,看着满室不知所措的众人。

“大人,这是曦王殿下。”一位官员小声在楚云皓耳边说,“什么。”河源吃惊地叫了起来,向后退了几步,一脸惊恐。

“在下知道各位身患重病,于是特地来为大家诊治,没想到诸位身体这么好,竟然生病第二天都能来此花天酒地,明日上朝,我一定要向皇帝陛下大大夸奖诸位的身体复原能力。”

其他人的脸色一下变得十分难看,他们并不怕楚云皓告诉云帝,而是害怕柴相会知道这件事情,他们都接到柴相的近日禁止外出的命令,若是被发现违抗,估计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你究竟要怎样?”河源此刻再无笑脸,咬牙切齿的对楚云皓说,“既然这么怕柴相爷知道这个消息,那么我劝诸位不如另寻出路如何。”

所有人都瘫坐了下来,他们如今没有办法只能按照楚云皓的话去做,若是他们违背命令的事情传到柴相耳中,他们自己就不仅仅是失去仕途这么简单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