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情深缘浅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643字
  • 2015-04-07 23:22:54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炽焰桃花》更多支持!

顾玉雪就沿着相府的碧波池走着,疏解自己烦闷的情绪,此时,她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这样的感觉,自己要是能一直走下去,那该有多好啊。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阵哀切的笛声,顾玉雪听后突然停下脚步,不用过多说明,她一下就知道了这笛声出自何人。想于此,理智催促她赶快回去,如今见面只能徒添伤悲,可情感却驱使着她不由自主的接近那音乐传来的地方,哪怕能看他一眼也是好的。

顾玉雪在挣扎中还是来到了这里,她老远就看见柴雨迟背靠着一棵大树,面无表情的吹奏着笛子,不知他已经多久没有打理自己,眼前的人眼里再无往日的风采,衣衫凌乱,双目无神,脸上甚至还冒出了细碎的胡茬。看几次,顾玉雪再难掩心痛,眼泪终是抑制不住的从眼里滑落下来,一颗一颗,就像没有尽头似的。

柴雨迟似乎觉察到动静向顾玉雪这边看来,一见他转过头来,顾玉雪赶忙躲到身后的柱子后,捂住自己的嘴,好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

隔了很久,身后都没有发出一点响动,顾玉雪都以为柴雨迟已经离开了,突然又传来了那首熟悉的音乐,这不是她们也一同创作的乐曲吗,那时的回忆一齐涌上心头,段段都像尖刀刺着她的心,如今曲犹在,人是非,他又何苦呢。顾玉雪叹了一口气。

笛声戛然而止,柴雨迟用颤抖的声音问:“是你吗,你还是来看我了。”说完他就往顾玉雪这边走来。

听见脚步声,顾玉雪的心狂跳起来,“不要过来,我只是不小心散步到这里,见到你,为了避免尴尬,才没打扰。”

“是吗。”柴雨迟停住脚步,掩饰不了失望,语调一下暗淡起来。“那就当同情我,在这里留一会儿吧,我又把我们的乐曲改了一段,我这就给你演奏,你听听。”柴雨迟慌忙把笛子放到嘴边准备吹给顾玉雪听。

“你这是干什么,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只关心风月的人了,这曲子从今以后就是你一个人的,与我无关。”

“玉雪,我直到现在还是不相信你会弃红袖添香选择锦道万里,你告诉我,你是否有别的原因。”

顾玉雪听到柴雨迟的话,心中一动,她是多么想告诉他自己有万般的苦衷,可是如今自己必须硬下心肠,他们还能怎样呢。

“柴三公子,无论如何我是你的大嫂,这点请你不要忘记。还有以前是我年少无知,如今才意识到我这真正要的也许并不是那种清贫的日子,而是让我可以尽享富贵荣华的生活。我不会说抱歉,因为,我本来就不欠你什么。”顾玉雪情绪激动地说完这些违心之言,头也不回的向前跑去。是啊,他们还能怎样呢,他们只能如此了。

“其实,我早发现你在,之所以这么久没说就是希望我们多呆一会儿,哪怕一秒也好。”伊人已去,柴雨迟默默地对着那棵大树呢喃,他私心希望顾玉雪还在那里,只要自己不去树后寻找,那么她就永远在那里,不会离开。

回到房间,顾玉雪合衣躺下,她试图摒弃所有的杂念,早日进入梦乡。开门声突然想起,柴方域不知何时进来了,他一言不发,抱起顾玉雪身旁的被子,疲惫万分地躺在屋里的坐塌上,没过多久,顾玉雪就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看来他真是累坏了。

这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顾玉雪,出来,我们说清楚。”柴雨迟在门口大喊,听他的语气好像是喝醉了,语调有些奇怪。

顾玉雪和柴方域对视一眼,忙披上衣服,下地去开门。门刚一打开,柴雨迟就闯进来,他一见柴方域大叫:“大哥,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明明知道,明明知道。”

柴方域以一种阴沉的脸色看着他,片刻之后,他猛然抽出挂在剑架上的宝剑,将它递给柴雨迟,不屑地说:“恨我吗,怪我抢了你的妻子,那就杀了我,别再像个女人一样,只会大喊大叫。”

是被柴方域激怒了,柴雨迟一把夺过那宝剑,将它指向柴方域,大声喊:“你以为我不敢吗?”顾玉雪和周围的仆人见状想上前去拉住柴雨迟,好不教他犯傻。

“玉雪,你别拦我,我今天一定要问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我知道你是被他逼的。”

“你住手,我说了我是心甘情愿嫁进来的,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啊。”顾玉雪急了,上前握住柴雨迟此刻因为激动狂乱颤抖地手掌。

“谁都别拦他,柴雨迟你往这里刺,若是你不敢的话,你就永远安静下去,永远当个懦夫。”

“啊——”柴雨迟充满愤怒的大喊,推开周围的人,挥剑向柴方域刺来,所有人都睁大了双眼,叮的一声,剑锋擦着柴方域的头发过去,他的发丝瞬间就掉落在地上,而那剑也随着那缕头发一同找到了归宿,掉在了地板上。

柴雨迟无力的瘫坐在地上,那样子就连周围的仆人都不忍再看。“为什么?”他还是不肯放弃。

“柴雨迟,我告诉你,顾家如今是顾玉雪的哥哥掌管,他们家早已是一个空壳。我要登临天下,需要的就是他们顾家百年的荣誉,受人关注的名气。而顾家也要攀附着我们柴家东山再起。”

柴雨迟看了柴方域一眼,好像再问为什么顾玉雪不能嫁给他。

“你一定想问,你也是柴家人,为什么娶顾玉雪的人会是我。我还不会靠娶一个女人维持权利。近日朝堂上太尉大人被贬,若我不娶顾玉雪平白得到这么一个大好机会就要白白浪费。”柴方域看到柴雨迟鄙视自己的目光,他走过去提起柴雨迟的衣领,“这都要怪你,你终日活得就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所以顾家才弃你选我。你这个废物,你一心瞧不起柴家的权势,若是你离开这个地方,我看你还会不会无忧的风花雪月。你想清楚,你所有的一切都是依托哪里,你知道了,你就不会这么恨我们。”

柴方域将柴雨迟丢出去,柴雨迟就像一件被抛弃的物品一样被扔在了院子里,“柴雨迟。”顾玉雪大叫,正要跑过去看他的伤势,“顾大小姐,记住你的身份。”柴方域提醒她。

顾玉雪顿了一下,她死死地抿住唇,直直地盯着柴雨迟期盼的眼光,慢慢地关上了房门,门越合越小,他们就那样盯着,直到那脸庞被挡住只能看见鼻子,而后就连那光景也消失,只余投在窗上的影子。

柴雨迟自己在院子里坐了不知道多久,终于,他还是缓缓撑起了身,身上的痛都难及他的心痛半分,柴方域的一席话彻底将他骂醒,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现实,离开柴家他大抵就是废物一个吧,自嘲地笑了一下,柴雨迟将那玉笛掏出狠狠地摔在地上,看着它们摔成片片碎块,他踩着这些他曾经的心爱之物坚定又决然地走出了这里,顾玉雪,我们只能这样了。(小说《炽焰桃花》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