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心痛抉择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470字
  • 2015-03-29 23:25:29

“唉,你这个动作不对,再优美些,对了,对了,就是这种感觉。跳得越像狐狸精越好,客人就喜欢这个味道。”徐烨拍手称赞道,自从楚云皓他们走后,桃花坞的生意日渐衰落,若不是自己在舞蹈上下了一番功夫,只怕这里早已经关门大吉了。

“怎么样,杜仲先生你喜不喜欢,她们的舞姿没话说吧。”徐烨就像一个几岁孩童讨要表扬似的冲杜仲先生邀功。

“对于这样的舞蹈,我只能说庸俗,献媚,下里巴人…”杜仲先生一本正经的撸撸胡子,拿起桌上放着的糕点正要放进嘴里。

“你说什么,别吃了,你知不知道老娘下了多大的功夫,世上大多的男人都爱这口,麻烦不要跟你比较好吗,书呆子。”徐烨说完这话夺下杜仲先生手中的糕点往嘴里放,一边吃一边故意狠狠地嚼着糕点。

“那个,这位小哥你说呢?这个舞怎么样,以一个普通男人的眼光。”徐烨赶忙问站在角落一声不吭的秦邪,从岷县回来之后,楚云皓看他状态不好,就让秦邪来桃花坞帮忙,好让他缓解痛楚。

徐烨等了一会儿,一直满怀期待地看着秦邪,终于还是自暴自弃的摇摇头,“我想跟你们沟通平常人的兴趣爱好,真是疯了。”

“咳咳”杜仲先生又拿着一块糕点,“我还未说完,下里巴人却内蕴阳春白雪的风韵。”他刚讲完这句,赶忙将那糕点塞进嘴里,生怕徐烨再抢去。

“哈哈,还是我的心上人有风度,不像某个哑巴,来,吃吧。”徐烨将那一盘糕点推到杜仲先生面前,他虽表面上没表现出来,心里乐开了花,这可是璎珞亲手做的桂花糕啊,味道绝妙极了。

秦邪突然站起身来,紧张的看着桃花坞的门口,此时楚云皓急匆匆地跑进来,似乎碰见了什么大事,他气喘嘘嘘的,衣衫散乱,一进门就到徐烨面前,问:“碧桃有来找你吗?”

“碧桃,你别给我提那个人了,拿走了我一块价值炼成的红绸也不知干什么去了,我真是交友不慎啊,你知道那有多少钱吗?”徐烨扶额做出大哭状。

“你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吗?”楚云皓有些着急。

“说是出城了,谁管她又跑哪里去了啊。”徐烨话音刚落,狂风一吹,吹乱了她的发型,楚云皓瞬间就不见了,“他有这么着急吗,难道碧桃又拿了他什么值钱的东西。”她奇怪地小声嘟嘟。

“是啊,还是无价的东西。”杜仲先生微微点头看着楚云皓离开的方向,现在,他的庄主终于找到他要走的路了,这让他感到万分欣慰。

蜿蜒的小路上,传来了悠扬的曲调,一个农户正扛着一大捆柴火归家,他手上还拿着一块猪肉。想到今日回家全家人都能吃到香喷喷的炖肉,他就心情大好,不由自主的哼起小曲。

正哼唱着,他突然就愣在了当场,面前跌跌撞撞走来了一位红衣女人,若说是天女下凡他都会信,这世间还有这么美丽的女子。

自己该不会是做梦吧,那农户摇摇头,将眼睛闭上,再一睁眼,那女子就如青烟一般消失了,恰如黄粱一梦。

后来,这农户回到村上到处宣传自己遇到仙女的奇遇,可村里的人都笑他痴傻,该去找村里的李大夫看看脑子。多年之后,他又有幸见到在人群中瞥见那位仙女,此时她已成为傲视九天的凤凰,而村里的人也终于信了他的妄言,不过那终究是后话了。

碧桃一路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她不知此刻该去哪里,心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吧,只有倦了累了,心才不会那般难过。

碧桃的脚步止在了一片湖泊前,听见水流的哗哗声,她抬头一看,发现自己却是不知不觉得走到了与楚云皓那日来的瀑布前。看景果然与赏景人的心境有关,那日的瀑布那般美丽,可今日在自己看来,那白色的水流就如掉落下来的刀剑一样,个个剜着人心。看着平静无波的湖水,她的思绪又回到了昨晚。

碧桃走到一个废弃的茅草屋,走进去一看,一拍手,“就是这里了。”只见她手一挥原本还破败的茅草屋,转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布置精美的婚礼礼堂。

紧接着碧桃拿出从徐烨那里得到的红绸,披在身上,那么一转,她马上变成了一个美艳无双的新嫁娘。碧桃看着镜中的自己,满意地点点头,可是心中的寂寞越扩越大,蔓延到她的周身,提醒着她的犹豫不决。

碧桃握紧了自己冰冷的双手,告诉自己,这有这样一切才能回到起点,所有人才会幸福。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似乎在这重复中能够坚定她的决心。

门推开了,碧桃恢复微笑站起身来,虎臣呆愣的站在门口看着碧桃。“你来了,快进来,看看这里我布置的好看吧。”

“好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虎臣还是直勾勾地看着碧桃,丝毫不移开视线,仿佛就要这样一辈子看下去。碧桃被这眼光盯得有些尴尬,低下了头,两人一时无言,气氛陷入到一种奇怪的氛围中。

“我们…”虎臣刚要开口说话,“二位今日大喜,为何不通知我这位好友来讨杯喜酒,沾沾喜气。”

碧桃和虎臣循声望去,只见柴方域拿着一个红色锦盒踏入房间。

碧桃很快反应过来,“感谢大公子厚爱,我们二人只想安安静静办,未想大张旗鼓。”柴方域惊艳地看着碧桃,“我若娶到这么美丽的女子,恨不得昭告天下,虎臣兄,你是不是太小气了?”

“多谢大公子关心,我们夫妇二人在此谢过。”虎臣不耐的看着柴方域说。

“慢着,夫妇,就我所知二位还未拜堂吧,何来夫妇之称?”柴方域揶揄道。

虎臣抽出刀抵住柴方域脖颈,“说,你来有什么目的。”

“哈哈,我说了我来参加婚礼,顺便送二位贺礼。”柴方域淡然一笑,刀尖划破他的皮肤,他未有所觉一般,缓缓打开了锦盒。虎臣和碧桃想那里面看去,里面什么也没有。

“柴方域你也真够吝啬的,好歹送点黄金啊,珠宝什么的。”

“哈哈,你要这些我哪有不送之理,这是给虎臣的,我送的是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虎臣一脸警惕地问道。

“你的族群还是碧桃?”

“你这话什么意思?”虎臣有些生气的大声说。

“你们的族群现在已陷入危险的境地,若无人去救他们,估计你会是这世上最后一位虎族后羿。”柴方域摇摇头一脸不忍。

“你说什么。”虎臣将刀又递进了几分,鲜血顺着柴方域的脖子留下,转眼染红了衣襟。

“你看这是什么?”柴方域拿出一枚虎纹印记,当虎臣一看到那印记瞬间就变得慌乱,那个东西是他们虎族人的灵力之源,若没有他,他们族人很快会死去。他决不让这个事情发生,他绝不能再眼看着族人死去,而自己无能为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